第16章 送药1
楚离洛2020-02-15 09:233,202

  “你啊,这两天就好好的养伤吧,别再惹你爹生气了。这夏卿卿不过就是个冒牌的,老夫人不在这里,她能翻起什么风浪。”

  “小姐,这王爷也太狠心了吧。怎么说你也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怎么能下那么重的手,若是留疤,你一个女子以后可怎么办。”清欢看着夏卿卿红肿的脸,心疼的说道。

  “不过红肿了一些,没大碍的,上点药,明日便好了。”夏卿卿不在意的说道。不得不说,这成王爷下手确实太重了,本来男子手气就大,他当时处在愤怒边缘,根本就没有控制自己的力道,夏卿卿的左脸肿得像一个馒头,上面的手掌印清晰可见,嘴角还有血丝。

  “小姐,会有点疼,你忍着点。”清欢沾一点药膏,轻轻的抹在夏卿卿的脸上。

  “四小姐,老奴给你送药来了。”外面传来刘妈妈的声音。

  “多谢刘妈妈了,刚才让清欢跟你过去拿就好了,还麻烦你跑一趟。”

  “这是老奴应该做的。四小姐抓紧抹药吧,这么貌美的容貌,若是留疤就不好了。夫人还有事要老奴做,老奴就先走了。”

  “清欢送送刘妈妈。”

  清欢进来的时候,看见夏卿卿手里正拿着娟夫人送的凝脂膏在想些什么。“小姐,奴婢给你上药吧,听说这凝脂膏特别珍贵,就这么一点点都要上百两银子,不过效果也是极好的,一般的伤疤只要抹一点,第二天再也看不到一点疤痕。普通的皮肤抹完之后都水灵灵,是众位官家小姐、妃子公主争抢的对象,虽说这点银子对她们来说不算什么,但这凝脂膏珍贵就珍贵于它的稀少。”

  “不用了,我累了,你出去吧。”夏卿卿可不相信这娟夫人会这么好心,她最擅长的不就是维持她慈母的形象吗。她倒要看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成王爷从夏允馨的院子离开之后就去了书房,看着书桌上的画轴发呆。今日夏卿卿的一句话戳到了他心中的痛,这么多年,那件事也一直让他良心难安。

  那是十多年前,他天资聪颖,在查案方面有极大的兴趣,也有几分本事,因查了一件大案被皇上欣赏,封他为刑部尚书,管理刑部。连着破获几个案子,还了受害者的清白,让他名声大起,被称为少年神探。

  那段时间,柳思思离开,他心痛难忍、后悔又怨恨,思念每日折磨着他,每日以酒度日,只有醉了,才能让自己不那么心痛。精神也一日不如一日,连刑部也极少去。

  那日,他正在家中酗酒,刑部的人来报说有案子。是吴家的家主被杀了,他赶到吴家的时候,吴家哭成一片,吴家的夫人跪在他面前,哭着让他给吴家的家主报仇,指着旁边的一个年幼的男子道:“大人,你要为我家老爷做主啊,就是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杀了我家老爷,我家老爷生前多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摊了这么一个惨死的下场。”

  吴家家主是个心善的财主,在这一带名声很好,他的死亡让很多人都鸣不平,夏卫海在调查的时候,因为心思不静,忽略了很多的证据,不顾吴家夫人申冤,就判吴家老爷为自杀,那个少年也被放了回去。

  翌日,夏卫海还在家中,就听到下人匆忙过来报:“不好了,大人,出事了。”

  “何事如此急躁?”

  “大人,吴家被灭门了。”

  “什么?”夏卫海赶紧向吴家赶去,门外已经站了很多的人,进去一看,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尸体,红色的血水像河流一般在地上流动,吴夫人瞪大眼睛看着门外,眼睛里还有着恐惧、恨意和不甘,吴家唯一的小姐衣衫不整的躺在不远处,脸上带着泪痕,身上多处伤痕,可见生前受到了多大的屈辱。

  看到这一幕,夏卫海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揪起,听到旁边传来响动声:“谁在那里?”

  一位少年从里面走出来,脸上还带着已经干了的血迹,白色的锦袍上,红色的血迹极其刺眼。夏卫海从身边的侍卫身上拔下刀,抵在男子的脖子上:“这些都是你做的?”

  “多谢大人放我回来,才能让我有机会做完这一切,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大人动手吧。”男子闭上眼睛,面上一片平静。

  “为什么?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为何要对他下如此毒手?这些人生前对你都不薄,尤其是吴小姐,据我所知,在你被抓起来的那几日,她忍着丧父之痛也要为你求情,她如此信任你,你就是这么回报她的吗?”

  “假惺惺的,若是她真的对我有一点感情,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一切。那个吴老爷,口口声声说将我当成亲生儿子,却不肯把他最宝贝的女儿许配给我,而她,明明知道我那么喜欢她,却还答应嫁给别人,这个吴夫人,更是像防贼一样地防着我,怕我破坏她女儿的婚事,要将她的丫鬟嫁与我,这些下人明面上少爷少爷的叫我,背地里不知道怎么笑话我呢,他们都该死,都该死。”

  说完这一切,男子身子上前,刀刺进了他的身体里,嘴角吐出一口鲜血,跌跌撞撞的走到吴家小姐的面前躺下身子,双手抱住吴家小姐,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真好,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夏卫海看着这个男子,觉得可悲,同时又很同情这个男子,不过又是一个爱而不得的可怜人。这件事被皇上知道后,就撤了夏卫海的职。夏卫海的父亲求皇上,才没治夏卫海的罪,只是让他当一个没有实权的闲散王爷。

  夏卫海的内心一直很自责,若是他当时能多注意一点,就不会放男子回去,也不会有吴家十几口被灭的事情。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早就被别人遗忘了,夏卫海在每年的吴家忌日的时候还去上柱香,没想到又被夏卿卿给提起来了。

  “妹妹,你没事吧。”夏允毅一听到夏卿卿被打了,顾不得练武后身体的疼痛,向夏卿卿的院子跑去。

  “无事。”

  看到夏卿卿红肿的脸颊,夏允毅气愤道:“爹他太过分了,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你,那夏允馨一直都对你有偏见,不待见你,他眼睛看不到吗?。我这就找他去。”说着夏允毅转身向外跑去。

  夏卿卿上前拉住他:“不用了哥哥,允馨已经受到处罚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

  “让你受委屈了,祖母走前让我好好照顾你,没想到这一天还没到就让你受这么严重的伤。”夏允毅自责的说道。

  “那哥哥可要好好跟着卫先生练习,以后就能保护我了。”

  “嗯,放心吧,妹妹,我会的。”

  夏卿卿躺在床上,听到外面有异动,睁开眼睛警惕的看向窗外,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一个黑色的物体落在桌子上发出咚的一声声音,静等了一会没有任何异常,夏卿卿起身走到桌边,点亮烛火,看到桌上有一个莹白色的陶瓷瓶,打开一股清新的味道飘到鼻尖。

  “凝脂膏?”夏卿卿的脑中一闪而过这三个字,将娟夫人今日送给她的凝脂膏拿过来都放在桌上,都是同样的乳白色膏体,抹在手上的触感也差不多,冰冰凉凉的很舒服,仔细一闻就会感觉到娟夫人的凝脂膏没有桌上的味道那么的清新,感觉惨杂了其他,这就是真的凝脂膏吗?是谁这么好心送给她的?萧瑞?不可能,那还能是谁?夏卿卿想破脑袋都猜不到是谁。

  算了,既然他想做好事不留名,那自己何必纠结,将凝脂膏抹在脸上微微凉,一直若有似无的刺痛感也没了,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翌日,夏卿卿刚醒来,清欢看着她的脸高兴的道:“小姐,你的脸全都好了。”转身从梳妆台上拿过镜子放在夏卿卿的面前,昨天还红肿的脸颊,此时已经恢复原样,用手一摸,滑滑的,不愧是上等的药,这药效真的太快了。

  “我们得去感谢娟夫人送来的凝脂膏,不然也不可能好的这么快。”夏卿卿洗漱完,用过早饭后向娟夫人所住的院落走去,半路上看见有小厮手里提着桶,匆忙地向夏允馨住的院子走去,上前道:“何事如此匆忙?”

  “回四小姐,昨日半夜六小姐突然喊着痒,没过多久浑身起满了红色的斑点,夫人请来大夫来看,说是可能落水的时候,对水中的某一物过敏,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开了这副药煮开了去给六小姐泡澡用。四小姐,奴婢先过去了,若是水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夏卿卿嘴角带则一丝笑意:自作孽。

  “小姐,这六小姐真是自作自受,若不是她心存坏心,想要害你,又怎么会成现在这样,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所以啊,这就告诉我们害人之心不可有。”

  “小姐,奴婢记住了。”两人走到夏允馨的院子,听到里面传来哭泣声,还有痛苦的呻吟声,房间里乱作一团,连夏卿卿她们主仆二人进去都没注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笑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笑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