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蝶衣姑娘2
楚离洛2020-02-15 09:233,178

  “回七皇子,这是我一个远房的表亲,一直想要看看俪京的繁华,就偷瞒着家里出来了。各位,表弟还小,不适合待在这个地方,允毅就先告辞了。”夏允毅对着几人歉意的说道。

  “允毅兄,你这表弟也得有十四五岁了吧,我怎么记得你可是十二三岁就是这些地方的常客了,跟你一比,表弟也算是大龄了。”霍杨杨在旁边说道。

  看着夏卿卿的眼神,夏允毅罕见的羞红着脸辩解道:“我可是俪京有名的纨绔公子,表弟自小就品德端正,我怎能跟他相提并论,若是被家人知道了,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允毅就先带着表弟告辞了。”说完拉着夏卿卿就要离开。

  “慢着,既然来了,就坐会吧。”

  “七皇子,不瞒你说,我是偷跑出来的,我这表弟肯定是来找我回去的,我那教习师傅厉害的很,今日先行离开是允毅的不对,改日做东,再向七皇子及诸位赔礼道歉。”夏允毅恨不得现在就带着夏卿卿离开,他知道多待一分就多一分被发现的危险,这里的人哪个不是从小流连花丛,对于女子极其熟悉,若是卿卿的身份被发现,那她本来就不好的名声更加槽糕了,心里很是着急。

  夏允毅新来的教习师傅他们也听说过,刚见到夏允毅看见他满身伤痕,还狠狠的嘲笑过他,对于这个解释众人也都理解没说什么。

  “反正都出来了,也不差这一会,喝杯茶的时间总是有的吧。蝶衣,给夏家的表公子倒杯茶。”

  “是。”蝶衣亲自倒了杯水,夏允毅看着被珠帘挡住的七皇子,不知道这位七皇子怎么想的,心里纵是百般不情愿,也只能拉着夏卿卿坐在圆桌旁。

  “各位公子的画都作得怎么样了?”蝶衣看着安静的众人,上前问道。

  “蝶衣姑娘这沉鱼落雁的容貌,我等的画笔怎能描绘出千分之一,不过是献丑罢了。”骆琦途放下手中的画笔道。

  “骆公子就会逗奴家开心,你的画中人物好似仙女下凡,蝶衣这般容貌也只配给画中人做个丫鬟还差不多。”蝶衣上前看到画中人物,一手轻轻打了一下骆琦途娇嗔道。

  骆琦途将蝶衣的手包裹在手心:“你让他们评评理,琦途说的可是句句属实,蝶衣这么冤枉我,我可是很难过呢。”

  “哼,骆公子就知道逗趣蝶衣,不理你了。”

  夏允毅可是如坐针毡,看着旁边面容平静的喝水的夏卿卿,恨不得将她赶紧带出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不知道该怎么走下一步。

  “布谷布谷!”的声音在窗外响起,夏卿卿本来闲适的面容紧张的望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捏着杯子的手用力,指尖泛白。

  “各位公子,蝶衣今天有点不舒服,就不留你们了。”正在跟骆琦途斗嘴的蝶衣一手放在头上,向后面倒去,脸色苍白,声音虚弱,跟刚才的娇媚形成鲜明的对比。

  “蝶衣,你怎么了?”将倒下的蝶衣抱在怀里的骆琦途担心的问道。

  “骆公子别担心,蝶衣这是老毛病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可惜不能陪几位公子了,待蝶衣身子好了,定邀几位前来赔罪,还请几位公子见谅。”

  看着蝶衣额头上细密的汗,骆琦途心疼道:“什么老毛病了,你怎么从来没说过。我这就请大夫来给你瞧瞧。”

  “不用了,蝶衣的身体蝶衣清楚,睡一觉就没事了,多谢骆公子的关心,就不劳烦骆公子了。”

  “蝶衣,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这说什么劳不劳烦的,岂不是太见外了,既然你不想看大夫,那就好好休息。”霍杨杨起身道。

  “是啊,蝶衣,既然你不舒服,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听到这句话最高兴的莫过于夏允毅了,怕七皇子再继续阻拦,拉着夏卿卿就向外面跑去。跑到好远才停下来,一手扶着胸口气喘吁吁道:“累……累死我了,卿卿,我跟你说以后你不能再去……”

  夏允毅边说边抬头,看见站在对面跟他一样气喘吁吁的春元,转头四周看了一下哪里有夏卿卿的身影,看着紧紧拉着的春元的手,猛地甩开,焦急道:“怎么是你,卿卿呢?”

  “小姐……小姐,好像还在烟雨楼。”

  “你怎么不早说。”

  “我想说的,可是公子你跑的太快了,我想开口都来不急。”春元委屈的看着夏允毅。

  “卿卿要是出点什么事,看我怎么收拾你。”夏允毅也顾不得累,快速的向回跑去。

  “夏公子,蝶衣姑娘正在休息,谁都不能进去打扰。”站在蝶衣门口的丫鬟将夏允毅拦在门口道。

  “紫苑,我表弟还在里面,我进去将他带出来就走。”夏允毅语气着急道。

  “夏公子的表弟跟在夏公子身后离开了,夏公子还是出去寻找吧。”夏允毅问了门口的几位姑娘也都说见到夏卿卿跟在夏允毅的身后离开了。可夏允毅来回将周边都找了也没见到夏卿卿的身影,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

  “公子,说不定小姐早就回去了呢,我们回去看看。”

  “对,卿卿可能到家了,我们赶紧回去。”

  夏卿卿看着夏允毅拉着春元就跑的动作,很是无奈。她的哥哥还能不能再心大一点,快速的跟在两人身后离开。在路上越想越感觉不对,又向回走去,看见蝶衣姑娘门前有一位穿着紫色衣服的姑娘在守着。

  有一位喝醉的男子闹着想要见蝶衣姑娘,紫衣姑娘解释了几遍都解释不通,喝醉的男子想要硬闯进去,夏卿卿看到紫衣姑娘脸上嫌弃的表情,伸手一拳,将男子打倒在地上。看这架势武功也不弱。

  夏卿卿对这蝶衣姑娘更加好奇了,她从其他人的口中了解到,没人知道蝶衣姑娘的真实名字,也没人知道她从何而来,只知道她一出现就成了烟雨楼的台柱子,这么多年了多少达官贵人想要将蝶衣姑娘占为己有,都没有成功,就有人说蝶衣姑娘的背后有地位很高的人在撑腰,可至今都没人知道蝶衣姑娘身后的人是谁。

  悄悄地离开,向烟雨楼的后面走去,蝶衣住的房间后面有一棵大树,夏卿卿爬上去,在树叶的遮挡下,身子趴在窗边,悄悄地将窗户戳个洞,看见蝶衣站在最边上放着乐器和书籍的房间,旁边的石柱上有一颗莲花形的油灯,蝶衣在上面一按,墙向两边缓缓移动,一个仅一人可以通过的洞口出现在蝶衣的面前。

  蝶衣四处看看,向里面走去,身后的石门自动关上。世人只知道这烟雨楼背后的老板是个惹不起的大人物,却不知道他背后的靠山就是萧瑞,这烟雨楼表面上是供人吃喝玩乐、纸醉金迷的地方,却不知道它其实是一座情报楼,每个房间都会设置一间暗室,当有重要的人在哪个房间,他们就会到那间暗室,将他们说的话都记下来,送到萧瑞的手里。

  这蝶衣连密室都知道,应该是萧瑞的人,那刚才的声音看来是找蝶衣的,蝶衣刚才的古怪反应也有了解释。

  上一世,就听说丞相府的霍杨杨和尚书府的表公子骆琦途因为一个烟花之地的女子反目,成了仇人,霍杨杨还被骆琦途给打断了腿,两家也成了死对头,都找着对方犯罪的证据,没多久,两家都败落了,而在两家成为死对头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个风尘女子,有人说是被丞相派人给杀了,也有人说是被尚书给关起来了,如今看来这也是萧瑞的计策了。

  等了一会,还是没见蝶衣出来,夏卿卿离开,等有时间她要来这里探个究竟。

  “四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少爷,小姐回来了。”春元看见夏卿卿对着里面喊道。

  夏允毅搜的一下从屋里冲出来,直奔向夏卿卿,夏卿卿快速的向旁边一闪,后面传来疼痛的嗷叫声,转头就看见夏允毅跟身后的大树来了个亲密接触。

  “哥哥,你是在练铁头功吗?”夏卿卿看着夏允毅头上鼓起的大包,脸上带着戏笑无辜的问道。

  “妹妹,你干嘛要躲,你看看我的头,疼死我了。”夏允毅委屈的看向夏卿卿。

  “哥哥,你这么大一块,若是撞过来,我这娇小瘦弱的身子怎能受得住。”

  “我要休息了,哥哥也离开吧。”夏卿卿边说边向屋里走去。

  “哦。”夏允毅捂着头向前走了两步,总感觉不对劲,一拍脑袋,发出一声嗷叫,本来就受伤的额头又受到了第二次伤害。“妹妹,我想起来了,你刚才去哪了?我在那周围找了好久都没看见你。”

  “哥哥,你还好意思说,你只顾自己跑,都不管我了,我刚来对这里又不熟悉,找了好久才找到家,累死我了。”夏卿卿看向夏允毅的眼神带着控诉。

  “对不起,妹妹,是哥哥的错,以后哥哥不会再丢下你了。”夏允毅摸着鼻子尴尬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笑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笑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