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私下回京
苏合香2019-12-29 16:362,183

  老嬷嬷走到皇后身边,恭敬的说:“无事。”闹这么大,圣上还能忍,当真是宠爱赵淑妃。

  “哪一次会有事,嬷嬷,你说是本宫不如淑妃吗?”皇后伸手接住飘雪,点点雪花慢慢的在手掌心融化,多少年了,他都没有陪自己看过一场雪,当年还是王妃的时候,他每次都会即兴赋诗一首,题上:赠与爱妻。

  她是他的妻,可做了皇帝,他和她变成了帝后,再无从前恩爱迹象。

  “淑妃那般货色,只是不入流的,这和青楼女子无异,皇上宠爱她只是暂时的。女子最注重言行举止,要挟丈夫是最最要不得的。娘娘何必与这样的人置气,平白伤了自己的身子。”老嬷嬷哪里不明白自家主子的心思,只是那赵淑妃实在是可恶,朝中他的哥哥是刑部尚书,侄子是剿灭土匪的功臣。处处和杨丞相作对,让主子在后宫里也心神不宁。

  “是啊!就是这么不入流的妖媚,勾走了圣上的心,她的宠爱无人能及,仿佛,本宫这个皇后只是摆设。哥哥在前朝为君王出力,圣上却连初一十五都不愿意来本宫这里来。”皇后哀伤的说:“本宫到底是和德妃差不多,却不如她落得清闲。”

  “呸呸呸,娘娘,德妃相当于弃妃,娘娘是高贵的一国之母。两者不可相提并论。”老嬷嬷转移话题:“为今之计,还是该为太子殿下和四公主谋划,他日,娘娘是太后,太上皇爱的只会是娘娘。”

  若是太子有为,圣上心有余而力不足,太子也可以登基为皇,太上皇便是移居别宫,那时也只会是娘娘作伴。这是前朝已有的先例。

  “对。”皇后的眼中迸发出精光,她要为自己孩儿们筹划,若不,恐怕属于自己一切都会被淑妃夺走:“去查探清楚,到底是什么事,令淑妃大动肝火,本宫也是要好好的谢此人呢。”

  “老奴明白。”

  “对了,瑟儿那边如何了?”皇后问道。

  “楚三小姐见过秦侯世子,公主也见到了她。是个让人难以忘记的女子,恐怕,是一个不简单的丫头。不过她心思单纯,不仅归还了信物,还道贺。只是在圣上那边,到底是有些底线,没被绕进去。”

  “圣上注重名声,皇家颜面可不能丢了。若不是本宫执意,恐怕嫁到边塞的只有瑟儿了。秦侯世子是瑟儿喜欢的人,本宫自然准许,只是,名声这件事,那个丫头,就多背一点又算得了什么。”皇后说道:“倒是太子妃,要早早的物色。哥哥的丫头断然不行的,她不合适这个宫里。”

  “老奴明白,明日就把京中各家女子画轴收集,让娘娘过目。”

  皇后闭上眼睛,轻轻吟诵一首诗:“问君何事恋尘缘,蝶羽纷飞落九天。感是凡间多秽浊,飘来霜泪扣思弦。”

  老嬷嬷眼中的光芒瞬间暗了下去,主子太爱圣上,对太子的事不利啊!

  松榕园,老夫人感受着又绿按摩的力度,满意的闭着眼睛。

  又绿讲述着在宫里发生的自己知道的一切。

  以为老夫人睡着了,正要去拿厚毯子,就听到老夫人问:“你觉得,九儿这般做是为什么?”

  “是,是圣上吓着小姐了。小姐在报复,也是为了脱身,淑妃是宠妃,皇帝自然是不会依着的。”

  “是有这么一个原因,不过,更多的是,九儿不想让皇帝注意到她。让皇帝注意,是一件祸福相依的事。她是让皇帝对她没有多心,想来是皇帝吓着她了,才引起她的警觉。”

  “可小姐难道不担心这样更惹圣上注意吗?”又绿只觉得楚九栀这般做法有些冒险。

  “皇帝猜到是她,也不会多想,只会觉得九儿真的是被吓着了,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这反而是消除了皇帝的猜忌。皇帝天性多疑,又岂会知道,这是九儿故意的。九儿这丫头,以后是会有点苦头吃,但是还不至于吃亏。”老夫人眼角带笑,满意的看着窗外的梅花,她的九儿,便是凌寒独自开的傲梅,风霜历经,也依旧盛开。

  “是又绿想的不周到。”

  “那是你想的不周到,是九儿那丫头不想让你知道。又绿,以后,就呆在九儿身边,她身边需要你。”

  “奴婢明白。”

  官道上,一辆低调的马车,优哉游哉的在夜色里行驶,驾马的人一身轻便的家仆着装。

  车内的人手里把玩着一根玉簪,脸色惨白的让人觉得有些可怕,眼神波澜不惊,像一潭死水一般,凝神于玉簪之上。玉簪是莲花模样,圆润而精致,足见雕刻者的细心。

  “主子,我们无诏不能入京。你想到办法了吗?”驾马的人还是有些担心,主子“安分守己”的多年,才让天心放松了戒备。

  “她会想办法的。”男子把玉簪放进一个正好能放置进去的竹筒里,把竹筒小心的收好。

  “这也是,想来昭,她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是时候为主子做一些事了。主子,要我说,我们早早的回来,说不定就,罢了。”家仆继续说道:“主子,你不担心你的婚事被天子捏在手里吗?要我说,主子应该带着一个女子在身边,这样,天子也不会塞给主子眼线。”

  “也不对,这样天子会生疑的。而且还会怀疑到她的身上。主子这次回去可是困难重重。”家仆自顾自的说,这些年,他都习惯了,主子一直都是不多言的,长路漫漫,他总归要多说一些。

  “但是属下都安排好了京都的事,主子大可放心。”家仆看了一眼四周白雪皑皑一片:“冬天,是个回去的好时间,但愿不要遇上什么其他的糟心事。”

  “她最近如何?”

  “什么?主子问的是昭,她,主子是原谅了她?”男子差点没有撩起帘子:“她很好,一直都在为主子的事筹划着。”

  “我需要她。”男子淡淡的说着,闭上眼睛。

  家仆不由得想,主子会用什么交换,名分还是陪伴,这两样是那个人最想得到的,主子会许诺她哪一样。他猜,主子能够拿这个去交换,这说明,她的确是有利用价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