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惊马
苏合香2020-01-29 17:112,345

  “吁。”马车停下,楚九栀感觉到马车轮子打滑了一下。

  “怎么了?”红韶隔着厚重的帘子问道。

  “是,有个人倒在马车前面。”

  “绕行!”楚九栀淡淡地说。

  “可是,小姐,他病重得很,要不奴把他送去医馆。”外面的车夫说道。

  “小姐,你救救他吧!不然他会死掉的。”红韶说道。

  红韶见楚九栀不说话,就说道:“你把人送到最近的医馆,快去快回,别耽搁了。”

  “是是是。”车夫跳下马车,就去扶人。

  车夫把人扶到小巷子去,那人一改先前虚弱的模样,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荷包,车夫掂量了一下荷包,就朝跑出巷子。

  “啊啊啊,救命啊!”红韶尖叫着。

  车夫看到这般,吓得腿都软了,他不过是扶了一下人,这马最是温顺,怎么会朝前跑,这地打滑,要是把马车里的千金小姐给磕伤了怎么办。

  红韶抱着楚九栀,眼泪都急出来了。楚九栀有些头昏,感觉自己额头被撞了一下,钝痛的感觉让她一时间不知作何打算。

  马儿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撒丫子不停息的朝前奔跑。

  “吁。”

  红韶感觉到马车停了,说道:“小姐,我们没事了。没事了。”劫后余生,红韶撩开帘子,只看到一个黑衣男子骑在马背上。

  男子回过头,淡淡地说:“姑娘,外面风大,别冻着了。”

  楚九栀摸了摸额头,说道:“多谢公子搭救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还望公子收下散碎银子,买壶热酒,暖暖身子。”

  红韶见状,立刻拿了一袋子银子,小心的撩开帘子,把钱袋子递给了那人。小姐给的钱,足以买下一家酒铺。

  “不用。”男子飞身下马:“姑娘,别忘了擦药。”

  红韶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手指受了伤。

  车夫焦急的跑上前,说道:“公子,你是楚府的恩人,你若是有事,大可来楚府。”

  车夫正要问其他的,红韶说道:“驾马回府吧!”

  红韶把钱袋子放回箱子里,说道:“小姐,若不是那人,恐怕今日就是凶多吉少了。”

  楚九栀把红韶的手轻轻的碰了一下,看到红韶呲牙咧嘴的模样,楚九栀就知道刚刚红韶保护自己的脑袋,把手搭在自己的头上,随着马车的剧烈摇晃,惯性使然,她磕到木头上,实则是红韶的手指磕在木头上,她磕在红韶手上。

  “都受了两次伤了。”楚九栀说道。

  “奴婢不疼,一点都不。”

  楚九栀为红韶擦着药,在她耳边悄悄地说:“让这马夫未时三刻来院子一趟。”

  “嗯。”

  楚九栀回到府里,雪就停了,天空也慢慢放晴。

  松榕园还没到,就听到屋里的声音,有笑声,说话声,吱吱呀呀,让人听不真切。

  楚九栀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问道:“没怎么吧!”

  “暂时看不出来。”红韶说道。

  又绿见楚九栀来了,走上前,为楚九栀取下锥帽,看到楚九栀额头的些许乌青愣了一下。

  “小姐的妆花了一点,让奴婢为小姐整理一下吧!”又绿拿出一盒脂粉,纯白无暇,让人闻着心旷神怡。

  又绿没有抹其他地方,只是在楚九栀的乌青部位抹上一些,确认盖过了乌青,才说:“二房那边都来了。”

  楚九栀为又绿心细感到高兴,朝她笑了一下,就走进了屋子。

  “祖母,九栀姐姐让人好等呀!棉儿都饿了呢。”楚棉嘟着嘴,有些不满。

  “棉儿,母亲都是怎么教你的,都快及笄了,怎么还这般不知礼数。”二房夫人说道,又一脸歉意的说:“是,是妾身没有管教好孩子。只是九栀这丫头是做什么去了。”

  祖母身边的嬷嬷把一碟糕点递给楚九栀,楚九栀微愣,瞬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端着糕点走了进来。

  “九儿,这会才来,你二伯母关心你去哪里了呢?”老太太一看到楚九栀端着糕点进来,脸上瞬间就露出喜悦来:“来,来祖母身边来。”

  楚九栀放下糕点碟子,恭敬的行了一礼:“九栀见过二伯父,二伯母,两位妹妹。”

  “这是去做糕点了。九栀可真是乖巧可人,难怪老太太宠的很。”二伯母说道:“快快入座,你桦儿妹妹也亲下厨房,做了羊肉汤。”

  “倒是有口福了。”楚九栀笑着说:“祖母可要多多喝些。”

  “好,依你。明清,你在朝堂上累着,也要多尝尝你桦儿做的汤。”

  楚桦见祖母和楚九栀都喜欢自己,也笑着说:“不比九栀姐姐手巧,桦儿品尝食居一绝,羊肉萝卜汤后,就照着葫芦画瓢,做了一道汤,还望祖母和爹爹不要嫌弃。”

  羊肉汤端上来,浓郁的汤汁,氤氲的汤气飘散着。

  一家人品尝这羊肉汤,倒也是其乐融融。

  楚九栀喝了两口,就没有动勺子。楚明清让人把羊肉汤撤下去,把饭菜摆了上来。

  又绿走了进屋,楚棉不高兴地说:“在祖母身边服侍,难道不知道规矩吗?祖母不希望有人在用膳的时候打扰。”

  这本是老太太不想二房的两个闺女来打扰自己,说了这么一个理由。

  “是什么事?”楚九栀把熬煮的绵熟的土豆放在祖母的碗里。

  “是五公主送来的。”又绿把一封信放到桌上,退后一步站着:“说是要亲手交给小姐。”

  “瞧瞧,五公主写的什么?”老太太好奇地说。

  楚九栀打开,看到熟悉的配方,放回信封里,递给老太太身边的嬷嬷:“刘嬷嬷,这是食居羊肉汤的配方,以后祖母想喝汤,就按着这个做。”

  “五公主怎么会给九栀送配方来?”孙氏有些诧异,不由得放下筷子。

  “五公主听闻祖母喜欢,便送来了。可能觉得我会熬汤,才嘱咐送到我手里的,实则九栀和五公主不过一面之缘。”楚九栀解释道。

  “是这样啊!九栀若是和五公主交好,也带着妹妹去,这样对楚家才有利。九栀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孙氏显然不相信楚九栀的说法,她本是特意让人摸清楚九栀的去向,才带着女儿来讨老太太欢心。

  “孙氏,何时九栀也要听你的话了。你倒不如多管管你这长子,别让他站在雪地里读书了。”

  雪地里读书,楚九栀也有耳闻,她还没有回来之前,二房长子一连三年皆落榜,沦为京城一笑。二房只有这么一个男丁,孙氏的期望都在他的身上,不由得让她更加狠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