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猜测论证
苏合香2020-01-29 17:192,193

  楚九栀吃在嘴里的东西也是不管不顾,任由红韶准备什么,自己就吃什么。

  目光游离,眼神空洞,视线落在一处,却是什么也没有看。

  “嘶。”楚九栀回过神来,把东西吐了出来,这是什么东西,又酸又苦的。

  又绿放下手里的针线,走了过来,真真想不到红韶居然这么了解小姐。

  “这是什么?”楚九栀把一团汤圆大小的糕点丢回盘子。

  “是清心丸,吃了会睡眠好一些,心情也会好。只是味道有些苦涩。毕竟这个是以苦连为主的药膳糕点。”又绿解释道。

  楚九栀反而没有生气,知道是红韶告诉又绿自己不喜苦味的食物。

  “这个,是不是,二房那边的棉儿小姐给祖母送过?”楚九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当夜,她发现祖母嘴角就有这种黑色的东西,所以才想到这个。若是下毒,下在食物里是一种方法。

  “是的,以前棉儿小姐也送过这种食物,老夫人倒是也会吃。难道说?”

  “只是一种猜测,还需要论证。”楚九栀在祖母的棺边发过誓,定要让凶手绳之以法,付出应有的代价。

  红韶走了进来,说道:“小姐,文桥少爷过来了,还有杨小姐也来了。”

  楚九栀才起身,又坐了回去。杨黛曲应该是来吊唁的,那楚文桥应该是安慰自己的,或者说是孙氏让他过来的。

  又绿立刻去准备茶水,杨黛曲眼角还带着泪花,眼睛有些发红,让人错觉的以为杨黛曲才是楚老太太的孙女。

  “九栀妹妹,你莫要伤怀,这样对身子不好。黛曲也是不明白,老太太这般身体坚朗的人,怎么就舍妹妹而去了。”杨黛曲握着楚九栀的手,眼泪又流了出来。

  楚文桥有些不知所措,坐着喝茶不是,该说句安慰的话也不是。

  “文桥少爷,这是小姐亲自晒的茶,你还未得一尝。”又绿把茶奉上。

  “你瞧我,知道你夜夜伤心,如今又提及你的伤心事。是姐姐的错,倒是,这茶,竟然是妹妹亲自晒的,妹妹你同姐姐说说你游学在外的事。”杨黛曲问道。

  “师父怨我什么都不会,只叫我做些杂事。”楚九栀小时候同南允瑟最是好,如今,她要嫁的人是自己的未婚夫,自己如何再和她做朋友。杨黛曲倒是不一般,和自己性格截然不同,师父曾说,这是互补。

  “黛曲家中无姊妹,无聊得很,父亲宠爱,倒是成了草包。想不到九栀也是这般。”杨黛曲说道:“九栀,你多多来我府上,我和你也算是姐妹。”

  “自是好的。”楚九栀对杨黛曲也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是奇怪她为何,为何选择自己。她的父亲是当朝宰相,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皆为他所属,她更是嫡母唯一的孩子,姑母又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或者,她喜欢自己。

  “姑母身体不适,我也要进宫请安,便是不得多待。九栀,我便先行一步了。”

  楚九栀颔首,又绿送走杨黛曲。

  楚文桥一袭淡黄棉衣,显得他身材挺拔。在冬至节也未见过一面,今日所见,也算是第一面。若是没猜错,他应该是被孙氏逼着去学习了。

  “文桥哥哥,可还喝的惯?”

  “味道不错,虽不是名茶,却是独有一番风味。只是不知,这是何等植物?”

  “长寿草,乡间田野里到处都是,九栀也是在书上见到有疗效,才晒了些许。百姓会用此物做羹汤,当长寿草漫山遍野都是,它们便成了豕的口中餐。”楚九栀解释道。

  楚文桥虽些有诧异,但是也没有表现出不喜:“令师不愧是闲野隐士。九栀既然是回京了,还是适应京都的生活为好。老太太离开,妹妹还是勿要伤怀。”

  “听多了,文桥哥哥不必多言。文桥哥哥想来还有功课未完,不如长话短说。”

  “听闻妹妹即将搬入清漪苑,只是些有建议,这桂枝轩还是更好。”楚文桥起身说道:“妹妹说得对,功课未完,还需努力。”

  “文桥哥哥尽力即可,不必心中顾虑太多。”楚九栀说道,虽然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心理上的确是一个原因。

  楚九栀喝了一口茶,熟悉的味道。若是师父在身边,他会告诉自己怎么办的吧!

  “小姐,这清漪苑是最好的院子,本就是小姐你的院子。前有二夫人真诚来说,后来文桥少爷来劝。这分明是二房不愿意让小姐搬进新院子。”红韶不满地说:“还假惺惺的说些有建议。”

  “不是什么大事。红韶,以后看事可不能这般凭感觉,片面的论一个人对错。”

  “是,小姐。”红韶点了点头。

  楚文桥才走出桂枝轩,就看到杨黛曲在一旁,想到杨黛曲刚刚的说法,不由得走了过去。

  “是楚少爷,黛曲想着九栀妹妹心中抑郁,也跟着担心,不小心把脚扭了。想来是无法进宫见姑母,姑母瞧着这般,也会担心的。”杨黛曲轻轻的揉揉脚,正要撩起来,才想到楚文桥是外男,立刻把裙摆整理好。

  “阿启,让府医来落红院,说这里有女眷脚扭伤了。”楚文桥吩咐身边的小厮。

  “多谢楚少爷,想来这时间,也不适合打扰九栀妹妹。就叨扰你了。”杨黛曲扶着自家丫鬟,朝落红院走去。

  楚文桥没有进屋,独自站在院子里,读了这么些年圣贤书,他知道女儿家的脚是看不得的。

  府医带了药过来,杨黛曲擦了药才一拐一扭的走了出来。

  “多谢楚少爷,黛曲不信外界的人怎么评价楚少爷,黛曲只相信今年你定是能够金榜题名。”

  楚文桥不由得抬起头,看着杨黛曲坚定的眼神,不由得相信自己的有生之年是能够金榜题名,入朝为官的。

  “借杨小姐吉言,文桥在此先谢过。”楚文桥今年二十余二,同龄之人都娶妻生子,或是入朝为官,只有他,还在苦读。

  他不能再让母亲失望了,父亲早就对他失望了,也只有母亲,现在多了一个杨黛曲相信他。

  他也不能如第一年那般,自以为是能够中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