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卖出灵芝
低分2020-01-17 14:163,136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药童也嚷嚷道:“是啊师父,他手中拿着的怎么会是灵芝呢?我刚刚已经看过了,他手中拿着的不过是普通的蘑菇,想必是利欲熏心,想要拿普通的蘑菇来蒙骗我们换钱罢了。”

  林建章听到药童这样说,心中的尴尬立刻化为了愤怒,立刻说道:“我并没有想要蒙骗你们的意思,我只是听家中的妹妹说这东西是一味药材想要换钱而已。”说完之后狠狠的瞪着那个满口胡说八道的药童。

  张大夫安慰道:“好啦,你们都不要吵啦,待我看完之后便知道这灵芝是真是假了。”

  林建章听完之后便从怀中拿出一直小心翼翼的保存着的灵芝,把裹在它身上的一层布拿开然后放在张大夫面前。

  张大夫仅仅看了一眼便确定这位小哥手中拿着的确实是真的灵芝,这个灵芝虽然不大,但却是红色的血灵芝,城中的夫人小姐最喜欢这样的灵芝,当然这样的灵芝价格也是非常可观的。

  “这位小哥,你手中拿着的确确实实是灵芝,只是不知道你愿意出多少的价格转让给老朽呢?”张大夫依旧笑着说道。这样的药材任何一个药店都会想要的,毕竟一旦出售的话就不止现在这个价格了。

  旁边的药童听了师父的话目瞪口呆,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真的是灵芝,说实话灵芝他确实没有见过,只在书中看到过,未曾想第一次就栽在这小子身上,还不知道师父怎么看待他呢?此时他已经没有心思和林建章犟嘴了,而是担心他子师父心目中的形象。

  林建章想起妹妹对他偷偷的说的价格,皱皱眉,他觉得妹妹给的价格高的离谱,但想着既然妹妹知道这是灵芝,自然知道它的价格,狠狠心说道:“十两,少一分都不行。”

  药童正在思考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听到对方竟然说十两,他都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没有想到这灵芝竟然这么值钱。

  张大夫考虑了一下说道:“好吧,十两就十两。”说完之后便转身回帐房取了十两银子送到林建章的手上。“你能告诉我是谁告诉你这东西值这么多钱的吗?”他看这小哥连手中的东西是不是灵芝都不知道,但却能够准确的说出价格,实在不敢让人相信。

  林建章把东西递给张大夫之后皱眉说道:“抱歉,我不能说。”家中的妹妹智慧惊人,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想的呢。

  “既然如此,不知今后若还有灵芝或者别的药材,能不能还在这里出售?”看这少年虽然穿着不怎么样,但可以拿出灵芝,说不定日后还会有好东西呢。

  林建章看这大夫也算守信,便点点头答应了。张大夫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笑着拿着手中的宝贝上楼去了。

  张大夫把东西放好下楼之后便看到自己的徒儿站在一旁不由气闷,但也未曾训斥,只是说了一句:“今后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行医者最忌讳的便是马马虎虎,凡事不能随便下结论,不然害人害己啊。”

  药童听到这儿也明白师父并没有责罚他的意思,急忙说道:“师父,徒儿明白了,今日的错以后都不会再犯了。”

  张大夫听了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药童看到师父并没有生气心中也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知识还很疏浅,今后要好好的跟着师父学习才是。

  而这边林建章怀中拿着十两银子心中却很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万一丢了该怎么办,想着脚下的步子更加的快了,回到他和林仲远约定的地方才安心下来。

  林仲远看到林建章终于回来了,皱眉说道:“章儿,怎么才回来?你的弹弓呢?”他在这里等了许久都不见儿子回来,心中焦急万分,想要离身寻找,但又怕他回来了找不见自己,就在他快要坐不下去的时候看到林建章远远的回来了,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林建章歇息了一下才忽然想起来自己没有拿弹弓,踌躇了一会儿说道:“哦,张勇说他还想要再玩儿一会儿便没有要回来,下次吧。”

  林仲远不疑有他点点头把靠在墙根上的背篓背起来,两个人便回家了。

  回来的时候身上没有那么多的东西,两个人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到家了,到了之后先把身上的雪扫下来才进的屋,进去就听到林韶华说:“爹爹和大哥怎么还不回来啊。”

  话音刚落便看到爹爹和大哥回来了,林建柏笑着说道:“这就是夫子口中说的说曹操曹操到。”

  林仲远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心中也很高兴,就算身上再冷心中也是暖洋洋的,笑着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张油纸,打开之后里面包着的是五块儿方糖,把方糖放在桌子上,笑着说道:“孩子们快来吃糖。”

  糖并没有多买,因为家里的钱要供养父母,要准备冬衣,要给柏儿交束修,算下来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了。

  孩子们瞬间欢呼起来,当然只有林韶华是最淡定的,这些糖和她前世吃过的糖味道差的太远了,但她不想扫大家的兴也跟着欢呼起来。

  林仲远先从里面拿出一颗糖然后笑着对孩子们说道:“快吃啊。”林韶华他们这才蜂拥而上,而林仲远把手中的方糖送到了王婉的口中,王婉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的看了看孩子们,发现他们都在吃口中的糖,并没有在看他们,这才面带羞涩的瞪了林仲远一眼,虽然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在王婉的心中就像是多了一个太阳一样温暖。

  其实这件事情林韶华他们都看在眼里,只不过没有说出来而已,可他们都憋着笑呢。

  下了一天一夜的雪终于停了下来,整个村子像是穿上白装一样,孩子们却是非常开心的,因为他们终于可以打雪仗了。

  就在林韶华一家人准备吃饭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吃饭也不叫老娘,真是不孝顺。”

  王婉听到声音之后便知道是谁来啦,除了她的婆婆张金花也没人啦,自从她嫁过来之后,婆婆就一直压榨他们一家,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偏心,明明都是亲生的,可对待他们一家和大哥三弟一家根本就是两个态度。

  压下眼中的厌恶,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来都是在仲远从集市上回来之后才来,来了之后也只想着从仲远的手中拿钱,有时候他们实在拿不出来就哭着说他们一家对她不孝顺。

  林仲远眼中同样闪过一丝无奈,知道自己的娘是什么样的人物,索性把门打开,让她进来。

  “哟,吃饭呢,你娘我早上也没有吃饭,快去给我乘碗饭去。”一来便大大咧咧的坐在桌子前,等待着王婉的伺候。

  王婉同样也是没办法,一个孝字压死人,他们不能让全村的人说他们是不孝顺的人,其实他们无所谓,但他们却不能让孩子们这么小就被戳脊梁骨。

  舀了一碗饭轻轻的放在张金花的面前,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张金花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粗糙的陶碗,不屑的瘪瘪嘴,里面的清汤寡水的不要说米粒了,她都能看清自己长什么样子,想着是不是他们私藏啊,昨天老二才从镇子上回来,怎么会什么东西都没有。

  “好啊你,你是故意的吧,婆婆来儿子家里吃口饭都不行,你看看这是人吃的吗?里面什么都没有,你们是想要饿死我吗?”张金花自从王婉一进门就看不惯,本来老二在她的眼中就不是很重视,现在更加的不喜欢他们一家人了。

  林仲远严重除了无奈更多的是愤怒,他从小就不受父母的喜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家里的脏活累活从来都是他自己干,而大哥可以每天出去玩,小弟可以每天出去上学,只有他在家里总是有做不完的活,那时候他真的很想上学,但是娘却说:“你去上学了谁在家里干活啊。”

  这句话他一直都记在心里,直到现在都没有忘记,他也曾经问过爹,问他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爹只是愣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胡说八道便没有说什么了。

  现在他儿女双全,家庭和睦,但娘又隔三差五的来家里要钱,他不得不给,因为他不能让他的孩子坏掉名声,他什么都不怕,但却害怕他的孩子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所以他只能一直忍着。

  “娘,家里的米早就没有了,只能吃些高粱了,您忍忍吧。”王婉皱着眉头说道,家里确实没有什么东西了,就连最小的韶儿都得和他们吃一样的,那么小的年纪,瘦瘦的,她这个做娘的真的不忍心,却也没有办法。

  张金花嗤笑着说道:“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老二才从镇子上回来,我就不信他打的猎物一分钱都没有卖着。”

继续阅读:第5章老娘讨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一世韶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