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凌祁来了
湫璃落2019-12-17 18:582,764

  倩蓝辛和妗璃简单收拾,带着众弟子前往百川。

  一行白衣,倩蓝辛一身紫衣就如点缀,月下被她那在手中把玩,一行人御剑在云雾中穿梭。

  “倩师姐,聂仙君凶不凶啊?”一名弟子突然上前好奇询问道。

  “为何这么问,师傅之前难道你们没见过吗?”倩蓝辛嗔怪的对弟子说了一句。

  妗璃蹙眉用眼神示意那名弟子退下。

  来到百川地界,百川景上松和凤台青云湾一样,依山而建,不过青云湾多水,景上松多山。

  云雾飘散,整个景上松呈现在所有人眼前,所有房屋与树相互衬托,阳光穿过树影零散的光束在地上绘画这专属的光图。

  众人平稳落地,抬眸赫然看见一块牌匾写着景上松三个大字。

  迎面走开两名身穿青色家袍的弟子“倩师姐,妗师姐。”两名弟子对倩蓝辛和妗璃很是恭敬。

  众人回了礼,被带进景上松,倩蓝辛从未来过景上松见到时也是眼前一亮。

  挂在屏帘上的风铃随风轻轻摇晃几分,漫步在松软的石子路间,别有一番意境。

  向他们迎面走来一名女子,束着高马尾,一声青衣不过颜色略深,自带威严,这女子就是聂芯芮,举手投足间优雅而不失贵气,眼神锋芒,兄弟皆不敢怠慢。

  “聂家主!”妗璃上前一步做出表率。

  倩蓝辛和众弟子皆行礼。

  “妗姑娘多礼了,舟车劳顿,待会我让弟子带你们去休息。”聂芯芮说话语气很淡听不出任何亲近但也听不出冷漠。

  “多谢聂家主!”妗璃越是规矩倒越觉得生分,倩蓝辛都听得肠子痒,众人被待下去安排在听渲阁。

  推门,两旁放着屏风,屏风后摆放着书桌台,文房四宝俱全,还放了一鼎香炉,飘着缕缕青烟沁人心脾,中间则是暖榻方桌上放着一盏烛台。

  倩蓝辛双手负在身后跨进,四处环顾,只有两张床。

  倩蓝辛看着书桌台上的书,不禁皱眉。

  “师傅应该不会让我们背什么百家仙论吧。”倩蓝辛道。

  “百家论太多了,我也不想背。”妗璃也迈进房间里,倩蓝辛眼底划过一丝狡黠脸上露出坏笑。

  妗璃也浅浅一笑回应她。

  她们换上了聂氏弟子的衣服。

  “倩师姐,妗师姐,仙君召唤。”进来一弟子说道。

  “好,我们知道了。”妗璃应了一句,弟子退出。

  倩蓝辛走到妗璃身边“师姐真好看,天下第一美人。”倩蓝辛一脸贼笑。

  “你啊,油嘴滑舌!”妗璃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倩蓝辛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听渲阁,一路无语。

  推开主阁的门,两旁都挂上了屏帘,加上了屏风,右边则是会客厅,方桌放在地上,一盘棋一盏红烛。

  只见一抹身影坐在方桌跟前,手拿白子。

  “师傅!”两人走过去起身喊道。

  无聂心侧眸,放下手中的棋子,看着两人的眼眸中带着柔情和笑意。

  “许久未见,可有挂念为师。”无聂心一脸打趣的说道,唇角轻轻向上扬起。

  “怎么没有,子箐好想师傅的。”倩蓝辛坐在蒲团上,趴在无聂心膝间。

  “你啊,还是这般。”无聂心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眼神略微深沉的看着倩蓝辛。

  妗璃也坐在了无聂心对面的蒲团上。

  “璃儿的隐疾可有再犯。”无聂心见妗璃,问了一句。

  “吃了师傅的药,隐疾复发的次数越来来越少。”妗璃很规矩的回答了无聂心的话。

  无聂心抿唇颔首,又看到膝间的倩蓝辛。

  “都多大了,为师现在可抱不起子箐了!”无聂心咧开唇笑意加深,无聂心的手轻轻抚摸她的头,不露痕迹的叹了一口气。

  “师傅不害臊!”倩蓝辛坐起来了,无聂心无奈的笑了笑。

  “来了百川,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斗法,猎兽,猎妖,还有各种法阵,我都会传授,如若不过,那就把《百家论》抄一百遍。”无聂心不紧不慢的说着。

  倩蓝辛瞪大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师傅,一百遍!倩蓝辛差点晕过去了。

  “师傅,罚点别的呗。”倩蓝辛一脸委屈的看着无聂心。

  “子箐这么没有把握吗?”无聂心轻笑。

  “怎么没有,一定拿第一。”倩蓝辛昂着脖子,逗乐了无聂心和妗璃。

  “在和两个小丫头聊天呢!”一个声音打破了他们三人的和谐,无聂心心尖颤了颤。

  这声音是凌祁!

  果然,凌祁一身黑衣,飘飘洒洒的走来了,一头黑发乖顺的搭在胸前。

  他款款走来,无聂心眼中闪过一抹担忧,和无聂心目光交流后转眸看向倩蓝辛和妗璃。

  “师傅,他是谁啊?”倩蓝辛首先开口询问道。

  “你们的师娘!”凌祁的速度比无聂心快了些许,无聂心抬眸看了他一眼并未说话反驳。

  他捕捉到两个孩子怪异的目光“莫要玩笑!”无聂心才开口说了一句。

  凌祁垂眸笑了,俊朗的脸开出了一朵花,两个孩子也笑了,无聂心也露出一抹无奈的浅笑。

  “师傅,徒儿告退。”妗璃用眼神示意倩蓝辛,倩蓝辛灵会意。

  她们以快而稳的速度离开了,无聂心起身。

  “伤还未愈,怎么就来了?”无聂心垂帘看向他的腹部,衣服凌祁并没有用玉帛拴住。

  “你把我一个人扔在灵兽山,我怎得就不能来了。”凌祁嗔怪的说道。

  无聂心抿唇,并未说话。

  凌祁坐在蒲团上看着这盘棋“本就是死棋,你还硬生生的开出一条生路。”凌祁看着棋盘,自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无聂心坐下。

  “她命不该绝。”无聂心神色凝重了起来。

  “已经为她做得够多了,无心,你还要怎样,搭上你的命吗?”凌祁直勾勾的看着他,无聂心眼神闪烁,飘忽不定。

  凌祁咽咽喉低眸“你我相伴十六年,已不再是当年的少年,你如若真要这么做,那无心,你不要怪我不念情。”凌祁语气沉重,若是当年或许他还会拼一把,可是如今,今非昔比,无聂心贵为仙君,不可再生差错。

  “凌祁,莫要胡来,我能护得住你,她我自然也能护得住。”无聂心道。

  凌祁眼眸中划过一抹震惊“可是她是……”凌祁一激动,伤口被拉扯开,顿时脸色煞白。

  无聂心赶紧扶住他“别说话。”

  无聂心揽过凌祁的腰将他横打抱,抱到床上,无聂心很轻柔的解开他的衣服,凌祁腹部缠绕的白布有许些猩红,这真的刺痛了无聂心的眼。

  “无心,我真的不想再让你……”凌祁因为伤口裂开的疼痛唇色有些苍白。

  “我自有安排。”无聂心淡淡的一句话,虽无威力,却让凌祁很失望。

  笠日

  众弟子皆在学厅聚集,一眼望去,青色的家袍,个个容光焕发,其中妗璃和倩蓝辛为女修中的佼佼者。

  无聂心今日也格外不同,一身青色家袍,头发他全部扎起,阴柔被威严取代,不容轻犯,他跨步进入学厅,所有弟子目送他坐上主位。

  “聂家主!”众弟子恭敬的行了一礼。

  无聂心抬了抬手“无需多礼。”众人收起礼数,听无聂心说话。

  “诸位,今日我聂氏听学,谢过百家爱戴。”无聂心向众弟子行了一礼,表示对百家的感谢。

  “即日起,所有弟子皆以我聂氏家规为准行事,违者,《百家论》一千遍。”无聂心看着众弟子们语气坚定的说道。

  众弟子顿时议论纷纷。

  随后无聂心坐下开始传授符咒诀以及画,认,改,辨,这可让很多弟子极为头大。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七天围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生年华半生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