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识风波
苏安ain2019-12-03 16:524,603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宋军突然开口了。

  佘多多以为他看到了那本没有动过的化学作业。

  “你们看看,这才是作业,工工整整,还有红笔批注。”宋军下一句话让佘多多稍微松了口气,原来他并没有看到,他只是举起佘多多的作业本给全班同学展示。

  可是宋军似乎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他继续开始看她的第二本作业,因为佘多多认真的笔记已经引起了他的关注。

  “我知道你们有的人做暑假作业就完全是糊弄老师,草草了事,更别谈订正了,写全的也没有几个吧?或者说是直接抄的答案?我告诉你们,你们糊弄的不是老师而是自己!你们好好学学人家,一字不落。”他一边说着一边赞许地点着头,很快就翻到了最后一本化学。

  佘多多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她丝毫没有因为老师的表扬感到光荣和自豪,甚至开始后悔自己不该做得那样认真,就不会使得宋军这么关注了。

  等下他看到那本一字未动的化学作业又该是什么心情,前一秒还在表扬后一秒就要打脸了,他肯定会暴跳如雷,佘多多恨不得把眼睛捂起来,但是她没有,而是把头埋地更低了。

  宋军慢慢地翻开了化学作业,可是数秒过去了,他都没有说话。佘多多透过低垂着的眼帘看见那本化学作业上写满了文字,同样也用红笔标注过。那字体清秀干净,甚至和自己的有些相像,可是苏宇航刚刚不还说他没有动过一笔吗?他还说他只带了唯一的一本,难道那也是骗自己的?

  佘多多更加茫然了,她不知道苏宇航为什么莫名其妙地要帮她。如果说苏宇航真的没有做,她还会稍微好受一些,可是他明明也做的那么认真。

  “很好,嗯。佘多多同学是吧,作业完成地很好。”宋军并没有发现化学作业上字体的差别,他将五本书合好然后放在那摞高高的作业上。

  “你先上去吧。”宋军点了点头,他转过脸去清点作业。

  佘多多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立马侧过身去,她想去问苏宇航,可是此刻的他正用手撑着下巴斜眼看着窗外。

  他又是这样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让佘多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有谁没交作业?我再问最后一遍!”宋军点完作业的份数,紧皱眉头看着下面的学生,企图抓住那张惊慌失措的眼睛。

  可是他失算了,依旧没有人站起来承认,因为苏宇航此刻已经看着窗外看的出了神。

  此刻在苏宇航的眼中,只有那些刚刚步入高一的新生,他们穿着崭新的衣服走在他们家长的身边谈笑风生,或好奇或欣喜地看着周围新鲜的氛围。他们的父母替他们拎着书包或捧着刚发的如山般高的教科书,脸上满是欣慰和慈祥的微笑。

  在各自奔往教室前再摸一摸孩子的额头,语重心长地嘱咐些话语。

  可是苏宇航上学的时候却从来没有家人陪同,甚至在他6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父母的面。

  哦,有见过母亲,苏宇航曾经在电视上见过她。

  苏宇航的母亲苏小妍是苏科技的千金,她为了和苏宇航的父亲苏毅林的家族合作而选择了联姻。

  22岁的苏小妍嫁给了30岁的苏毅林本就不是爱情,她离开的时候也不过才28岁,年华依旧。

  苏宇航再看见她的时候是新闻播告苏科技和另一家企业的联姻,30多岁的苏小妍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只是脸上多了少许的沧桑。

  苏宇航从来没有恨过他的母亲,他甚至为她感到可悲。

  可怜她只是作为一个礼品一样被送来送去。想到这里,苏宇航的心情好受了很多,他恨不得笑出声来。

  佘多多此刻的心情也格外紧张,她知道那个没有交作业的肯定是苏宇航,她的心里感到格外内疚却又毫无办法,只得死死地低着头,心里默默地为苏宇航祈祷。

  “呵!”宋军粗略地翻了翻那些作业的名字,他应该早就知道苏宇航没有交作业,只是想让他自己承认而已。他猛地抬起头来看向教室的右后方的角落目露凶光,“苏宇航,是不是你没交作业。”

  苏宇航没有回答,他只是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转移到了宋军身上来表示默认。

  “那我刚才问谁没交作业你怎么不说话?我问了多少遍?你一个人浪费了多少时间?”

  有不少女生都为苏宇航捏了一把汗,毕竟苏宇航还是很多女生心中的男神,更何况他还是自己班上为数不多的男生。

  在那个时候,班上有年级上公认的帅哥美女,连聊天的谈资都会比别人多上不少。

  佘多多此刻比谁都要紧张,她突然开始讨厌自己。当然她绝不是第一次讨厌自己,而是在此刻这种感觉变得格外强烈。要是自己没有忘记带作业,如果自己没有接受苏宇航的好意,那他现在就不会因为自己而受责备了。

  “你刚才问的是谁没交,我是没做和你问的一样吗?”苏宇航面无表情地抬头,他的眼睛迎上了宋军那双阴翳的眼,甚至比他还要犀利。

  宋军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在开学的第一天被一个学生顶嘴,此刻的他感觉到自己满腔都是怒火,恨不得上去扇他两个巴掌。可是他忍住了,毕竟这是开学的第一天,这样做实在有损形象,自己以后在学生中的声誉不知道会变成什么。

  他早就听说过苏宇航顽劣,只是没想到他会如此胆大,胆大到恣意妄为。

  “哼,我早就听说过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到蛮声名远扬的嘛,全校几乎所有老师都听过你的光辉事迹。”宋军揶揄着他,“你知道为什么让你坐在角落里吗?”

  他突然顿了顿,然后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垃圾就该和垃圾在一起。”

  全班哗然,她们终于知道为什么苏宇航会被特地拉出来了,在她们地眼中苏宇航的行为是不拘一格,是有个性。在老师们的眼中,枪打出头鸟,苏宇航就是那杀鸡儆猴的鸡。

  “哦。”苏宇航似乎根本没有生气,他耸了耸肩,用毫不在意的口吻说。

  “我本来就是个垃圾啊,那你干嘛要和一堆垃圾说话吗?”苏宇航微微一笑,“是因为贱吗?”

  苏宇航的一句反嘲讽大快人心,所有的人都感觉狠狠地出了一口气,他们不敢反抗老师,因此当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和老师对峙的时候,他们便会觉得格外畅快。

  宋军此刻恨不得从眼中释放出怒火将眼前的男孩烧个精光,虽然早就知道苏宇航是一个难缠的主。但自他从业以来还从未受过如此大的侮辱,那些有些生性顽皮的学生不管平时再怎样嚣张跋扈,再怎样目中无人,在他面前都会收敛起来,被他骂的时候只会低着头默不作声。

  他也确实打过很多学生,那些不听话的,脾气倔的,几个巴掌下去也就老实了。尽管他们眼中也会喷涌出不服气的怒火,但依旧不敢在老师面前发作,因为老师可以掌控着他们的未来掌控他们能否留在这个学校里,这或许就是宋军一直引以为豪的身份吧。

  可是此刻他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孩对他没有丝毫的敬意也没有丝毫的害怕,他甚至对自己的未来都漠不关心,所以宋军压不住他。

  “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宋军已经不再在乎自己的形象了,他下定决心只要苏宇航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他就冲上去一脚踹翻他的桌子然后把他从教室里扔出去,这是他的尊严,绝对不容忍任何人侵犯。

  苏宇航静静地看着他,他冰冷的双眸看地宋军甚至有些发慌,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苏宇航就像是初生的小狼崽,血管中流露着狼的尊严,即使它被猎人扼住了脖颈,拿着猎枪抵在了脑门上,也绝不低头。

  又或者,一个才16岁的男孩要经历了什么,才会有如此冷淡和漠然的心境。

  不知道为什么,宋军胆颤了,他觉得苏宇航一定会再重复一遍,也相信苏宇航不会毫不反抗。才开学的第一天,他就要将事情闹得这么大吗?整个学校都会知道这件事,整个学校都会知道他高二(14)班在开学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场闹剧,他的面子该置于何处。

  教室里的气氛分外严峻,那些胆小的女生甚至连喘气都放轻了许多,佘多多压低着头双手紧紧地压住耳朵,她害怕听到宋军暴躁的声音,也害怕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

  “咚咚咚。”寂静无声的教室里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Excuse me,请问第一节课是英语吧。”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黑衬衫带着方框眼睛的中年妇女手中捧着一摞书。她身材矮小,皮肤蜡黄,头发甚至可以用稀疏来形容。

  高二(14)班的英语老师,黄玉文。她来的正是时候,宋军正愁不知道该如何下台,他还没想通究竟是什么使得苏宇航如此张狂。

  “哦,对的,黄老师第一节课是英语,我马上就走了。”趁着苏宇航还没重复,宋军转身走上讲台,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苏宇航一眼然后拿起了自己放在桌上的钥匙和茶杯。

  他看了看台下的学生们想找两个男生帮他搬作业,“宋凯和王泽帮我把作业搬到我办公室。”

  宋凯和王泽是他们班为数不多的男生,尽管一个矮胖,一个高瘦,看上去都不太健康,但是他总不可能让苏宇航帮他的忙。

  随着宋军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那些女生才轻轻地松了口气。最难缠的那个主终于走了,可是她们不知道,眼前的这个黄玉文并不比宋军胸襟宽广多少。

  佘多多悄悄转过头去看苏宇航,她想问他为什么要和老师顶撞,可是她又不知道自己凭什么去过问他的事。她脑海里乱成一锅粥,连接下来的英语课都听不进去了。

  苏宇航只是低头在课桌里翻找书本,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甚至让人难以想象,就这样一个安静的男孩会有如此刚硬的一面。

  宋军回到了办公室,他心中沸腾的气血始终不能平复下来。

  “宋老师,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呢?我刚才在隔壁都听到动静了。”一个女老师正巧起身去倒水,路过的时候看见了面色阴沉发青的宋军正一个人在生闷气。

  偌大的办公室里此刻只有他们三人,其他的老师要么有课要么有事,只留下办公室桌上堆积如山的文案。

  冒婷恰巧是高二(13)班的班主任,想来她刚才一定是听到了宋军的暴喝声,知道他们班级发生了争吵。

  “唉,别提了。”宋军苦笑一声,他用大拇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好让自己的神经放松一些。“还不是那个叫苏宇航的吗?你说我运气怎么这么好,摊上这么个惹祸精。”

  “苏宇航?就是那个大一刚进来就聚众打搞,和年级上那个夏什么什么关系还挺好的那个?”冒婷倚在宋军的桌角,手里的杯子冒着腾腾的热气。

  “夏伟杰,3班的痞子,和他关系好的基本都是混子,不想学的那种。”宋军没好气的提起了那个名字,“反正啊,不好好学习,成绩差,逃课,上课不认真听讲,目无纪律,和老师顶嘴,早恋。苏宇航他啊都占满了。”

  在他的口气中,苏宇航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就连早恋都是强加给他的罪名。而宋军就是那个执行的刽子手,恨不得将他凌迟处死。

  “你不管他不就好了吗?反正他也不想学习,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以后混成什么样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之前他的班主任不都那么过来的。”冒婷冲着茶杯吹了口气,吹散了那杯口袅袅的烟气。

  “是啊,老宋,像这种坏学生你就不用管他,让他自生自灭,还省得自己受气。”另一个正在埋头备课的女老师也抬起了头,扶了扶她那深度近视的眼镜。

  她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坏孩子在老师们的眼中都是一个样,所以都在给宋军出主意。

  “唉,能不问就好咯!”宋军笑着摇头,“要是不管他我的优秀教师职称怕是要没了!”

  “嗨,这有啥,你必得的。”冒婷一边笑着一边走回自家的座位。

  “对啊,你每年不都得吗,你们班的同学让人放心。”那个坐在座位上的年老女老师也笑着说。

  宋军只是摇头笑,他不再说话。只是被两位老师这么一吹捧,刚才愤怒的心情平复了许多。可是他依旧不打算就这样听他们的放纵苏宇航,一是因为面子,还有一个就是他不想因为苏宇航而失去保持了多少年的职称。

  突然他计上心来,翻开学生的信息资料,找到了苏宇航的监护人,有什么事不是打电话给家长就能解决的?

  “喂,请问是苏宇航的家长吗?我是苏宇航的班主任……”

继续阅读:第四章 苏宇航的家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恰逢烈火与骄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