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要我哄你?
莫浅笑2019-11-26 10:142,052

  陆拾染匆匆抬眸,只见许杨泽正凝视着她。

  “放手。”她用力挣扎,愤怒地用脚踩他的脚尖。

  “染染我有苦衷……”

  “包括让你妈来骂我不生蛋?是我不生蛋,还是你不行?”陆拾染怒视着他问。

  许杨泽的神情沉寂,只用双臂把她搂得更紧,“染染,我不敢告诉你,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染染,我是我为了父亲……”

  陆拾染的手缓缓垂下。

  许杨泽心里有道伤,他父亲十五年前被判了死刑,罪名是贪、污,谋杀……丁洁瑛改嫁之后,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有个杀人犯前夫,把他的姓也改成了继父的。

  “你可以提前告诉我……”陆拾染突然生不了气了,她何尝不是为了父亲能够付出一切呢?

  “我怕你反对……我只有这一次机会。”许杨泽的手顺着她的肩往下,紧扣住了她的手指,额头也抵下来,鼻尖滑过她的鼻子,喃喃地说:“我爱你染染,真的爱你……”

  “但你结婚了。”陆拾染干巴巴地说。

  “你的房子,我已经委托朋友给你买回来了。对不起,我不能自己出面。你那些债,我会想办法的。”许杨泽低低地说。

  “我自己想办法……”陆拾染转开脸不看他。

  女人的防线总是这么容易被击溃,明知道事已成定局,明知道不能再靠近了,但当他这样温柔的时候,她还是软了下来。

  “染染,我晚上去看你。”许杨泽的拇指擦过她的脸,小声说。

  “不必了。”陆拾染摇头,突然手机响了,是经理打来的。

  “张经理。”她赶紧推开许杨泽,接听电话。

  “你在哪里呢?赶紧到大堂来。”经理气急败坏地吼。

  陆拾染拔腿就跑。

  封景琛站在大堂里,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

  “跑哪里去了,快上前去翻译。”经理把她往前一推,她一头栽到了封景琛的身后。

  “翻译什么?怎么这么多外国记者。”她眯了眯眼睛,不适地用手挡住前面的闪光灯。

  记者叽哩咕噜地说了一通,陆拾染总算听明白了,环保主义者在网上发起了抵制麋鹿酒店的活动,因为他们怀疑麋鹿酒店虐杀活鹿,恰好这里开的又是环保会议,所以记者闻风而动,都来围攻封景琛了。

  大堂里还立着一只小鹿标本呢!陆拾染有些幸灾乐祸,大有想看场好戏的心态。

  封景琛西装解开了一粒扣子,霸气里有几分慵懒,深遂的双瞳里含着笑意,很随和地说道:“小鹿是我们家族的吉祥物,在清朝时,我们家族就有自己的猎场,养了很多鹿。我小时候就和小鹿一起玩,一起在小溪里游泳。在麋鹿岛上确实也放养了很多鹿,但我以我们家族的名誉保证,这些小鹿过得比人还自在。”

  撒谎,哪里有小鹿?陆拾染嘴角轻抽。

  吴律师在她身后推她,催她翻译。

  面前最多的是银国和法国的记者,她挤出笑容,往前走了一步,用外语和法语分别把封景琛的意思复述一遍。

  “若还是不信,欢迎大家登上麋鹿岛,领略岛上秀美风光。”陆拾染特地加了一句。

  封景琛脸色微沉,转头看向她。

  “笨丫头,麋鹿岛里很多东西都是商业机密,神秘是麋鹿岛的主推概念。我看你不用在这里干了。”吴律师推了推眼镜,小声提醒。

  陆拾染尴尬地笑着点头,双手一摊,“我现在知道了。”

  吴律师瞪她一眼,小声对封景琛说:“还是先上楼去,赶紧商议对策。”

  “可以借机弄个藏宝游戏,我看麋鹿岛的别墅区分两边,把消费高的一面隔出来,普通区和沙滩都可以用来做活动。只限十名环保人士与记者进入,依然可以保持神秘感。关于人选确定,可以公开抽签。”陆拾染跟在二人身后提建议,想做个补救。

  吴律师扭头看了她一眼,小声说:“鬼点子还挺多。”

  “上楼。”封景琛头也不回,大步上了电梯。

  身后闪光灯继续闪烁,她扭头看了一眼,许杨泽远远站着,眉头轻皱。

  “那不是擎天的许杨泽吗?”吴律师看看许杨泽,小声说:“他最近风光无限,一连拿下了两个大项目。”

  电梯里静了会儿,陆拾染恢复了满脸笑容,拱手对封景琛说:“封总我错了,别开除我。”

  封景琛目不斜视,淡漠地说:“召集公关部,营销部到会议室。”

  吴律师推推眼镜,左右看看,只有他们三人在电梯里,所以,这是让他去?他识趣地在下一层滚出了电梯,留封景琛和陆拾染在电梯里呆着。

  “我是想让话听上去完美些。”陆拾染绞着手指,丧地解释。

  “装小狗还装得挺像。”封景琛突然抬手,往她小下巴上掐了一把。

  “你才装小狗。”陆拾染恼火地推他。

  “劝你离有妇之夫远一点,有点廉耻。”封景琛盯了她一会儿,慢慢松开手指。

  “那我就应该离你更远。”陆拾染冲他皱了皱鼻子,做了个鬼脸。

  封景琛嗤笑,沉声道:“把你说的藏宝游戏写份计划书出来,明早给我。”

  “啊?”陆拾染愕然看向他。

  “明天起去秘书处报道。”封景琛淡淡地说道。

  “我?”陆拾染指鼻子。

  “除非你觉得电梯里有只鬼。”封景琛低眸看她,深遂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嘲讽笑意。

  陆拾染拧眉,想吓她?她才不怕!

  “晚上先哄老爷子睡着,然后和我去麋鹿岛。”他又说。

  “到底是写计划,还是哄老爷子,还是哄你?”陆拾染抓狂了。

  “看我心情。”封景琛长眉轻扬,慢吞吞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