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玩什么游戏
莫浅笑2020-01-09 09:121,833

  黑夜。

  陆拾染一身湿漉漉地站在1314号别墅前,推了推特地戴上的黑框大眼镜,摁响了门铃。

  叮咚……

  “谁?”

  低醇的男声从乌红色的门后传出来,简直好听到没有朋友。

  “我是陆氏集团的陆拾染,想和您谈谈公司收购的事。”陆拾染抿抿唇,努力镇定。

  咔……

  门轻响,缓缓打开了一条缝隙,昏暗的光扑出来,但门后却没有人!

  陆拾染脑子里空白了几秒,小心地用食指推开门。

  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淡灰色的墙,深灰色的地毯,两盏水晶壁灯弯折往上,幽暗的光充盈着整间大厅。

  她小心地把鞋子脱下来,放到门外,以免弄脏脚下奢华的地毯。再从包里拿出手帕,擦去脸上和手上的雨水。

  她的伞在船上被吹掉了,这小岛是私人领地,不通公交车,也没计程车。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能等到酒店的车,只能冒着雨步行过来。

  “你要谈什么?”好听的男声从楼梯上方传来。

  “我叫陆拾染,陆氏集团陆长海的女儿,我想和刘总谈谈并购的事。”她询声看去,眼前光影模糊,隐隐绰绰有个高大的男子正倚在二楼的栏杆处,看不清模样。

  “收购?”他沉声问。

  “嗯,请刘总放宽期限,一个月就好。你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会还清这笔钱。”陆拾染努力站直,不让自己看上去太狼狈。

  “呵,你怎么还?”他缓步下来了。

  隔着这么远,陆拾染还是感觉到了他身上倾辄而来的霸道气势,她退了两步,小声说:“我会筹集资金还你的。”

  他沉默不语,缓缓走近。他这样高,陆拾染只有仰头去看他,暗沉的光线里,只见他四肢修长,肌肉紧实,肤色健康……

  天!他只围着浴巾!陆拾染眼睛猛地瞪大,视线不能控制地粘在他的小腹上。

  她又后退几步,紧张地说:“我反正会还你,你快站住!”

  “你这是玩什么游戏?”

  他低醇的笑声灌入陆拾染耳中,带着几分戏谑,还有他身上醇厚的红酒的香,都让陆拾染紧张。

  陆拾染咬到了舌尖,心跳声骤急、如狂下的雨点。全世界所有声音都消失掉了,只留这心跳声震耳欲聋。

  他渐渐近了,用滚烫的指尖轻轻勾起她的下巴,迫她抬眼。

  这男人很好看,暗光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神秘的味道,尤其是眼睛,如两泓深潭,看不到底。

  不过,一个只系着浴巾的好看的男人,约她晚上来谈公事……

  这算什么?

  男子突然低笑,手指勾过下她的眼镜,淡淡地说:“你在害怕。”

  “请刘总取消明天的收购发布会,我们公司现在虽在困境,但平台不错,只要给我时间,一定能重新做起来。”她硬着头皮迎着他的视线,雨水还在顺着她的头发往下滴,小巧的脸上全是雨水,染着红潮的水眸轻眨着,努力镇定。

  “你多大?”

  他的呼吸更近了,像滚烫的烙铁,烫着了她冰凉的耳垂。

  她一个哆嗦,赶紧推开了他的手,双瞳瞪得大大的,急声问:“你到底要不要谈?”

  “呵……”他低笑,快速撤回了手指。

  这时客厅的光突然没了,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要干什么?”她快速往墙角缩,紧张得声音都在发抖。

  “停电了。”男子沉默了一会儿,又低笑起来,修长的手指从她的眉心慢慢往下,落在她的嘴唇上。

  “你放开我再说。”陆拾染挣扎几下,太阳穴突突地跳,他的动作让她人绷得像拉紧的弓弦。

  别墅外有几束灯光透进来,落在男人如深泓般幽暗的眸子上,那眼神就像猎人捉住了小羊羔。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寂寞的游戏,酒店何时开发了新项目,我还不知道。”他嘲讽的话语和酒味儿一起钻进了她的每一个细胞里。

  “刘总,看来你根本没有诚意谈正事,如果你以此为借口找我来,想干些偷鸡摸狗之事,对不起,你找错人了。”陆拾染鼓足勇气,打掉他的手,转身就跑。这一脚迈得太急,绊到了沙发脚,她痛呼一声,往地上重重坐去。

  双手下意识地乱舞两下,抓住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半秒的石化之后,她明显感觉到了这东西的不对劲。

  这是他的腿啊!

  她顿时慌了,手忙脚乱地爬起来,紧张中又拽住了他的浴巾,整条浴巾都被她给扯了下来。

  她蹲在地上,死死闭着眼睛,举着浴巾往他身上丢,“快系上啊,你这人怎么变态的。”

  男子唇角抽抽,眸子里寒光一滑而过,分明在强行忍耐。拽过被她抓住的浴巾,刚往腰上围紧时,一阵凶恶的狗吠声急促地响起,暗影如黑色闪电一般撞开了虚掩的大门,直接扑向二人。

  陆拾染看着白森森的尖牙,吓得魂飞魄散,抓着男人的手臂就往狗扑来的方向推去。

  他的浴巾又掉了,然后……

  陆拾染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