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跟他签协议
莫浅笑2019-11-26 10:061,821

  他很好看,声音很好听。

  “你……”她眸子,认出了这人,他不是那个迫她签下了三百万巨额欠债的臭土豪吗?

  慢着,她为什么在他这里?

  “衣服……”她突然反应过来,她身上穿的是一件长及膝盖的白衬衣,雪白、精致,连钮扣都是精心雕琢而成的银钮扣。

  “我换的。”男子慢步走到墙边,整面墙是酒架,上面摆满了葡萄酒。他随手抽出一支,熟练而且优雅地打开瓶盖,取了一只水晶高脚杯。

  那晚光线太暗,他又……

  陆拾染看着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迟钝地咀嚼了他的话,他换的?一身热血如煮沸的开水,从血管里往外烫,只眨眼间,她就成了一只熟透的虾。

  “你欠我三百七十万,昨晚又弄脏了我的车后座,洗车费就算了。睡了我的床,这里房价一万八一晚上……”

  “你抢啊!”陆拾染怒了,一把抓住他的袖子,用力一拽,酒从他的高脚杯中泼出来,如红宝石般艳丽的酒汁泼到了她的身前。

  他低眸,缓缓吐出一句:“再加十一万。”

  陆拾染顿时语结,这人简直是现代黄世仁!

  男子放下酒杯,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抬起她的脸,慢声说:“有一个条件,可以免掉你的债。”

  “你想干什么?”陆拾染脑袋里嗡地一炸,衣冠禽兽,一定不怀好意!

  男子似乎看出她的惊惧,不屑地轻笑,把酒杯放开,淡淡地说:“别想多了,我让你去陪一位老人。”

  她有这么不堪吗?他居然让她去陪老男人!

  “滚你妹的。”陆拾染气得发颤,绕开他就走。

  “他七十五岁,肝癌晚期,你去陪他过完最后一段时间。”男子没转身,手指在酒杯上轻轻叩响。

  “你爷爷?”陆拾染听出他不是她想像中的意思,忍不住扭头看他,不会是狗血到长辈临终前的遗愿,让他带个孙媳妇回去了却愿望吧?

  男子盯着玻璃窗外的雨,没出声。

  “真免?”陆拾染心一横,现在债务缠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当做善事积德吧。

  他微微侧脸,眸子低垂,两弧浓睫遮去他眸中的微光。

  陆拾染突然感觉到很不自然,匆匆低头,只见白衬衣被红酒粘在身前,小衣上的绣花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她大臊,眸子怒瞪,飞快地转过身。

  “签协议。”他面无表情地转过脸,轻轻挥了挥手指。

  大门推开,走进一名中年男子,黑色衬衣,黑色边框眼镜,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文件夹,正是前晚那名吴律师。她往外看,门口还站着几名同样装扮的男子,神情严肃,身材高大……

  全都穿得黑乌鸦一样,圈内人?

  “封总,时间到了。”吴律师把文件放到桌上,放了支派克笔在文件上,走到男子面前。

  封姓挺少的!

  男子转过身,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看他那神情,简直当她是一株植物!陆拾染抱着双臂,回味他的话。她只记得昨晚冲出去拦车,后面发生过什么?他连她的衣服都换掉了,真没做过出格的事?若他真如此高尚,又怎么会黄世仁一样列出一长条帐目来让她赔偿?

  她突然开始害怕,莫名其妙地遇上莫名其妙的人,来到这莫名其妙的地方,她真有些怀疑他们会不会把她关在这里,挖掉她的心肝胃肾卖掉?

  关门声惊得她打了个激灵,耳边只有一屋深深浅浅的雨声,以及吴律师轻缓的呼吸声。

  吴律师客套地微微一笑,指着文件说:“陆小姐请签字。”

  陆拾染的视线落到文件上。她很明白,私闯他人住宅,弄坏别人的财物,若对方认真纠缠,她不赔不行。若只用抽空去看看老人,解决掉这麻烦,倒是件公平的协议。她忍不住拿起文件看,偌大张白纸,两行字:“绝对服从安排,直至服务对象离世,方可免除一切债务。”

  这叫什么破协议?绝对服从安排?让她去咬狗,她也去?

  “陆小姐放心,绝对不会超出正常范围。”吴律师看出她的猜忌,镜片后闪着精明的光。

  陆拾染哪敢签这样的东西?飞快放下,堆着笑脸说:“等我好好想想,我的衣服在哪里?”

  “陆小姐最好现在就签。”吴律师微笑着侧身,拦住了她的路。

  刺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二人的僵持,那是她的手机。

  “染染,你出来没有?赶紧回来吧。”林晴诗拖着哭腔的声音传过来,“公司被人给占了。”

  “谁?”陆拾染激动地问。

  “张冬瓜!”林晴诗尖叫。

  “该死。”陆拾染咬牙,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了桌上,高脚水晶杯一歪,砸到她的脚上,精致的杯脚断了……

  “呵呵……”她抬头明媚一笑,一脚踢开了杯子,赏了它一个粉身碎骨。

  吴律师唇角的笑容僵硬。

  “签!”她夺过了笔重重在纸上划下了名字。

  法律规定,一切不公平的合同,一切违反法律的合同,都属无效!现在脱身重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