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怪物袭城
鬼府探官2019-12-10 10:512,862

  从回忆中收回心神,林祀猛地的站了起来。这个毫无征兆动作把对面的光头男人冷不丁吓了一跳,他忙转头看向了林祀。

  而林祀则是仔细的上下打量着自己,接着心神一震。他的左臂明明被吕湘婷咬断,可现在,他的两只手却套在手铐里。似乎在被警察叫醒的时候,他的左手就已经恢复原貌了。

  怎么会这样?我,这是在做梦吗?还是,我也是怪物?变成怪物的吕湘婷、断了重新长回的左手,此刻的林祀,已经有些分不清哪些是虚幻,哪些是事实了。

  身心疲惫的休息一夜后,耳边隐约有声音入耳,林祀缓缓睁开眼眸,牢房里的灯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外头的窗口投进来浅白色的阳光,原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他站了起来,静静的等待着马上要面对的笔录。过了一夜,脑海里仍旧是乱糟糟的,不过他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这点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他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恐惧。仿佛恐惧那种情绪,早在昨天那个荒谬的夜晚用光了。

  “呜——呜——”突然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从铁窗外响起,接着好像什么东西相撞,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有小孩的哭声传来,还有男人在大声叫喊。林祀抬起头,看到对面牢房的光头男人正垫起脚朝窗外张望,林祀喊了他一下:“外头怎么了?”

  “没看清,好像是一辆救护车撞到护栏了。有个女人抱着孩子在跑,后面……后面有个奇怪的男人在追赶他们,看上去情况不太妙。”

  饕餮盛宴已经开始了。林祀的脑海里突然冒出吕湘婷这句话,心头猛地一跳,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刚这么想,外头忽然传来一声枪响。他和对面的光头男同时朝大门看去,然后两人面面相觑。

  “喂,我没听错吧,刚才那是枪声吧?”光头男人缩在床上的角落,一脸疑惑:“怎么了这是?”

  这个问题,林祀自然答不上来。紧接着,牢门打开,昨晚一同把林祀抓进来的王队长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他的左手在流血,警服已经让血液侵染。王队长先是打开对面的牢房,对光头男人道:“外面很危险,在这里等我,我带你们出去。”

  接着他走向林祀,可是身后光头男人已经兴奋的朝着牢房大门外面冲去,王队长立时转身大叫:“别开门,门外……”

  话还没说完,光头男人已经充耳不闻的打开了大门。然而只走两步,他就停了下来,接着抬起头看天花板。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神情惶恐的朝王队长看来,咂了咂嘴巴,颤声道:“救我。”

  他刚说出这两个字,下一刻,头上一道诡异的黑影就从他脖子间划过,光头男的头颅便掉了下来,目中瞳孔仍未涣散,似乎还有意识,里面除了几分茫然之外,全是惊惧骇然之色。无头的尸体站了片刻,血液才像喷泉似的从脖子处喷了出来。

  林祀脸色惨变,嚯地向后退了一步,大叫:“那是什么!”

  王队长面色凝重的看着大门方向,许久才吐出两个字:“怪物。”

  “咚啷”一声,大门被黑影一下撞开,他缓缓的朝着里面走了进来。他出现在二人面前,身上穿着一身警服。没有眼珠,全身却是一片血红。脸上挂着野兽般的笑容,两条手臂前端的部分异变成镰刀般的事物,简直就像把螳螂的前肢装到他的身上。

  王队长立即举起手中的佩枪,表情凝然的对准了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怪物,厉声大喝:“小枫,退后,不然我就开枪了!”

  “小枫”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全身发出奇怪的颤音,喉咙里一阵怪笑,就在王队长犹豫的功夫,他突然冲了上来。王队长急忙瞄准他的脑袋放了一枪,子弹的冲击直接让他摔到了地上。然而很快他又爬了起来,明明眉心处一个弹孔正往外冒着血,他却仍摇摇晃晃地站起。

  “这怎么可能!”王队长不可置信的呆愣在原地,正在这时,那“小枫”突然疾奔过来,两把镰刀插进了王队长的胸口,撞在了林祀牢房的铁栅上。林祀看着队长透背而出的两把镰刀,一时不知所措。

  猛然又是一记枪声响起,王队长临死前再次对着“小枫”开了一枪,那本来正透过栅栏看着林祀的怪物立时目光一滞,接着脑袋耸搭了下去,终于死透。

  林祀惊魂甫定的靠在床边,冷汗直冒,脑袋一片空白。只听得外头的尖叫声越来越多,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一般。过了近一分钟,他才壮着胆子走到铁栅栏门边。先是看了看王队,这个中年刑警已然没有了心跳。再看那个怪物,他已经彻底停止了活动,看情况是王队朝他心口放了一枪。林祀忽然记起,昨晚铲斗扎中吕湘婷的位置似乎也是心脏处。难道,心脏是这些怪物的致命部位!

  他蹲了下去,很快在王队的腰间找到了挂着的一串钥匙。林祀立即抓了过来,试了几根钥匙终于把手铐打开。再打开栅门的锁,他钻了出来。看了这两具尸体一眼,林祀犹豫了下,随后捡起王队长掉在地上的枪。有枪在手,他仿佛有了几分底气,朝牢房外摸索了过去。门外是条走廊,经过拘留所的办公室直达出口。走廊笔直,一目了然。

  除了门口内光头男的尸体外,走廊里一个人影也没有。林祀轻抬着脚步慢慢往外走,生怕引来什么东西的注意。经过办公室时朝门外看了眼,连忙用手捂住嘴巴才没叫出来。办公室里几个警员全死光了,基本都是身首异处的死法,惨不忍睹。林祀感觉自己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努力的保持冷静后,他神经高度警惕的走到了走廊尽头,隔着玻璃门往外看。外头是条街道,大街对面一辆车撞进了商店里,街道上不时有人跑过,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慌和害怕。但附近看上去没有怪物,林祀咬了咬牙,推门而出。

  门外,今日的阳光格外刺眼,街道上各种车辆拥堵在一起,混乱的叫声和汽笛声响彻四周,似乎还有怪异的嘶吼声,远处一栋高楼正往外冒着浓烟。忽然火光一闪,发生了爆炸,火浪从窗户里喷了出来。

  林祀下意识的握紧了枪,快步朝青乾市安全的地方行去。走了没多久,他的头上蓦然传来尖叫,他还没来得及抬头,脸前就摔下来一个男人。脑袋直接砸在地上,片刻后,猩红的血液就从他身下冒了出来,把深蓝色的步道渐渐染红。

  “救命啊!救命!”公路对面的小区门口,一个年轻女人正披头散发地跑了过来。林祀一眼望去,就见有辆轿车打横冲过,撞飞女人的同时汽车也撞在了路边的灯柱上。里面的司机刚要爬出来,被他撞折的灯柱砸了下来,正好撞到了司机的脑袋上,司机当场死亡。

  林祀神情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口中苦涩难言,此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这个世界疯了!他失魂落魄地往后退,忽然撞到了什么。回过头,是个男人。西装革履,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除了眼神呆滞。

  “对不起。”林祀道了声歉,急于离开这里。可男人却低头朝他扑来,出其不意的了捉住林祀的双手,力气出奇地大。跟着他张开了嘴巴,越张越大,以至嘴角都裂开了。

  林祀目光惊恐的看着他,只见西装男嘴角裂开之后,喉咙处忽然快速膨胀起来,从他的嘴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林祀连忙举起枪,还没来得射击,西装男猛地用力一扯,便把林祀拿着枪的右臂给扯了下来。

  “啊——”林祀惨叫一声,接着就见西装男的嘴中钻出一个头颅,只见那个恐怖的头颅,坑坑洼洼的全是血肉,两只占了脸一半大的眼睛,和那张满嘴细小钢牙的血盆大口,浑身上下都透着古怪和诡异。

  他一张嘴便咬在了林祀的脖子上。在那瞬间,林祀听到了自己颈椎被咬断的声音,然后意识瞬间模糊起来。

  “不……我不该这样死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饕餮乐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饕餮乐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