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天雷地火封神劫2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529

  封神台并不高,只需三步即可登上。

  为了这小小的三步,他已不分日夜修炼了五万年!

  林听不是什么三界奇才,仙资虽好,却也是最多能修到圣仙。这几万年,阻力重重,为了修成当年的模样,保留那些与师妹共有的回忆,他本就耗了近十万年的光阴,错失了修仙最易的年少时期。

  他还需修炼自己并不擅长的泠水来克制地火,为此,他闭关了近五千年,与世隔绝。可这泠水还是有些不甚完美,比起初月的泠水,差了许多。

  在他踏上封神台的一瞬间,地火如蛇般缠上他的腿,每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

  待他走到封神台中央,天雷骤响,一道道闪电准确的打在他的身上。这天雷是创世神父留下的,与普通天雷大不相同,共九九八十一道,与地狱图腾中的地火一起合称封神大劫。

  林听浑身颤抖着,自己的泠水果然抵不过这在地府养了一万多年的地火。

  一道道天雷接连打在身上,不一会儿,他的身上开始渗出鲜红的血,脚上更是痛楚难耐,这般下去,就算是渡了劫,怕是也需要数百年才能恢复!他的神志渐渐不再清晰,地火竟极速窜到了他的胸口。

  “这雷快别再劈了吧,还有那地火,感觉就快烧死他了!”秦楚月在衣袖里看到外头的场景,不忍说道,“你快去帮帮他啊!”

  夜眸摇摇头,“本座也帮不了他,封神大劫就是这般,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

  一道极粗的天雷打在林听的头顶,他一口鲜血喷出,几欲倒下。

  秦楚月不禁叫道,“诶!你小心!”

  “你小声些!”夜眸气恼地说,“再这般叫喊,本座就……”

  林听被这声小心唤回了神志,“月儿?”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会听到初月的声音?

  最后的三道天雷接踵而至,林听又吐出一口鲜血,不可置信地回头瞧了瞧那声音的源头。

  夜眸,正带着一丝不忍看着自己,初月的声音怎会从他那里传来?

  八十一道天雷全数劈完,林听运功以泠水之力击退凶猛的地火。这封神大劫,总算是渡完了!

  林听浑身是血,身受重伤,却绕过伸手要来扶他的千寒,走向夜眸,擦干嘴角的鲜血,盯着夜眸,询问道,“方才是谁在说话?”

  夜眸此番才确定这林听真的有可能与秦楚月有什么过节,不自然地笑笑,“无人说话啊!”

  千寒自然知晓林听在问什么,忙走来搀住他,“你渡劫成功了,此刻已是三界唯一的神尊了!”

  众仙齐声道,“参见神尊!”

  “三日之后,在凌霄宝殿举行封神大典,众仙家皆需参加!”千寒看着夜眸,“大殿,最好只身前来,莫再带着不懂规矩的魂灵上九重天了。”

  夜眸微微颔首,不与她做口舌之争,“若无他事,便来。”

  林听忍住口中鲜血,知道问不出什么,不再作声,用力挣脱开千寒的手,一步步离开封神台,那血红的脚印让洁白的路面多出了一丝血腥和恐怖。

  他用尽所有的力气才回到凌风殿,颤抖着拿出一个拾忆瓶,这里头是所有与初月有关的回忆,是她留在三界之中最后的一丝气息。

  林听受重颇重,此刻虽是入了神道,却使不出半点神力,像往生术这种极复杂的法术更是无力施展。

  他嘴角带着一丝苦笑,轻声道,“初月,再等我几日。”

  封神台边的众仙都各自散去,秦楚月在夜眸的袖中来回翻滚,大声抗议,“夜眸,夜眸!快放我出去!”

  夜眸越飞越快,这九重天真是一刻也不愿多待,“出了南天门就放你出来!”

  “诶哟!那你走稳一点可好,我已经晕了,我要吐了!”秦楚月的确有些作呕,却也不至于真的吐出来。

  夜眸脑补了一出恶心的画面,连忙将她从袖中放了出来,问道,“你不曾吐吧?”

  秦楚月大口喘着气,“晕死了!”

  “大殿!”那熟悉又高冷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夜眸暗道不好,怎么才将她放出来,这追兵就来了,只好回头寒暄,“帝姬,还有何事?”

  千寒看着秦楚月,仔细分辨,又偷偷用仙力探了她的魂魄,这才稍稍放心,确定她绝不是初月。

  “这魂灵以后……莫要再上九重天了!”

  夜眸这次意外地同意千寒的话,秦楚月本就不老实,上九重天的确是麻烦多多。他心里虽同意,嘴上却还是想问个原由。

  “不知她为何不能上九重天?虽说一般入修罗道之人上天受阻,天规也无冥界之人不可上天一说。”

  千寒盯着秦楚月说道,“大殿似乎对这个魂灵十分上心,若不想她死在这里,就让她安心待在冥府为好!”

  夜眸冷笑一声,“本座是否上心就不劳帝姬费心了,至于你害怕的事嘛?那得看本座的心情!”

  千寒怒道,“夜眸!你不过是个堕仙,九重天之耻,竟敢如此同本尊说话!”

  夜眸并不怕她,神色鄙夷冷声道,“千寒!你不过是个中品圣仙,未曾封神也好意思自称本尊,自封帝姬?你比五万年前的帝姬初月,那可是差了许多!”

  千寒美目怒睁,白袍翻飞,眼看就要发作。

  夜眸雪白的手掌中一簇绿的有些发蓝的火焰忽明忽暗,“最近本座在冥王殿里头修炼了这种灵虚火,昨日找了只仙兽试了试,诶呀呀……烧的那是连灰都不剩啊!咱们的圣仙帝姬想不想来试试?”

  千寒有些害怕向后退了退,“大胆!来人!”

  一众天兵天将将夜眸和秦楚月团团围住,大家也不敢伸出兵器,只是站在那里左右为难。

  夜眸冷眼看着千寒,“天界冥界本就互不干涉,帝姬是想代表天界向我冥界宣战吗?”

  秦楚月从未见过这样的夜眸,冰寒雪冷,目射怒光,发丝飞舞,身上闪着绿幽幽的荧光。忙拉拉他的袖子,说道,“不来便不来吧……你别如此生气,没什么大不了的,九重天虽好,却不如冥府自在。成日待在袖中只有一孔之见,我也不欢喜。”

  秦楚月软软糯糯的声音浇熄了夜眸心中的怒火,此次封神之后,下次再上这九重天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便冷笑一声道,“帝姬还是消消火吧,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本座告辞了!”

  夜眸立时催动魂雾飘然而去,周围的天兵也都自动让开一条路,大家虽不耻与他为伍,却都十分忌惮他。

  一路上秦楚月都不大敢说话,就只是静静看着毫无表情的夜眸。直到回到冥府,她才小声说,“你试试衣裳,若是有哪里不合适就告诉我。”

  夜眸微微颔首,莞尔一笑,“小丫头,怎么?吓到了?”

  秦楚月摇摇头,“才没有,我只是觉得与那些人生气不值得。她不要我去,我便不去就好了。”

  秦楚月慢慢走下魂雾,一瘸一拐地朝烟月殿走去。

  “等等!”夜眸飞至她身边,伸手将她拉上魂雾,“去治你的腿!”

继续阅读:十五、此生不渝明月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