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专门拖后腿的拖拉机
窗格水墨2019-12-30 18:212,516

  欧阳思见林亚妮一脸惋惜的样子,笑着说道:“真想见也可以,我们家每个星期都会视频,下次视频的时候我可以叫上你”

  “还是不了”林亚妮摇头道,她是好奇外国人的长相没错,但还没好奇道打扰人家家庭聚会的地步。

  “你这个对外国人好奇的毛病还是没改啊!”欧阳煜对林亚妮说道。

  “话说回来!”一直在埋头吃东西的叶开想起什么似的忽然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林亚妮看,“你是从古代时空来的吧?”

  要说异人和人类有什么不同,除了呼风唤雨的灵力之外还有一个穿越时空的能力,不过这能力只有超群修为的高手才能运用,穿梭的时空深度由修为高低定论,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异人穿梭时间可以跨越上下五千年。

  林亚妮当初就是生活在时空缝隙中一个既没有历史没有记载,也找不到痕迹的朝代,原本平淡无奇的她在大街上偶然碰上了出现在那的审判者之后,命运的轨迹从此发生了改变。

  “嗯……”林亚妮偏头避开如同X光的视线含糊答道,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叶开三个人正好坐在林亚妮对面,听到她回答之后齐齐将目光投了过来,一个个像是看绝世恐龙一样,盯得林亚妮头皮发麻。

  “古代的怎么了?我还是现代的呢!”眼见林亚妮尴尬得头恨不得扎进地板,欧阳煜适时出声解围,“家族里不也有不少古代的?”

  “那能一样吗?”沐风撇了欧阳煜一眼,“家族里面的古代人都是守护者父母带着在古代养大的,怎么样都沾着智之国的血,有着异人的常识,但我听说,你是决策者偶然带回来的……你父母真的和异人没有关系吗?”

  最后一句话沐风是看着林亚妮说的。

  自从被带回智之国,进了智之家族后,这个问题林亚妮被就问过很多次,这次她同样也是摇了摇头像从前一样回道:“没有,我父母只是普通的平民百姓,我出生的时候我父亲就不在了,母亲把我带到8岁也身染重病去世了”

  如果真的和智之国有关,她母亲不可能让父亲那么早逝,还有她母亲,就算是智之国因为拥有唤灵用灵之躯而活不长,但她去世的时候才不过二十几岁,远远低于智之国的平均寿命,这怎么说都不合理。

  “抱歉啊……提起你伤心事了”叶开略带歉意说道。

  一顿刨根问底下来,三人发觉这是在挖人隐私,看着林亚妮的眼神都带着歉意。

  “没事,都过去很久的事情了”林亚妮笑着说道。

  以前怎么样其实并不重要,总要的是此刻正在过着的生活,就像她母亲说过的:日子象念珠一样,一天接着一天滑过,串成周,串成月。活着一天,就要珍惜这一天的时光,盛年不重来,岁月不待人。

  这是她少有的、能记住的话语,印象中,母亲的声音略带清冷,但那双温暖的手却总能在她跌倒之后及时将她扶起,笑着给她拍掉沾上衣服的灰。

  “正因为你是这样的的来历我们才那么好奇啊,才来了智之国三年就能当上守护者,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道歉之后叶开又忍不住感慨:“果然审判者带出来的就是不一样啊!不愧是智之家族最顶尖的异人,短短三年就把一个普通人类训成了守护者!”

  “审判者的手段实在是太……”欧阳煜说着嘴唇忍不住蠕动了两下,似乎是在颤抖,“……实在是太变态了!”

  那高难度又密集的魔鬼式训练,欧阳煜这辈子都忘不了,一直以来他对审判者都是仰望的态度,自从三年前那场训练开始之后,不但每每见到审判者他都是满心恐惧,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现在,听到审判者或者慕雪蒓洁这几个字眼他都腿抖!

  “要不变态,你现在都没能担任上守护者的职位吧?”一旁的吕溪听了欧阳煜的话,忍不住奚落道:“人家一小姑娘都没见说什么呢,你一考试不及格的人还好意思抱怨?你知道有多少人对于审判者的指导梦寐以求吗?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小心引起公愤!”

  “就是,当初我们这一批守护,唯独你一个没及格,身为你的朋友脸都丢尽了!”叶开也附和道。

  不是同一期的沐风在一旁听得挺乐呵,还嫌两人合起伙来的打击不够热闹,又给他补了一刀:“这事我知道,当初一起训练的有好5个队吧,当时带队的还都是智之国顶尖的高手,本应该十拿九稳全员通过才对,但总有一个人拖后退,没有哪次训练是一次就能通过的,把那几个顶尖高手气得够呛”

  “可不是!”叶开一说起这个就来劲,语气里是满满的嫌弃,“一个队就五个人,他凭着一己之力就将我们整个队的平均分拉低了十多分,每次拿的都是史上最低分数!”

  “还有呢,按队评分的时候,每次我们队加训都是他害的!”吕溪补道:“整个就是一个拖拉机,专门拖后腿的!”

  “哎哎哎!打住啊!”听到别人揭短,欧阳煜非常不愿意,“差不多得了!”

  “得不了!”吕溪愤怒地指着欧阳煜,“我吕溪这辈子最大的污点就是晋升守护者那次训练的败绩,那都是拜你所赐!我抱怨多少都不过分!”

  “我也是”叶开也愤然地指着欧阳煜说道:“你!已经连同我那段污点成绩一起被我拉进了黑历史!”

  “记着,要是有人问你这辈子最对不起谁,你想到的首先就是我们!!”

  “对!”

  吕溪和叶开愤愤不平地盯着欧阳煜,都快把他盯出了一个窟窿,而被扒丑事的欧阳煜被两人说得又羞又愧,愤怒地‘啪’的一声拍桌而起,“我要和你们绝交!!”

  “这句话几年前我们已经送你好几遍了”叶开道。

  “想当初,你还丧着脸拉着我俩裤管不让我们割袍断义大义灭友,现在有了新队友就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了?”吕溪接下叶开的话头继续说道:“果然是个重色轻友的禽兽!”

  “不不不”叶开连连摇头“他对不起禽兽这个名称”

  往人家心口插刀是沐风喜欢干的事情,他瞅准时机补道:“所谓的禽兽不如?”

  叶开和吕溪异口同声:“正解!”

  “你!你们……!!”欧阳煜被这几个人气得快呕血。

  林亚妮和欧阳思老早就吃饱了,看着几个人互掐得起劲也没打扰,两人都在一旁捂着嘴偷笑。

  “要笑就笑,憋死了我不负责!”欧阳煜咬着牙,恶狠狠地冲着两个不但袖手旁观还幸灾乐祸的前伙伴和前队友说道。

  “哈哈哈哈!”

  此话一出,本来就忍得肩膀抽筋的欧阳思立马捧腹大笑,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了,林亚妮银铃般的笑声随后漾开,原本就热闹的自助餐馆被爽朗的笑声衬托得越发温馨,像是一股暖流,流入了每个人的心底。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出自陶渊明。杂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楼上住着个铁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楼上住着个铁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