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围观城墙的人们
窗格水墨2019-12-30 18:213,141

  黑色的夜显得那一排发着光的街灯特别亮。

  半夜四点半。

  纵使是夏天太阳也起不来这么早,黎明之前的黑暗最为黑,除去灯光照亮的那一块地方四周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站在这里,更能体会到黑夜的恐惧,除此之外,还能看到远处的远处,黑暗之外的远方那快速升起又快速落下的红光。

  ‘踏踏踏’

  轻微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黑夜里特别响亮,像是人穿着黑皮鞋轻踩在了鼓面上,很轻很轻,带着一股温和。

  ‘踏踏踏’

  脚步声由远及近,逐渐看清了那位从黑暗当中走来的人,等到他走近时才发现,那人脚上穿的真就是一双皮鞋,这个发现让人觉得诧异,因为那人脚步不停,走得很快,而脚步却放的极轻,要不是四周是寂静的黑夜,很难听得出来这种轻微的摩擦是皮鞋跟踩踏在地上的声音。

  像是蒙上一层棉布的脚步轻又快,路灯只来得及在他肩头撒下一抹光晕,那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街道最深处。

  H市是一个三面环水的城市,由于这里三面环江,海产业特别发达,这里的港口每天都有数不清的船只进出,而那些不走水运的东西都会从城市西面运输出去。

  H市和别的市交界的地方竖着一座城门,城门宽三百米高三百米,像一座屏障一样将H市保护在内。

  白天,这庞大城墙之下涌动着无数车辆,货车们拖着一车车海产物奔向各个地方,这个时候,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来人都喜欢登上这高高的城墙,站在三百米高的城楼上看着底下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往来不息的人群,要是碰上个好天气,能在城墙上待到傍晚时分,你就会在那里看到一个颇为壮观的日落。

  当夕阳斜斜却直直打在城墙头上,照耀着城楼顶上那颗玉色大圆球,这一刻,如果正好站在城楼正中,你就能当一回太阳神,体验一把阳光尽围绕我旋转的奇妙之感。

  可惜,现在是漆黑的夜。

  H市一过晚上9点就会将这扇唯一通往外界的大门关闭,直到清晨6点才开启,白天络绎不绝川流不息,街道上车辆仿都被拥挤得重叠的街道晚上却是一片安宁,就连各大港口都停息了那些忙碌了一天的机器,陷入了一阵祥和。

  H市因为这一点被称为了‘白天之城’。

  但今天,黎明的前一刻并不像往常一样寂静,通向外界的城门前闪烁着阵阵红光,一条条在空中流窜的红色长条像是一团团火光,在空中飞舞的时候像是打到了某种物体,一发即散,然后迅速包裹成一个圆圈,似乎是在将某种东西困在其中。

  无数红光升起、散开,围住某些东西之后再继续往上升,速度不慢,只比烟花慢了那么几秒,升到空中之后像烟花一样猛然炸开,那被包裹着的东西随着红光炸开的同时也露出了它真正的面目,是一团快要和黑夜融为一体的黑色液体,火光映出了它那漆黑的颜色,不过一秒,它就跟着火焰遗失殆尽。

  数颗红光彼此起伏地升起又炸开,如此的大的动作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就像是再看无声电影,放眼望去只看得到漫天升腾的红色烟花却听不见其发出的声响。

  离城墙远处的一座高桥上,一个人正踮着脚尖望着这壮丽的场景,眼前的数颗烟花映入到他眼里像是看到了惊天动地的爆炸事件,张着嘴怔愣了一会之后,那人总算记得收回他发酸的下巴,扭头却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嘿,穹!”那人朝来人打了声招呼,指了指远处不断闪缩跳跃的红光说道:“你也是来围观新来的守护者的?”

  来人穿着一身高中生的校服,从白色衬衫上只松松系了一下的领带中看得出他对这身衣服的态度非常敷衍,他两手懒懒地插在口袋往前走了两步,黑色的校裤之下踩着的皮鞋走路没发出任何声音,桥上的灯光打下来,刚好让人看清了他那张英俊的脸。

  那是一张精瘦的脸,刀削的五官上皮肤紧致,皮肤并不是很白,灯光之下是健康的小麦色,姣好的一双眼睛懒懒地半瞌着,高挺的鼻梁之下那张略薄的嘴唇弯着一个弧度,却让人觉得这笑不是带着是嘲讽就是玩味的感觉。

  “这次来了个什么货色?”那个叫做穹的人走近栏杆,只朝城墙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漆黑眼眸里总带着一种提不起兴致的玩味之感。

  “厉害的货色!”那人说话的时候还攀着桥栏往远处看了一眼,“不比欧阳煜差,说不定还比他高上一截!哎……”那人说着就感叹起来,“好不容易快盼走了一个欧阳煜,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个厉害家伙,看这灵力冲天的架势又是个生猛的料,估计不是金刚就是猛男!你说H市本来就是个清闲得鸟要生蛋的城市,智之国为什么每次都要派个这么强的守护者来这干嘛?!”

  不为人知的五大系国是拥有着灵力和异能的国家,这里的人能呼风唤雨,可以撒豆成兵。

  五大系国分别为:极寒的冰之国,极热的火之国,树林成荫的木之国,高山流水的火之国,寸草不生的木之国,以及拥有着至纯灵力神幻莫测的智之国。

  智之国神秘,却强大。

  几百年前这个国家忽然就强盛起来,在战乱纷飞的异人互斗的乱世之中变成了鹤立鸡群的存在。

  它建立了【和平条约】,束缚住了智之国以外的四大系国,平息了那日渐趋上升的战火,让那几个明争暗斗的国家息事宁人,给各国的百姓带来了安宁。

  它还在国内挑选出一批杰出人才进行编制,成立了智之家族,由其中最杰出的三个人带领人,去决策、去执行,去审判那些违背【和平条约】的人。

  智之家族的每个成员分配到每一块地方,变成了这一块区域的守护者,他们负责守护和平条约的内容,听候智之国三大守护王牌守护的调遣。

  因为担心和其他国家的异人有过多牵扯而发生偏向,守护者们每五年就要换一个责任区,这阵子恰好就是智之家族的欧阳煜镇守H市满五年的日子。

  “你就不能理解成这就是智之国最弱的守护者么?”穹淡淡往远处一撇,回过头来玩味地看着旁边的人。

  “哎你这说的!是想拉仇恨吗?”那人眼黑珠子一翻,顿时换成了眼白。

  “我又不是智之国的,我拉什么仇恨?”

  “哎……”那人丧气地叹了一声:“我要是也出生在智之国多好,半路被捡回去也成啊!”

  “捡回去的前提是你必须是孤儿,你是想来批恶人把你们木之国灭了还是想亲自去杀了爹妈?”

  “呸呸呸!你怎么说话呢!”那人被踩了逆鳞般跳起来:“咒人国破家亡的都不得好死的知不知道!”

  “这可不算咒,是你说想让智之国捡回去的”穹说完之后也没等回答,转身就走下了楼梯。

  “哎,你去哪?”后面的人撑着栏杆冲他喊道:“城墙那边设了结界,你进不去的!”

  那个叫穹的人也不知听没听到,皮鞋踩出轻微的声响继续往下,背着的手很敷衍抬了一下。

  红色的火光在城门之内升起又散开,烟花般散落。

  每一缕漂浮着的红光都像是有生命般,撞上空气的某一个点之后自动裹成一个圆圈,载着漆黑的液体升空炸开时像是一位位英勇就义的军人,燃烧着它最后的火焰之后再变成尘埃落入泥土。

  除了站在高桥之上的那个人之外,还有许多潜伏在H市的异人站在别的高处看着这颇为壮观的场景,对于这种撑起结界的打斗,站在远处的制高点上观看才是明智的选择。

  智之家族设立的结界坚不可摧,浪费力气去破坏守护者的结界,能不能成功还另说,真成功了里面胜负也已经出来了,这个时候进去就只有吃炮灰的份,还有可能被里面的守护者一顿毒打,所以不会有哪个傻子生出穿过结界近距离围观的想法来的。

  世事无常,此时就有一个傻子想要勇闯那道透明的结界,站在高处那些人看到那逐渐靠近结界的人影之后都像是看热闹一样瞅着那傻子,就等着他下一秒被绞烂手或者被结界弹开。

  让人失望的是,‘傻子’只在结界跟前站了两秒,随后懒懒地从兜里抽出一只手快速划了几道,接着又在众人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像箭一样快速穿过了那道透明的结界,他进去后,身后那道白色的结界闪了一下就继续泛着白光,又变成了那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那人除了滑动的手势和穿过结界那一瞬间很快速,其他动作都很懒,透着一股散漫,穿过结界之后更像是散步一样继续往里走着,看得那些高处围观的人目瞪口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楼上住着个铁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楼上住着个铁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