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雪渐停
三千晴空2019-10-23 10:473,204

  宋慈打了一个呵欠,然后转身看着韩胜男,然后伸了一个懒腰,诧异的道:“现在这么晚了,我当然是要回去睡觉了,还可以再睡两个时辰呢!”

  “你回去睡觉?”韩胜男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宋慈,现在案子连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个时候,宋慈怎么还能够睡得着?

  “如果不好好休息的话,我怎么可能有精力去查案呢?”宋慈看了眼韩胜男,然后潇洒的挥了挥手,接着朝门外走去。

  走出房间之后,外面弥漫的风雪并未曾稍微削弱一点,一股寒意扑面而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韩胜男无奈的看着宋慈离开,然后坐到了椅子上,徐泰走上前来,对韩胜男低声道:“韩司直,要不,您也去休息一下吧!我调几个兄弟过来,先在这里盯着!”

  这次韩胜男原本是去缉捕一群江洋大盗,所以人手倒是带得不少,所以才能够一边封锁住客栈,一边还能够让人盯住刘三等人。

  韩胜男想了想,还是轻轻摇头,然后低声道:“不用,你找人看住小荷,刚才我与宋公子的分析,小荷都听到了,如果让她传出去,案子可就不好办了!”

  刚才她和宋慈分析案情的时候,小荷就在耳房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凶案,韩胜男可以肯定小荷绝对没有睡着,所以她和宋慈的对话,小荷肯定听到了,这就必须找人盯住小荷才行,否则的话,要是案情分析泄露出去,凶手就可以更好的掩饰,甚至直接将目前已经暴露出来的线索都给毁灭掉,那样的话,案子就会进入到死胡同里。

  徐泰连忙点头,低声道:“遵命,韩大人放心,我这就去吩咐‘手下的兄弟们,让他们看紧点这个小荷,绝对不会让她随便乱说的!”

  “好,接下来,我们就先等着吧!看看宋公子那边,到底有什么计划!”韩胜男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按住了眉心,轻轻的揉了两下,就这么坐在椅子上,等着天明。

  宋慈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将烛台上的拉住点燃,然后伸了一个懒腰,直接倒在了床上,不过他并没有入睡,而是双手交叠,枕在脑后,在脑海里仔细回想今天所有的细节,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这件案子的来龙去脉,他已经在心里有了自己通盘的考虑,现在所需要的只不过就是线索罢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让张虎冒着风雪前往临安府,调查沈大牛的原因之一。

  宋慈苏醒的时候,外面的风雪已经停了,他掀起身上的被子,然后将房门推开,雪停之后,又是一个好晴天,昨天因为风雪困在客栈里面的人,今天应该就会陆续的启程,所以如果今天不能够‘将案件了结的话,那么麻烦就大了。

  若是有人执意要离开的话,他们也无法将被人强行留下,但如果这些离开的人里面,有真凶的话,那么到时候肯定无法再找到真凶的下落。

  且不说大宋国土辽阔,只要对方往北边一跑,就算大理寺的高手,也只能望而兴叹。

  “宋公子,宋公子,您醒了没有?”这时候,房间外面传来了徐泰的声音。

  “已经醒了,可是又有什么线索了吗?”宋慈笑着对徐泰回答了一句。

  徐泰笑着道:“这倒没有,不过我们韩司直请宋公子您过去一叙!”

  “好,等我一会,我马上就来!”宋慈点了点头,起床之后,韩胜男肯定会请自己过去,这点宋慈是早就猜到了的,所以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那好,我就这么先去回复韩司直了!”徐泰说完之后,门外就传来了他的脚步声,然后脚步声逐渐远去。

  “小二!”

  宋慈将房门打开,然后高喝了一声。

  紧接着,昨晚那个做事机灵的小二立刻就过来了,他弓着腰,脸上一副讨好的笑容,然后对宋慈问道:“宋公子,您有什么吩咐?”

  “打一些热水来,我要洗脸!”宋慈淡淡的对小二说了一句,然后他看了小二两眼,皱着眉头问道:“你可是沈大牛?”

  小二原本正转身,准备去给宋慈打热水过来,听到了宋慈的这句话之后,他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宋慈,低声道:“宋公子,您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哦!昨天掌柜的随口提了一句,说有个伙计最勤勉,很看中他,我觉得这家客栈的伙计里面,就数你最机灵,所以觉得这个沈大牛应该就是你!”

  沈大牛对宋慈竖起了大拇指,诚恳的说道:“宋公子你真的好厉害,我的确就是沈大牛!”

  说完之后,沈大牛就转身去给宋慈提热水,然后消失在宋慈的视线里。

  片刻之后,沈大牛提着热水回来,然后一边给宋慈房间里的木盆里面倒水,一边笑着问道:“宋公子,昨天晚上,听说有猫妖杀人,现在客栈里面人心惶惶,好多客人都准备等路面冻踏实了就走,宋公子,您说韩大人什么时候才能够答应让客栈解封啊!”

  宋慈抬起头,看了眼沈大牛,发现他的脸上的神色十分的坦然,看起来就好像是真的无意中问出的这个问题。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不过应该快了,我等会去帮你问问韩司直好了!”宋慈洗漱完毕之后,笑着对沈大牛说了一句,然后就迈步走出房间,去找韩胜男。

  沈大牛站在宋慈的身后,手里端着热水,他看着宋慈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一抹奇怪的神色。

  宋慈来到发生凶案的那个房间时,韩胜男正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拄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用手背托着香腮,就那么靠着椅子睡着了。

  别说,此刻熟睡中的韩胜男,看起来与平常完全不同,显得温柔恬静,完全不是平常那种气势汹汹的样子。

  想到韩胜男一个女儿身,终日里在大理寺这样的地方打滚,如果身上连一点煞气都没有的话,也的确很难震慑住这些大理寺的老油子们,所以她才会每天都摆出一副男人婆的样子。

  想到这点,宋慈顿时有一种想要伸手将韩胜男微微皱起的眉头给她抚平的冲动。他走到了韩胜男的身边,慢慢的伸出手,朝着她的俏脸上抚摸过去,想要抚平韩胜男紧紧皱起的眉头。

  就在这时候,韩胜男却是冷哼了一声,然后吓得宋慈一下就仿佛被毒蛇咬到了似的,飞快的将手收了回来。

  刚才韩胜男的这一声冷哼,让宋慈以为韩胜男已经苏醒,结果宋慈等了一下,发现韩胜男根本没有半点要苏醒的样子,好像刚才的冷哼,只是因为她梦见了什么,正在说梦话而已。

  宋慈连忙凑了过去,然后想听听韩胜男到底会说什么梦话。

  “宋慈,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敢小看我!”

  “宋慈,你给我等着,我肯定会抓住这个凶手的,没人能够小看我韩胜男!”

  “装神弄鬼,读书人都是这样,要是可以,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宋慈,你吃我一拳!”

  ……

  韩胜男睡得迷迷糊糊,结果三句话不离宋慈,将宋慈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想到韩胜男居然对他的意见这么大。

  他在心里暗暗的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似乎要想办法缓和一下和韩胜男的关系了,以后最好不要再那样嘲讽她,毕竟韩胜男可是有官身的人,而他现在还只是一个书生罢了,就算是太学里面的学生,没有官身,也依旧只是平民。

  想到这里,宋慈连忙转身朝客厅外面走去,准备在外面轻轻咳上两声,先惊醒韩胜男,然后再进来,这样的话,应该就不会感觉到尴尬了。

  但是宋慈却并不知道,就在他转身朝门外走去的时候,韩胜男却悄悄睁开了眼睛,然后看着他的背影,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刚才宋慈伸手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惊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想看看宋慈到底想做什么,谁知道就感觉宋慈的手,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所以最后眼看着宋慈的手指就要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她这才轻轻的咳了一声。

  然后她就想故意戏弄一下宋慈,所以才会故意说出了那几句梦话,结果没想到宋慈居然真的被吓到了,而且还转身往外走。

  宋慈自然不清楚其实韩胜男正笑吟吟的在背后看着自己,他走到了外面之后,这才转身,然后轻轻的咳了两句,紧接着,就看见之前还在睡觉的韩胜男,一下就苏醒过来,摆出端庄的坐姿,轻轻的咳了一下,这才对他说道:“宋公子,你来了就直接进来,不用在面等着通报的!”

  宋慈想到自己刚才就是直接进去的,顿时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然后轻声道:“韩司直,你刚才让徐泰这找我国来,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情?”

  “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我们时候放行,让客栈这里滞留的商旅离开!”韩胜男也显然想到了客栈里面的商旅都已经想离开十里铺这个问题,所以才特地找宋慈过来商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