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七宝奁的下落
三千晴空2019-11-03 09:143,152

  宋慈看了看神色幽然的小荷,轻轻点头道:“没错,他一个人远走高飞,否则的话,前脚这里发生了猫妖杀人的案子,他后脚就来给小荷赎身,万一让有心人注意到,那该怎么办?再说了,与其将这些钱分给小荷,为什么不自己一个独吞呢!”

  “难道他不担心小荷说出真相吗?”韩胜男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所以追问了宋慈一句。

  “他当然有信心小荷不会说出事情的真相,因为这可是斩立决的死罪,除非小荷想与他同归于尽,否则的话,绝对不会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小荷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不会忍心伤害他,甚至他给大猫爪子涂毒准备杀人这件事情,我猜小荷应该也不知道!”宋慈无奈的苦笑,这起案子,说到底,就是小荷被贪得无厌,薄情寡性的柳乐家给骗了,也算是遇人不淑的一种了吧!

  韩胜男听到宋慈的话之后,转身看着柳乐家,沉声道:“说,是不是像宋公子猜测的这样,你得到七宝奁,就准备远走高飞?”

  小荷抬起螓首,看着柳乐家,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似乎正在等着柳乐家的回答,她不敢想,如果柳乐家的回答的确如宋慈的预料,那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柳乐家没有开口,但是却轻轻的点了点头,证实的确如宋慈所说,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带着小荷一起远走高飞的打算。

  “畜牲!”

  韩胜男低骂了一句,虽然这件事情,小荷也有很大的问题,但是柳乐家为了得到七宝奁,不惜哄着对他情深一片的小荷犯下了将会斩立决的大罪,而且还早早就做好了要抛弃小荷的打算,真的是禽兽不如,令人不耻。

  陈侍郎却还在惦记着他的七宝奁,沉声道:“你们能不能问点重要的东西,我的七宝奁究竟在什么地方?”

  韩胜男转头看着宋慈,柔声道:“宋公子,那只大猫,你究竟是让张虎从什么地方找到的?”

  宋慈微微一笑,轻声道:“其实很简单,你们想想,柳乐家冒充的是贩卖布匹的行脚商,他当然只能够将这只大猫藏在装着布匹的牛车里面了,箱笼四周堆上布匹,加上这些货物都放在后院,自然没人会注意到里面还藏着一只大猫!”

  “原来那只大猫居然藏在这里,真是没想到啊!”韩胜男听到了宋慈的话之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呼,如果没有宋慈提醒的话,说实话,她还真想不到这一点。

  “原来这就是猫妖的来历啊!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宋公子真是厉害,一眼就能够看穿猫妖的虚实,换乘成是我们,怎么都想不到那个柳乐家还有这样的手法!”

  “这就是人家宋公子为什么这么厉害的原因,没看见那个韩司直都对宋公子这么推崇嘛!可见宋公子是真正有大本事的人!”

  “没错!你们看这个妖猫杀人案不要觉得简单,要是没有宋公子出手的话,可未必能够被侦破呢!”

  ……

  站在外面看热闹的那些人,都纷纷对宋慈竖起了大拇指,这么诡异复杂的一件案子,宋慈却能够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解开谜团,抓住凶手,这也实在太厉害一点了吧?

  “你听到没有,他们都在夸奖你厉害呢!”韩胜男走到宋慈的身边,低声对宋慈说了一句,一股淡雅的馨香立刻从韩胜男的身上传了过来。

  宋慈笑着看了眼韩胜男,轻声道:“韩司直,这次的案子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破获,都是因为韩司直您领导有方,宋慈的一些愚见,也都是因为受到了韩司直您的提醒,所以才能够有所收获!论起来,这桩奇案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破获,首功当然是韩司直您的,我们都不过只是在旁边小小的协助了一下而已,根本不敢居功!”

  “你这是想将功劳让给我吗?为什么要这样呢?”韩胜男诧异的看着宋慈,不明白宋慈为什么连这样的功劳都要推出去?

  宋慈微笑着看了眼韩胜男,轻声道:“韩司直,我的理想可不是做一个仵作和捕快,这样的功劳和声明,对我来说,无用啊!”

  韩胜男听到了宋慈的话之后,立刻就明白了,宋慈想要的,并不是给别人留下一个善断案的名字,否则的话,就算将来他中了进士,可能一辈子都会和刑名脱不开关系,所以宋慈才会拒绝在这件案子上留名。

  “我明白了,上报案情的时候,我会将你摘出去的,这起案子,从现在开始,就全都是我们大理寺的功劳了!”韩胜男沉默了片刻之后,低声对宋慈说了一句。

  宋慈脸上泛起笑意,轻轻的对韩胜男点了点头:“韩司直,那就真的太感谢了!”

  “我说,你们两个人到底有完没完,能不能先帮老夫我找到七宝奁再说?”那边陈侍郎早已经等得心急,看见宋慈和韩胜男好像完全没有要帮他去找七宝奁的想法,立刻站了起来,朝着他们两人高喝。

  宋慈看了眼陈侍郎,微笑道:“陈大人稍安勿躁,我这就来问问柳乐家,看他究竟将七宝奁藏在了什么地方!”

  陈侍郎听到了宋慈的这句话之后,这才气呼呼的坐下,刚才看着宋慈和韩胜男在哪里窃窃私语,他真的有一种感觉,好像宋慈和韩胜男都不想再帮自己去找七宝奁了似的。

  韩胜男也轻轻点头,然后朝着柳乐家走去,准备询问柳乐家,这时候宋慈却抢先一步,走到了她的前面,然后回头对她微笑道:“韩司直,还是让我来问问他吧!”

  “宋公子,你确定吗?刑讯这方面,我们大理寺可是行家啊!”韩胜男不解的看着宋慈,想不明白,难道宋慈连刑讯之类的事情都很精通吗?

  “刑讯我倒是不了解,但是我相信柳乐家应该会说出七宝奁的下落!”宋慈嘿嘿一笑,走到了柳乐家的面前,然后低声道:“说吧!你将七宝奁藏在了什么地方?”

  柳乐家咬着牙,然后摇头道:“宋公子,我这次算尽了所有的事情,就是没有算到你,所以我柳乐家认栽,但是,你们休想知道七宝奁的下落,总之,它就在这个客栈里,有本事你们就去将客栈拆开来找啊!”

  “柳乐家,我来问你,是让了让你免遭皮肉之苦,你想想,你若是落在了大理寺的这些人手上,后果会有多惨,到时候生不如死啊!你犯下的这个案子,横竖都是斩立决,没必要死前再受一道罪了,所有你想清楚一点,到底要不要说出七宝奁的下落?”宋慈对于柳乐家的态度也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对他问了一句,然后等着柳乐家做出选择。

  柳乐家听到宋慈的话之后,顿时脸色惨白,然后他有些惊恐的看了眼宋慈,但是最后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冷笑道:“宋公子,你这么厉害,那就自己去将七宝奁找出来啊!我柳乐家,就算会受尽你们的折磨,也绝对不会说出七宝奁的下落,你想从我的嘴里知道七宝奁究竟在哪里,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宋公子,我早就说过,这个人冥顽不灵,你还是让我来吧!我保证让他说出七宝奁的下落!”韩胜男看见了柳乐家面对宋慈还是一副如此嚣张的样子,顿时就生气了,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心里气的究竟是什么?

  “不用!”

  宋慈举起手,示意韩胜男不用开口,然后他笑着看了眼柳乐家,低声道:“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七宝奁应该就在牛车上对不对?”

  “你,你怎么……!”

  柳乐家听到宋慈的这句话之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情不自禁的回了宋慈一句,但是话说到一半,这才想起不对劲,立刻就闭嘴没有继续说下去,仿佛只要他闭上嘴不说,就算宋慈知道七宝奁被藏在牛车上,也很难找出来。

  “宋公子,你怎么知道七宝奁在牛车上,张虎,你刚才去找猫妖的时候,有没有搜索柳乐家的牛车,有没有发现七宝奁?”韩胜男先是低呼了一声,然后这才转头看着张虎,沉声对张虎低喝了一句。

  张虎连忙抱拳行礼,低声道:“韩大人,属下刚才搜查牛车的时候,只发现了猫妖,并没有发现别的东西!”

  “韩司直,你不用问张大哥了,他如果发现了七宝奁,绝对不敢私藏的!”宋慈微微一笑,接着对正在用不解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韩胜男解释道:“我之所以猜测七宝奁就在牛车上,第一,柳乐家能够藏匿七宝奁的地方其实很少,就那么几个,除了客栈里,就是牛车上,第二,他刚才故意将我的思路往客栈里面引,这正说明了他不想我去追查牛车,再说了,找猫妖的时候,牛车已经被搜查了一遍,一般人都会觉得,既然牛车已经搜查过,那就没必要再次搜查,他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将七宝奁藏进了牛车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