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迷雾重重
三千晴空2019-10-20 13:323,187

  宋慈看了看一副欲言又止模样的韩胜男,不耐烦的道:“韩司直,你究竟在上面看到了什么?怎么会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

  “屋梁上,有猫留下的爪印,你还是先给我说说,猫的爪印一般有多大?”韩胜男有些忸怩的对宋慈说了一句,虽然透露了一点线索,却并没有说清楚。

  “这还不简单,让人在客栈里抓两只猫看看,不就清楚了吗?”宋慈无奈的看了眼韩胜男,然后低声道:“我平日都在苦读,那里有时间去与猫玩耍,你问我这个问题,真的是问错人了!”

  韩胜男白了宋慈一眼,轻声道:“屋梁上的猫爪印,很大,绝对不是一般的家猫能够留下来的!”

  “有多大?”沈恪听到了韩胜男的话之后,诧异的朝着她看了一眼,韩胜男想必也不是没见识的人,但是 就连她都说猫留下的爪印很大,那就应该真的是很大了!

  韩胜男想了想,直接伸出手,给宋慈比划了一下,然后轻声道:“应该有这么大!”

  “韩司直,你确定你没有看错?”宋慈看见韩胜男比划的猫爪印之后,忍不住对她问了一句。

  因为韩胜男比划的爪印,足足有半个成年男子的手掌那么大,以此推测,拥有这么大手掌的猫,那该有多么大,岂不是和成年人差不多,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猫?

  韩胜男轻轻摇头,很认真的对宋慈说道:“绝对没有看错,只会比这个更大,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搬梯子上去看看!”

  看见韩胜男如此坚持,宋慈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恰好这时候韩胜男也正朝他看过来,韩胜男的目光,好像是在对他询问,莫非这件案子,真的是猫妖所为?

  宋慈沉声道:“凶手狡诈,故布疑阵想要干扰我们的调查,我还是那句话,猫妖岂会觊觎七宝奁,就算真是猫妖,你身为大理寺司直,也理应将它缉捕归案!”

  韩胜男一阵汗颜,她刚才是真的有些动摇,所以才会用目光对宋慈询问,此刻听到宋慈这番话,立刻犹如被当头棒喝似的,立刻就从刚才的那种对自己判断的怀疑状态里清醒过来。

  她用力的轻轻点了点螓首,低声道:“你说得没错,就算是猫妖犯案,撞到我的手上,也肯定跑不掉!”

  “司直大人,陈侍郎的护院头领已经带到了!”张虎的声音,从房间外面传来。

  “走吧!我们先出去问问这个护院再说!”宋慈看了眼韩胜男,提起风灯,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韩胜男连忙跟上,低声道:“你想找这个护院问为什么?”

  “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宋慈卖了一个关子,然后对韩胜男微微一笑,继续朝屋外走去。

  两人从凶案现场出来,却发现陈侍郎居然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那个老管家还在这里等着,张虎身边还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应该就是陈侍郎的护院头领,负责这次互送陈侍郎乞骸骨归乡养老。

  老管家看见宋慈和韩胜男出来,立刻笑着道:“两位,我家老爷身子骨不太好,禁不住风寒,也熬不得夜,所以他先去休息了,两位有什么问题想知道的,都可以问我,就不需要再去打扰老爷休息了!”

  宋慈听到老管家的话,无奈的与韩胜男对视了一眼,虽然说陈侍郎已经辞官,但也绝对不是他们两人能够轻慢的。

  之前韩胜男可以对陈侍郎不假辞色,那是因为怀疑陈侍郎涉嫌杀害桃香,但是现在陈侍郎可说已经没有嫌疑,所以绝不能再将陈侍郎当成凶手来看待,面对陈侍郎的倨傲,他们两人也只能够忍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宋慈走到那个护院头领的身前,先是打量了他两眼,然后对他问道:“昨晚陈侍郎入住时,有车马十架,都是你们负责守卫吗?”

  “小的刘三,祖上曾在西军效力,自幼习得一些刀枪棍棒上的本事,也一直靠这个讨生活,这次陈侍郎一家老小,还有财物,全都由我和我手下的兄弟们负责!”刘三看起来煞是豪爽,笑着对宋慈抱拳行礼,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身世来历都说了出来。

  韩胜男也不明白为什么宋慈要询问刘三,她对宋慈解释道:“临安府中有许多人都靠这些生意过活,他们都是一些良家子,而且家室都在临安府,应该不会有问题!”

  宋慈冷哼道:“侠以武犯禁,他们固然在临安府里面老老实实的,但是一身武艺,谁知道他们出了临安府之后,做过什么,会做什么?”

  韩胜男听到宋慈的话,顿时俏脸微微泛红,然后低声反驳道:“你这是偏见,我也会武艺,难道我也是坏人?”

  认真说来,虽然她是大理寺的司直,但也属于侠以武犯禁的范畴,也在宋慈刚才那句话的打击范围之中。

  宋慈却转头对韩胜男微笑道:“韩司直怎么能够与这些人一样,韩司直你是忠良之后,世人敬仰,断然不可能做那些鸡鸣狗盗之事!”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韩胜男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宋慈,她在宋慈面前从未透露过自己的身世,所以实在想不明白,宋慈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宋慈笑而不语,韩胜男不仅是女儿身,而且年纪轻轻就能够做到大理寺表奏议司的司直,如果说朝中无人,绝对不可能,再想想韩胜男一身武艺,过去的名臣之中,以武闻名的人,她的身家背景,自然也就呼之欲出,这个真的不难猜到。

  更何况,刚才他那番话只是试探而已,原本至于七成的把握,接过韩胜男的反应,直接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现在已经可以十成十的肯定了。

  刘三看着宋慈和韩胜男在那里打哑谜,忍不住高声道:“两位大人,冤枉,真的是冤枉啊!你们可以去临安府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刘三做事最讲究一个诚信,这么多年,南来北往,从没有出过事,两位大人,你们可不能够乱说啊!”

  “你不要激动!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宋慈转头看着刘三,对他微微一笑。

  刘三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宋慈悠悠的问道:“这次陈侍郎的小妾桃香被人杀害,七宝奁遗失,你们岂不是要负责赔偿?”

  刘三苦笑道:“大人,您说笑了,如果真的是有强人剪径,或者有杀手刺杀,出了事情,我们肯定负责赔偿,但陈侍郎那位如夫人,不是被猫妖所杀吗?而且传说那个七宝奁,也是猫妖偷走,我们只能够对付人,可没办法抓妖啊!这位大人,这次的事情,您可千万别想赖到我们的头上,这件事,不管去什么地方说理,我都不怕!”

  “是人是妖,总会见个分晓的!”宋慈深深的看了眼刘三,然后转身,朝着老管家走去。

  “老管家,我问你,这次侍郎返乡,带了多少财货?”宋慈轻声对老管家问了一句。

  老管家脸色微微一变,转头看着站在宋慈身后的韩胜男,似乎有些顾虑,不想开口。

  “放心,韩司直可不管这些!你只管说就是了!这里又不是大理寺,你说了,我们也不会记录在案,签字画押!”宋慈笑着安抚了老管家一句。

  然后他转头看着韩胜男,笑着道:“韩司直,你看看你,把老管家都吓得不敢说实话了!”

  他一边说,一边对韩胜男递眼色,韩胜男立刻就反应过来,对老管家说道:“我只负责刑名侦缉,你尽管放心说!”

  老管家松了一口气,然后低声道:“老爷的十架车马里面,除了衣物,书籍之外,有两辆车上装的是锦缎和金银,但是真正值钱的珠宝,都在七宝奁里面,由桃香夫人贴身看管,老爷说,桃香夫人对这些珠宝视若性命,每晚都要将七宝奁放在枕边,才能够安然入睡!”

  “‘没想到那个七宝奁看起来不大,但是却这么值钱!”韩胜男听到老管家的话之后,也是轻呼了一声。

  她看着宋慈,低声道:“可是,你问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现在要找的不是七宝奁里面的财货,而是抓住凶手,只要抓到凶手,自然能够将七宝奁找回来!”

  “说得有道理,你现在这里等一会,我有些内急,要出去一趟!”宋慈拍了拍手,然后笑着对韩胜男打了个招呼,接着转身朝屋子外面走去。

  张虎看着宋慈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之中,立刻凑上前来,低声对韩胜男问答:“司直大人,需要属下去盯着他吗?”

  “不用,你去找徐泰,和他一起请掌柜过来,顺带,再将客栈养的猫抓一只过来!”韩胜男轻轻摇头,低声对张虎吩咐了一句。

  张虎连忙点头,对韩胜男行礼之后,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刘三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韩胜男,他对韩胜男拱手行李,低声道:“大人,我可以走了吧!我那边的兄弟都人心惶惶,还等着我去安抚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