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抱忱

  猴博士气得跳了两跳,刚要说话,玛丽一摆手制止了他。

  玛丽对司机一笑说:“他不是只猴子,是……是,是一只很特别很有趣可爱的猴子,就让他上来吧,我们实在有急事,求你帮忙了,我们保证他不碍事。”

  司机瞅了瞅美丽动人的玛丽,眼睛睁大了。

  司机半讨好地说:“好了,看在这位漂亮小姐面子上,让它上来吧,谁叫它有这么一位漂亮的主人呢?”

  猴博士一听,气得两只猛烈挥动的“手臂”哆嗦起来了,嘴唇也直打颤。

  迈克赶紧附耳对猴博士轻声说:“博士,我们有大事要干,您就委屈点,千万别说话,有话下车说,这里一说就露馅了。”

  猴博士颤抖的“手臂”,这才松下来,鼻子里哼了一声。

  猴博士轻轻嘟哝了一句:“妈妈的,没法儿,下回变只漂亮的母猴吧。”

  几个人上了车,迈克居右,玻尔居左,猴博士坐玻尔怀里,爱央斯坦猴坐在当中。车开了。

  司机问玛丽:“小姐,你们去那儿?”

  玛丽:“爱迪生电视台,要快!”“好嘞”,司机答应一声,踩动了油门,车开走了。

  车飞速行驶,一会儿工夫就到了电视台门口。几个人下了车。

  迈克付了车费,司机把车开走了。他还不忘了回头张望一下猴博士,冲他还扮了个鬼脸,猴博士不示弱,也龇牙冲他扮了个鬼脸。

  迈克领先走向门口,余下的人跟在后面。

  看门人走过来和迈克握手。

  迈克问:“希特拉台长在吗?”

  看门人:“在,你们请进吧。(看门人向后看了一眼)怎么有只猴子?”

  迈克低声对他说:“没办法,爱央斯坦博士非带着它,才接受采访。”

  看门人疑惑地看了一眼,说 :“好,我接通台长,你和他说。”

  看门人进屋拨电话。迈克跟进去。

  看门人把电话递给迈克,说:“接通了。”

  迈克接过电话:“希特拉台长吗?我是迈克,我给你一次绝佳的独家采访机会,我给你带来了爱央斯坦博士,对,对,就是他,不过,他要和一只猴子一起接受采访。没问题?很好,他就是喜欢标新立异。对,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迈克走出大门,领大家向里走。一行人进了电视台一层大厅。

  希特拉台长下楼正过来接他们。

  希特拉台长见了迈克,高兴地说:“迈克老弟,多谢你了!爱央斯坦博士呢?”

  希特拉台长向前一望,走上前去,和木木的爱央斯坦猴握手。

  猴博士一蹿老高:“我才是以前的爱央斯坦博士,现在的猴博士!”

  希特拉台长大惊失色,眼睛瞪得大大的问:“一只会说话的猴子?”

  迈克赶紧走过来,附耳对希特拉台长说:“老兄,一时也说不清,可能是博士新研制出的机器猴子,就听博士的话让他们一齐接受采访吧,博士一定是要搞一个大轰动。镜头要多对准猴子,博士就这么说的。今天,采访还由我和我的搭挡玛丽来作,好吗?”

  希特拉台长:“呃…呃,好吧!一切由我来安排,上楼吧。”

  一行人就全跟到了演播室。猴博士和爱央斯坦猴坐在一起。迈克亲自担任摄像,转摄像机镜头对准了猴博士、爱央斯坦猴和玛丽。

  玛丽在摄像机前一招手:“诸位观众,诸位观众,我叫玛丽,是八角大楼特别工作人员,我接受了一项极其特殊的任务,我把爱央斯坦博士从2688年找回来了,他现在变成了一只猴子。”

  迈克的摄像机对准了猴博士。

  希特拉台长吼叫着向前冲,玻尔死死抱住了他。

  玛丽停顿了一下说:“大家,别以为这是愚人节笑话,这是的的确确的真实情况,爱央斯坦博士与这只猴子换了大脑,他的大脑现在在这只猴子的头颅里,下面请猴博士讲话。”

  电视屏幕上先出现猴博士和爱央斯坦猴坐在一起的样子,接着屏幕上只出现猴博士一个。

  猴博士用力作着“手势”,发出猴子的吱吱怪叫,接着吐出人言:“我就是以前的爱央斯坦博士,现在的猴博士,我发明了一个反导弹系统,我称它为‘导弹轰天机’。”

  白宫的一间屋子里,电视屏幕上也现出猴博士那毛茸茸的脸来,一个漂亮的女实习生正好坐在屏幕前,她漂亮的脸上做出惊异万分的神情来。

  总统办公室里,中情局局长富歇正向马克。吐温总统汇报,富歇腮上的皱纹抖颤着,正紧张地作汇报,可他的眼睛闪烁着喜悦的亮光,马克。吐温总统不动声色地听着。

  富歇欣喜地说:“总统,我们已经派金童迈克、玉女玛丽去找爱央斯坦博士了,我接到报告他们已经胜利归来了,爱央斯坦博士的‘导弹轰天机’就是我们唯一的救星…”

  正说着,那个漂亮的白宫女实习生急冲冲闯进来。

  女实习生气喘吁吁地说:“总统……总统,爱……爱迪生电视台正播一个猴博士讲话……”

  马克。吐温总统瞄她一眼,没有理她,继续听富歇汇报。

  富歇:“据我们掌握的情报,‘苏国’那一边也知道了这个反导弹系统,他们正待机而发。”

  克林姆林宫苏总统办公室里,电视屏幕上也是那只絮絮叨叨的猴子,我们的猴博士。

  高大的彼什科夫总统正坐在电视屏幕前,手里点着的一只烟青烟袅袅,半遮住他阴沉沉的脸。虽然也在听猴博士讲话,看起来他很是不耐烦。

  猴博士:“我发明的和平的小安琪儿‘导弹轰天机’能长翅膀飞上天去,掐住凶神恶魔各种各样导弹的粗脖子,把它们轰到地球以外远远的‘荒岛星球’上去,对人类、对宇宙造不成半点污染、损害,和平就要降临人间,(猴博士双手举向天)天上满是和平鸽的白翅白羽毛,象雪片、雪花洒下来,多美的景象,所有的人都来看吧!(猴博士垂下手,双手张开向前伸出来)这一切只需要一小笔款子,美国、’苏国’、法国、中国、英国、印度……几个核大国一国捐一点儿就够了,才6000亿美元,一个小数字,是不是?”

  电视屏幕前,世界各地围在电视屏幕前的人全哄堂大笑,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全毫不吝吝啬地大张开嘴露出他们白色的牙齿来。他们全在想这无疑是这一年最有趣的笑话了,能和以往愚人节产生的任何一个笑话媲美。

  彼什科夫总统震怒了,他呼一声站起来,大声吼叫:“什么探测到‘超时空飞跃’?什么‘导弹轰天机’?什么猴子博士?一群烂猴子、疯子、傻子!全是饭桶!我要复仇,时候到了!”

  克里姆林宫里的那个计时器上的红色数字正迅速地变化着,由30秒变为29、28、27、26、25秒……

  爱迪生电视台演播室里,迈克、玛丽、玻尔一脸沮丧,全无可奈何地叹起气来,迈克、玛丽仰起头发出嗐声,玻尔则完全低垂下了头,希特拉台长挣开了玻尔向迈克走去。

  希特拉台长大声喊着:“迈克!迈克!”

  迈克看表,表向正当中12点走去。

  克里姆林宫里的计时器上的红色数字闪烁着,飞快地由10秒变为9、8、7、6、5、4、3、2、1……

  彼什科夫总统打开黑色密码箱,用力按下了核按钮。

  彼什科夫总统的吼叫声在空气里振荡:“攻击!攻击!全面攻击!”

  爱迪生电视台演播室里,迈克、玛丽、玻尔全闭紧了眼睛,他们什么也不想看了,他们全在想:一枚枚核导弹全从核潜艇上、井下、升起的飞机上喷着火发射出来了,地球上一个个城市很快就会被击中,比一万个太阳还亮的光闪亮,一个个炽热的蘑菇云翻腾着升起来,一个个城市刹那间毁灭了,一切生命、所有建筑、桥梁,所有文明的载体都毁灭了……地球上尘土蔽日,可怕的核冬天降临了……

  电视屏幕上,那个木讷的爱央斯坦猴突然站起来,把喋喋不休的猴博士挤到一边。

  爱央斯坦猴四平八稳地说(一改爱央斯坦平素的怪调):“我是一只来自2688年的猴子,一只超智能机器猴子,告诉你们2089年的地球人一个大好消息,对有的人也许是个坏消息:一种叫’爱滋病毒’的超强电脑病毒已经传染了所有与核导弹、导弹有关的计算机,它们永远也不能修复了——爱滋病病毒可是没药可治的!”

  演播室里欣喜若狂的迈克、玛丽、玻尔紧紧拥抱到了一起。

  本来坐下来的猴博士欢呼大叫,噌地一蹿抱住了来自2688年给人类带来和平的猴子使者,爱央斯坦猴的脖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来自2688年的猴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