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爹地
夜小妖2019-10-23 16:442,381

  六年?沈敬岩有些失神,他找了她六年,却不知道她身在何处。

  她轻轻抬头,温柔如水的目光看向陪伴了她几年的男人,“是云腾在六年的日日夜夜里陪伴我所有的痛苦和欢乐。”

  沈敬岩些微茫然的目光淬了抹痛感。

  日日夜夜?

  陪伴?

  常云腾第一次看到罗依依对他如此温柔的笑,他一时看呆了,下意识揽紧了她的纤纤细腰,再次看向对面的男人,吐出口的话也多了一丝底气和得意,“沈总,见笑,我的女朋友这几年被我宠坏了。”

  沈敬岩心底冒火,整个人似乎随时都要爆炸一般,深眸的冷戾更重了几分,伸出的手带着强势的掠夺,一把抓住罗依依的胳膊就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怀里,毫不犹豫的大步离开。

  常云腾追了几步,罗依依回头,语气依然温柔的不像话,“云腾,我和他谈谈。”

  众目睽睽下,罗依依被沈敬岩带走。

  娇小的身体被男人一下塞进了车里,没有一丝挣扎反抗的余地。

  疾驰的劳斯莱斯上,罗依依的手紧张地抓着安全带,手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接起来,口气像情人间的呢喃,“云腾,不用担心,我没事。”

  沈敬岩猛的踩下刹车,淬了冰的眸子愈发冷的逼人,“罗依依,我找了你六年,你竟然……”

  他猛的一把捶向方向盘,后槽牙都快咬碎了,“你对得起我!”

  罗依依本来麻木的心不期然划过一抹难言的滋味,侧头看向窗外,她不想看着那张和罗一默一模一样的脸说话,像是穿越了似的,会让她神经错乱。

  他和唐雨嘉的孩子算起来应该和罗一默差不多大,他们现在一定是幸福的三口之家吧,六年了,他们也许会是一家四口了。

  “沈总,把我放在这里吧,如果需要领取离婚证才算正式离婚,有时间我们去一下。”

  沈敬岩竭力压制住胸口翻涌的浪潮,口气坚决,“你知不知道这六年来我一直在找你,我不会再放你离开了。”

  他去抓罗依依的手,被她闪开了。

  “放我下去,不然我就跳车。”一句话,带着决然的气势刺破男人的耳膜。

  沈敬岩立马发动引擎离开,罗依依快速解开安全带,一手去按车门,沈敬岩猛然抓住他的胳膊,同时踩下刹车,怒吼,“你疯了!”

  罗依依注视着这张愤怒的脸,又猛然想到罗一默那可爱的小脸,立马扭头看着窗外,“放我下去。”

  沈敬岩手指一下下重重地敲在方向盘上,“你住哪里,我送你。”

  “不需要,我打车。”

  “我坚持。”

  “我说了不需要。”

  “罗依依,即便不让我送,明天一早我依然能出现在你家门口,要不要打赌?”

  不用赌,她相信他做得到。

  拉风的兰博基尼停在楼下,罗依依下车后,沈敬岩推开车门下来,“你住几层?”

  罗依依只想快速摆脱他,“说好了只是送我回来。”

  昏黄的光线下,沈敬岩的视线一眨不眨地攫住他思念了六年的脸,“毕竟我们现在还是夫妻,不请我上去喝杯水吗?”

  他想她,疯狂地想她,哪怕只是坐在一起说说话也好,哪怕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也好。

  “你配不上我家的水。”她果断拒绝。

  沈敬岩满脸黑线。

  罗依依无视他,踩着高跟鞋往单元门走去。

  小小的人影透过偌大的落地窗看着地上那个隐匿在昏暗的光线里的脸,咫尺天涯,他还不知道他的存在。

  笨蛋爹地,笨死了!居然这么快就放他妈咪回家了。

  活该你没老婆!

  罗依依拧开防盗门回到家,罗一默迎上来,“妈咪,你不是和云腾叔叔一起参加宴会的吗,那送你的叔叔是谁?”

  罗依依现在面对小号的沈敬岩,又有一种穿越的错觉,定了定神才说,“妈咪以前的一个朋友。”

  “关系很好吗?”

  “一般般。”罗依依两只手揉着罗一默肉呼呼的脸蛋,“妈咪六年前离开的时候,你还只是在妈咪的肚子里,所以,为了保护你的安全,以后你出门要戴口罩,知道吗?”

  罗一默眨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妈咪,大夏天你让我戴口罩,我长的很丑见不得人吗?”

  罗依依笑意盎然地欺骗小朋友,“妈咪之所以离开六年没有回来,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妈咪的仇人,如果让他知道你是妈咪的孩子,他会伤害你的。”

  罗一默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妈咪,我知道了。”

  哼,他亲亲的妈咪又在骗他,她口中的那个仇人才不会伤害他,也伤害不了他。

  第二天,罗依依刚走出单元门就看到了那辆烧包的劳斯莱斯,沈敬岩一身得体的纯手工西装倚靠着车身,深邃的眸泛着淡淡的笑意,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罗依依眉目清冷,眼神晃过他,脚步不停的从他身边走开,一只微凉的手陡然抓住她的胳膊,“依依,我们谈谈。”

  再耽搁几分钟,罗一默就要出来了,罗依依也不想浪费时间,目光钉在他的下巴上,“谈什么?”

  沈敬岩语气温柔的不像话,“上车,我送你上班。”

  罗依依可不想被儿子看到她在跟一个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拉拉扯扯,二话不说上了车。

  她这么乖,倒是让沈敬岩愣了片刻。

  楼上的罗一默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他亲亲的妈咪和爹地上了同一辆车子,高兴的双手握拳,喊出声来,“耶,妈咪爱死你了。”

  看来爹地妈咪和他很快就要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

  只是他不知道真相会让他失望的。

  车水马龙里的劳斯莱斯也只能被堵在路上,沈敬岩侧目看着那张思念了多年的脸,嘴角激动地有些颤抖,“这几年,你在哪里?”

  罗依依不想跟他废话,直接下车,顺手拉开了后面的出租车门。

  方才的乖巧现在的决然让沈敬岩产生了一些错觉,怎么前后几分钟的时间变化这么大?

  前方绿灯,出租车变了车道,沈敬岩怔愣地看着那个女人离他越来越远。

  罗依依,你休想再逃出我的手心。

  中午,常云腾邀请罗依依一起吃午饭。

  黑色法拉利从地下停车场驶出来,沈敬岩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常云腾落了车窗,嘴角的笑意带着微微的讽刺,“沈总天天出现在元盛门口,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继续阅读:谁在盗我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