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难眠
画逸暖阳2019-11-26 14:152,590

  妙如又盛了一碗鱼汤递给蓝灵儿,“姑娘爱喝,我明日再做些来。”

  “嗯,谢谢妙如!”蓝灵儿放下汤勺,转头问妙如,“王爷这些天一直陪在这里吗?”

  “是啊,王爷这半月一直在这陪着姑娘,生怕姑娘有一丁点闪失,每日王爷都睡不上四个时辰,就在床边看着姑娘。

  最开始将姑娘带回王府的时候,王爷一句话都不说,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就待在这里瞧着姑娘,多亏有府里的方楠医师劝着王爷,他这才吃下些东西。”

  “真的辛苦他了……”

  “王爷对灵儿姑娘真的是好,那日王爷将姑娘抱进府中,当我拿下姑娘身上披着的王爷外袍时,真的是吓坏了,那时你整个人身上都是血,王爷也是面色云白,妙如从未见过王爷此般失魂落魄的样子……想来王爷是多心疼姑娘受伤!”

  “是啊,王爷说他之前认我做了义妹,是王爷怜惜我一人飘零,所以待我好些。”

  “义妹?姑娘,王爷何时说认你是做了义妹?”妙如一脸惊叹,槿王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看得出来王爷有多爱护和在意这位灵儿姑娘,如此心爱之人,捧在手心里的人,怎么会……认了义妹?

  “是啊,义妹……王爷说之前我们是在外域相识,我有幸救了受伤的王爷,这才被王爷认了义妹,带回了王府,只可惜路上遇到了歹人。”

  虽然妙如心里百思不得其解,为何王爷将蓝灵儿认作了义妹,但也只能说道:“原来是这样……王爷并未与我们说姑娘的来处,只是嘱咐了我们要好好照顾,我们都知道姑娘是王爷心里紧要之人,不敢有一丝怠慢。”

  蓝灵儿吃下最后一块点心,起了身,“妙如,明日早些叫我起来,王爷说带我在王府里走一走,我怕自己睡晚了不好。”

  “嗯,妙如知道了。”

  这夜,伴着一天的雨气,也显得有些湿冷,只是湿冷的不是身子,而是心里。

  木香轩门外,槿王爷羿言立在门口许久未曾离开,身上还是那潮湿的黑色金鳞长袍,一袭墨发散下,整个人都伴着一股凉愁的气息。

  义妹……

  他心里自然是不愿,可是却别无他法,他只恨自己为何要将蓝灵儿一起带入这皇殿,自己又为何不早些认出她就是十年前那个蓝灵儿。

  他明白的始终太迟……

  如今她这一身的伤,尽是因自己的疏忽,如果他可以再细心一些,就不会让她受如此多的罪……

  皇兄对她的情,又何尝比自己对她少一丝一毫,羿天宁可不治好自己的久疾,也要将唯一的冰莲给蓝灵儿服下……

  他心里也是那么深爱着她,而自己,又怎能去与他相争,那是自己的兄弟,亦是这天下的皇帝。

  屋内的门被推开,端着食盒走出的妙如被眼前立着的人影吓了一跳,“王爷!”

  “小声些,不要吵到她……”羿言紧了紧眉。

  “是!”

  羿言瞧着妙如端出来的食盒,问道:“她吃的多吗?”

  “嗯,姑娘喝下两碗鱼汤,点心也吃了大半,剩下一半她给奴婢吃了……”妙如有些不好意思。

  羿言愁眉舒展,“那就好,以后你就陪灵儿多吃些也无妨,只要她开心就好。”

  “王爷对灵儿姑娘真好……那为何王爷说灵儿姑娘是自己的义妹?明明……”妙如怎么也想不通,为何槿王爷那么喜欢蓝灵儿,却要将她认作自己的妹妹。

  “妙如,有些事,是不能都如愿的,跟府里的其他人交代下去,不要在灵儿面前乱说话,只当她是本王的义妹!”

  羿言目光英凛,妙如有些不敢直视,立马应道:“是!妙如知道了!”

  这个雨后的夜晚,许多人都难以入眠,木香轩内的蓝灵儿,也在一遍遍想着妙如对她说的话。

  她心里自然知道槿王爷待自己很不一般,还有她此时根本就无处可去,若想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为何遇害,只能留在这槿王府里才有机会知晓这其中的一切。

  她不是不相信羿言所说的话,只是她隐隐觉得这事情不会如此般简单,羿言对自己很好,所以才极有可能为了保护自己而隐瞒些什么……

  自从昏迷半月后醒来,虽然她浑身不适,但脑子里却分外清楚,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而木槿阁的羿言,也辗转难眠,灵儿的师父章也和荀才到现在还未找到,生死未卜,这一切都是自己将他们带到皇殿中的错……

  若是灵儿知道了这一切,一定会万分痛苦,那章也和荀才可是于她最重要的人,如今却都失踪难寻……

  金辰宫内昏黄的烛火下,小兔大河躺在羿天的脚边,他温柔地摸着大河的兔耳朵说着:“她从前总是喜欢揪你的耳朵,大河,你知道吗……她醒过来了,但却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记得你,亦不记得朕……”

  大河颇有灵气的抖了抖两只耳朵,咿呀地轻声叫了叫。

  “大河,你也难受是不是,朕也难受……是朕不能好好的保护她……是朕的错!”

  羿天痛彻心扉,他苦苦盼了那么多日,他的灵儿终于醒了过来,可却失去了记忆,再也不记得他了……

  这一切,都怪他不能保护好她,是自己害了她。若不是他对她那般的爱恋动容,他那个皇后又怎能对灵儿那么多的恨,以至于下手去害她……

  是他,保护不了灵儿……

  即便他贵为天子又能怎样,不还是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和伤!

  十年前,他就错失了她,十年后,他差点又再一次失去她!

  她受了那么重的伤,又中了毒,他永远不会忘记她躺在床上那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

  她那脆弱单薄的身子,好像碰一下就要化掉一般,这一切……皆是他的过与错……

  如今,他只能远离她,甚至装作从未与她相识,这样才能算作是保护她,她才能安然无恙。

  从前,是他太过于贪恋,贪恋能与她多待那一分一刻,才使得旁人想加害于她。

  从小,他便不配,作为皇帝,不配拥有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不配拥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所以才会如此。

  可他,又怎能……

  怎能对她置之不理,十年前失去她,已让他心痛顿绝。在皇殿再次见到她的那一刻,他早就想不顾一切也要与她在一处,所以他才会控制不住自己去见她,去对她好……

  他恨不得每日去给她送那榛子酥,每日带她去赏金鳞池,把过往那十年差的分分秒秒都全数都补回来……

  但……

  他终还是错了……

  终还是没能保全她……

  以后他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不会再由着自己的心,那么任性的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只要她好……纵使天高地阔,他将整颗心既已全然交付于她,纵使两人不在一处,那又如何……

  他终是爱她的,那般炙热的爱她,哪怕用尽自己的性命,他也会爱她……

  纵爱她百转千回,

  然不求她回眸一许……

  只要她好,不论怎么……他都甘愿……

  今日这场寒凉的秋雨落完,便再没有夏日那炙热的酷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上掉下个小灵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上掉下个小灵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