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乡间田野
烈火烹油2019-11-19 20:003,280

  乡间地庄子没有皇城里的热闹繁华,锦绣雕梁。却带着一种粗犷而平淡的活力和喧闹。

  这小庄子里从来没有主子来过,平时就只是住着打理庄子的七八户人家,如今听说少爷和少夫人从城里来了,除了还在田间干活的人,闲着的不管大人小孩都忍不住跑出来围观了。

  不管是安栩栩还是沈凌,对于这种田园生活都算不上熟悉。

  安栩栩是典型的名门贵女,虽然偶尔会做一点超乎寻常闺阁女子会做的事。

  至于沈凌,他虽不受宠,从小就被扔到了道观,但他也是个公子哥儿。就算是扔,也是被扔到了皇家道观,国师大人的亲传弟子。

  “夫君,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沈凌牵着安栩栩的手,走在乡间的道路上。

  “嗯?”

  “你为何会被送到玄真观?”安栩栩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神色,其实这个问题她想问很久了,但是之前两人不太熟悉。她也怕触了逆鳞。

  “可能正是他们所说的,我命中克母。”

  “那就是说你也不清楚?”

  “我出生以后就被送到了道观,你觉得我知道?还是富人觉得我天生聪颖,不同寻常,襁褓之中,就能听懂人语?”

  “那你就没有自己调查过?”

  “我在道观,最亲近的是师父,祖父母来看过我两次,其他人一次都没有。”

  可怜的娃!

  “心疼夫君三秒钟。”

  沈凌给她一个白眼。这翻脸也翻得太快了吧?

  “那我们何时去拜访你师父啊?”好像看看国师大人的风采。

  沈凌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明日。”

  四书双爪朝前趴在安栩栩脚边,咬着她的裙角呜呜叫着。

  仿佛是在质问安栩栩为什么不理他。

  安栩栩含笑俯身摸摸它毛茸茸的脑袋,笑道:“四书自己去玩儿吧。”

  它自然是听不懂她的话,任由她拨弄着自己的脑袋趴在安栩栩脚边尾巴闲适的一摇一摇的。

  安栩栩有些发愁,“你这么懒可怎么得了?”

  好好的一只小萌犬,硬是被养成了家兔。整日只知道呆在主人身边。

  你作为兽类的天性呢?果然京城那种地方是不适合小动物的。犬类天生就是喜欢奔跑的动物,绝对不会喜欢被关在小小的院落里的。

  沈凌微微蹙眉,扫了一眼挨着庄子的群山,道:“暂时将它放在这里吧。这山里没有什么凶兽,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若是想看它,也可以经常过来。”

  沈凌虽然无情,但是四书毕竟被他们养了大半年。

  安栩栩也是这么考虑了,这其实也是她这次出城来的原因之一。四书已经半岁多了,再拖下去对它也不好。只是,实在是有些舍不得。

  四书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轻轻舔了舔安栩栩的手指,呜呜的叫了几声。

  安栩栩轻叹了口气,拍拍它的脑袋,“你是一只威武的犬。”

  四书略尖的嘴拱了拱安栩栩的手,眼巴巴的看着她。脑袋还想要往她小腿上蹭,安栩栩心中却忍不住有些发酸,干脆蹲下陪四书玩。

  安栩栩蹲的脚有些发麻,沈凌注意到了。

  沈凌看了看四周都是连绵的田地,地里许多人正在忙着劳作。稍微犹豫了一下,掏出手帕铺在地上。让安栩栩坐上去后,他撩起自己的袍子,这才坐在旁边。

  四书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安栩栩,又看看坐在安栩栩身边的沈凌。

  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爬起来挤到了两人之间。

  原本两人是挨着坐的,却硬是被四书挤出了一条空隙。且不论沈凌有轻微洁癖,就是他一向讨厌狗,也不会让狗靠他太近。

  四书一挤进来他就只能自动退避了。

  看到沈凌明显黑下来的脸,四书高兴的从他摇了摇脑袋。浑然忘了幼儿时期对眼前的人的那一丝畏惧。

  安栩栩看着,眼前的人身体僵硬地瞪着四书,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拉起沈凌的手来去摸四书的脑袋,“四书身上又不会有虫子跳出来咬你,让他蹭一蹭怎么了?好歹它一直住的是你的地方,你也算他半个主人了。”

  “……”我若不是他的半个主人,它还能活到现在?

  安栩栩摸着四书的头,一边看着远处满脸笑容忙忙碌碌地人们,偏着头靠在了沈凌的肩头上,“沈凌,你想过吗?你为什么想要入朝为官?”

  “我想要的是权掌天下。”

  好志气!安栩栩在心里给自家夫君打气,可是每个参加科举的人,谁没有这样的心思?

  封侯拜相,位列三公,那是何等的风光和荣耀,可是天下举子中多,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只听某人淡淡的声音传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安栩栩点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夫君,你游历的时候,想必是看尽了人间百姓的疾苦,尝遍了百事辛酸吧?”

  沈凌没回答,她握着他的手,“我知道,你以前一定吃了很多苦,不过,以后都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沈凌偏头,看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感受到手心的温度,觉得很庆幸,庆幸自己娶到了她,庆幸她很懂自己。于是他也不嫌弃死狗状躺在中间的四书了,直接越过它将揽住了安栩栩的肩头。

  夕阳西下,冬日的阳光显得格外清冷,而平时清清冷冷的这个人,此刻,他的怀抱,确极为温暖。

  庄子里忙碌中的人们,偶尔看到远处一对相拥,坐在田埂上的男女。他们的背影被夕阳拉得老长,显得格外温馨。

  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夜色倾盆,两人牵着手往家走,就像一对最普通的民间夫妻,旁边还有一只狗。

  四书却突然“汪汪”叫起来。

  两人对视,莫非出事了?

  “你在这里等着,我前去看看。”沈凌松开她的手,正欲往前走。

  “不行!”安栩栩握着他的手,“一起!”

  见她坚持,沈凌将她护在身后,两人小心翼翼地往前方走去。

  越往前走,兵器碰撞声越来越大,打斗的痕迹也越来越明显。

  沈凌朝她做了一个小声的动作,“嘘。”

  两人躲在一颗树后面看着眼前的一切。

  打斗场面很激烈,地上的血腥味也很浓,看来已经打了有一会儿了。

  人数不多,只有三五个,两方人马很激烈。

  一方举着刀说,“快把藏宝图交出来!”

  “都给你说了!我哪里有什么藏宝图。没有!”一人提着大刀,腿上还流着血。

  “少废话!今天,你要么把藏宝图留下,要不把命留下!”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疯子不会听的。我要是有那什么劳什子的藏宝图,早就逍遥快活去了,还会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还用得着每天下田种庄稼!?”那人年纪有些大了,白胡子,白头发,很是苍老。

  提着刀的样子确实精神奕奕。这可不是普通的农夫,一定是练过的!

  “老头,我知道你是萧氏的下人,曾经在小家大小姐身边当过护卫。她的事情,你一定知道很多。快说,交还是不交?”

  “大哥,跟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现在就他一个人了,我们好不容易有了萧氏宝藏的线索,可不能就这么断了。把他绑回去吧!”

  “好的,就这么办!”

  那拿刀的男子准备上前,几名身形健壮的男人将瘦弱的老头围着,老头孤立难援。

  就在这时,几只短箭,划破长空,直接刺入几名男子的身体。几人中箭,伤得不轻,“谁敢偷袭老子?”

  为首的男人捂着伤口,破口大骂:“暗箭伤人,飞君子所为,给老子滚出来!”

  又是一箭,射在了男人腿上,男人当场跪了下去。

  混乱的场面中,出现了一位长衫男子,他身形高大,骨骼健壮,套在宽大的衣袍里面,随风飘扬,场面有些惊悚。

  叫人以为看见了鬼。

  沈凌一直在安栩栩的背后护着她。两人都只露出眼睛,静悄悄地看着这一切。

  微风起,尘土扬。

  长袍男子没开口,只是直接上前,捏住了男人的下巴:“还没有人有资格,敢在我面前自称老子!”

  男人被这诡异的气氛吓到,准备起身反抗,他的几个小弟也准备起身,提刀。还没抓住刀,几只短箭又从暗处飞过来。

  男人终于有些胆怯了,露出恐惧,“你,你是谁?”

  “这个问题,我想,只有一个人能回答你。”

  “谁?”

  “阎王。”说完,便听见“咔嚓”一声,男人的脖子被拧断了。

  安栩栩此刻后背全是冷汗。

  沈凌见到那人的身影时,便觉得颇为熟悉,听见他开了口,就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

  “把他们几个带走。”

  “是。”身后突然出现几个黑衣人,动作流利,训练有素,战斗的场景很快便被清理了。

  “还不出来吗?”

  谁?难道除了他们还有人在这里?

  还是……他们被发现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饲养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