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悍然出手惊煞人
爱较真2019-10-10 13:083,557

  “道士嗲嗲,嘻嘻,这个这个,丫头还是觉得这个较为美味一些,这些蒸肉与烤肉吃起来都有些怪怪的味道,雨瑶丫头不甚欢喜,鱼脍虽说鲜美得紧只因是生鲜之物丫头却是不能多用,还是此等烤鸡酥脆香甜,雨瑶丫头最欢喜这个了,道士嗲嗲就将此间厅堂里的烤鸡多多拿上几只便是……”

  “雨瑶小娘子既是欢喜此等烤鸡,道士嗲嗲只管为丫头尽力便是,哈哈哈……”

  倏忽间如同鬼魅一般迅捷穿梭于厅堂之间的邋遢道人,眨眼的功夫几乎将厅堂西侧食案上的烤鸡一扫而光,统统塞进了不知何时悄然出现于他手中的破旧皮囊之中……

  三楼厅堂里几乎所有人等,傻愣愣地看着此二位从不把自家当做外人的不速之客,由于这般诡异的场景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任谁都没有想起问询一番两位不速之客莫名奇妙大驾光临究竟意欲何为?

  就在老神在在旁若无物的邋遢道人,毫不讲究地探手抓向胡杰面前食案上那只烤鸡之时,冲突便在不知不觉间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生就一副火爆脾气点上就炸炸完再炸的胡杰,整个厅堂之中最为敬佩的人物莫过于秦公与白衣三郎,眼见此等正邪不分图谋不明的邋遢老道背着一位天真烂漫的俏丽女娃娃,如此大摇大摆大模大样如入无人之境一般随意品尝着案几上美食,竟毫不顾忌秦公与三郎的感受,毫不在意在座诸位军汉的脸面实乃是无礼至极。

  现如今竟然还敢大大咧咧地来到了胡某人的面前,想自胡某人的食案上拿走老胡一生最为挚爱的烤鸡……

  是可忍孰不可忍!

  忍无可忍之时便无需再忍,早晚也会忍不住的胡杰便悍然出手了……

  不过还好,这位久经战阵脾气火爆的军伍悍勇忍了一忍最终还是没有拔出鞘中的横刀,只是在邋遢道人探向烤鸡的手临近面前案几的一刻,电光火石间一个探身出手一把薅住了道人的手臂,顺势侧身扭动腰胯想要直直一个背摔便将混账的邋遢道人摔向其右侧的酒席之间。

  直娘贼的!你这贼厮鸟的邋遢道人也太过于无耻猥琐了吧!

  想吃就吃点老胡也非是那等爱做计较的吝啬之人,只是你这贼厮鸟的杂毛已然顺走了众位兄弟那么许多的烤鸡,临了临了还他娘的想要揣走老子的最爱!

  此等猥琐行径绝计是不能忍得!嘿嘿!今日既是碰上了老子就让你这腌臜道人磕掉满嘴的牙齿……

  胡杰虽说脾气火爆动作彪悍,然则粗人自也有粗人心细的一面,胡杰一把紧抓住邋遢道人手腕之时,也没忘了用他的另一只手护住道人背上所背的漂亮女娃。

  无论此天真烂漫的漂亮女娃做过一些甚的过分之事,厅堂里的众人也定然会细心呵护精心待她,哪个傻缺憨瓜才会想要因此怪罪与她。

  哈哈!这一下老子的眼前却是彻底安生了。

  杂毛道人定会被某这一记背摔摔得个半死,漂亮女娃被某如此护着也绝计是没得半分的事情,只是如此这般却有些对不住邻席的陈奇兄弟,毕竟下一刻这家伙的酒席台面就要被老胡这么一摔给彻底啪嚓了。

  “胡杰!!快给某住……”

  凄惨的悲催结局已是证明胡杰黑厮的臆想确实有些过于丰富多彩了。

  就在三郎疾呼断喝快给某住手的手字将出还未出口之际,只听得“日……”的一阵破风呼啸之声骤然响起,一个壮硕威猛的粗大身影自厅堂的东南一侧,犹如御波乘风一般直直地飞到了厅堂最西侧的条案之旁。

  还好还好,这个壮硕威猛的粗大身影乘风而至并未直接摔落到地板之上,而是“噗通”一声,其肥大的屁股恰到好处地砸坐在了一张松木制成的暗红圆机之上,不过还未等及凭空乘风而来的壮汉反应过来之际,又听得“啪嚓”一声,肥大屁股座下那张坚硬似铁的松木圆机登时碎裂成了大小均匀的八块碎片,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咔嚓”轻响,厅堂之中立时便响起了一阵如同杀猪般惨烈的嚎叫声。

  “啊哦哟!痛死某啦!!……”。

  还未自一老一小两位不速之客赫然现身的讶异中全然回过神来的众人,却又因为眼前这一幕突兀发生的飞人场景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惊骇之中。

  老神在在旁若无人的邋遢道人依旧全须全影完好无损地立于胡杰的食案之前,此刻正在那儿心满意足地用道袍擦拭着手上抓拿黑厮挚爱烤鸡时所沾染的油渍,道人背上所背负的那个如同粉团玉裹般俏丽的女娃娃,依然安安稳稳地趴在邋遢道人的背上,正冲着一脸愤懑之色的二郎君秦铮扮着可爱的鬼脸。

  不过一把薅住邋遢道人的臂膀想要一个背摔摔掉杂毛满口大牙的胡杰胡队正,却在倏忽之间消失不见了。

  愣怔了片刻之后,一众人等方才发现朔方边军之中大名鼎鼎的角力高手,军中悍勇冠以绰号胡如熊的胡队正,如今正倒卧在十四五步开外的一堆碎木片之中,捂着腚眼子的部位大呼小叫地嘶喊着“啊哦哟!疼死某了!……”。

  见到袍泽兄弟如此凄惨的一幕场景,朔方边军一同前来的十五位兄弟自是不能忍得这口鸟气。

  虽说朔方边军一众弟兄俱是多年来吃这碗厮杀饭的练家子,皆已看得出来与这位突兀现身的神秘邋遢道人相比,自家拳脚上的那点子把式手段还真不够杂毛道人一根手指头瞧的,然大唐帝国单于都护府朔方边军汉子骨子里所透出的威武彪悍宁死不屈,却不是随意可以说着玩的。

  自家的袍泽兄弟受了如此之大的伤痛屈辱,若因杂毛道人的武功高绝身手鬼魅就不敢为兄弟出头打抱不平,果真如此说出去那还算是个有卵子的汉子么?

  拔出横刀直接抹脖子死球了算得!

  那就一个字,某只说一次,上!上去就做了这个老混蛋杂毛道人!

  一个不够两个来凑,两个不够兄弟们齐齐来凑,拳脚若是不够拔出横刀来凑,反正无论如何今日也要剁了这个腌臜邋遢的杂毛老道,为胡杰兄弟报得此仇出得一口晦气。

  “仓啷啷啷啷……”

  一阵悦耳脆响的金戈出鞘声,十五个军汉齐齐地跃起身形,顷刻之间便拔出腰间寒光闪闪削铁断钢的横刀,按照早已烂熟于胸的军伍攻击阵法律令,踏着整齐有序的步点,缓缓地向着老杂毛邋遢道人的位置聚拢了过去。

  然则此时突变又生。

  “陆五、陈奇!你等快些住手!且都与某把刀先放下,听三郎与你等分说个一二再做区处不迟!”

  随着白衣三郎的这声断喝,秦霄飘逸的身影一个纵跃便自大兄身前来到了陆五与陈奇的面前。

  三郎何故要挡下某等?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甚的隐情?

  颇感诧异的陆五、陈奇愣愣地看着白衣飘飘的秦霄秦三郎,二位军官虽是暂时停下了脚下的步法,然那手中的横刀却依然摆着一副蓄势待发的攻击态势横握于胸前。

  白衣三郎秦霄一张俊朗的脸面登时便沉了下来,寒森森阴冷冷的声音透齿而出。

  “怎地?二位司戈!白衣秦三郎的话如今在此厅堂之中已是不好使唤了么?!”

  透骨阴寒的言辞乍一出口,陆五与陈奇自觉又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无形之中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压向了他二人。

  二位军官骇然之间迅疾对视了一眼急忙垂下了手中的横刀,后退一步站定了身形躬身一揖。

  “三郎恕罪!某二人绝计是不敢违逆于您的,只是某与陈奇能够听命于您,某却怕那些与胡杰朝夕相处的兄弟此刻已然是彻底红了眼睛,依某所见想要让他等放下手中的横刀怕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事情。”

  见到陆五、陈奇二人已然奉命行事,三郎冰冷黑沉的一张俊脸瞬时间云消雾散,重又恢复了之前如春风沐雨般的尊容。

  “甚好!你二人只管奉命行事便是,其他弟兄那里自有三郎的道理可言。”

  其他十三位队正兄弟眼见着白衣三郎赫然出头,两位司戈官长也已垂下了手中的横刀,踌躇之际心中不禁左右为难了起来。

  就在不久之前胡杰曾带着某等盟誓,誓要听从二位司戈官长的提调差遣,如今方才过去了盏茶顿饭的光景,盟誓之言犹在耳边,难道此时便要违背了誓言违命于二位司戈官长了么?

  不过放眼望去胡杰那厮的身边虽已有了秦亮与秦东前去照应,然憨货胡杰捂着腚眼的那副惨状就在某等的眼前,哀嚎呼痛的惨叫之声依然响彻于耳边,如此羞辱朔方边军军中悍勇之恶劣行径某等难道不要为此上前搏命么?

  受制于左右为难的困境,十三位原本便要扑上前去与杂毛道人以命相搏的赳赳虎贲,此时只得暂时停下了围拢上前的步法,不过手中寒光凛冽的横刀却依然横握于胸前。

  “某与三郎见礼了!某的名字唤做殷祥,就是数日之前于崤山故道驿站想要偷您那葫芦中的酒吃,没成想酒未曾吃到口中反被您一拳打肿了左眼一脚给踢出了房间的那位,三郎,若依照您与某等彼此的身份与军中规矩,某等自当听命于您及陆、陈二位司戈官长就此放下横刀息事宁人,然若论起某等与胡杰的兄弟袍泽情分,论起朔方边军的名头受了毁损羞辱,眼见着生死兄弟受辱军伍名头受损某等岂敢就此退缩避让置之不理?!”

  “三郎,此事若是换到了您的头上三郎又该如何区处?”

  “三郎,莫若如此,今日之事您就任凭某等兄弟自行处置可好?且等某家兄弟齐齐上前做掉了这个杂毛道人,某殷祥不才甘愿自请一死向您谢罪!”

  想要一起上前抡刀做掉这个武功高绝已然登峰造极的邋遢道长么?

  就凭你等这区区十数位悍勇军士么?

  呵呵……对不住了,三郎确是有些忍不得了……呵呵……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群情激奋波澜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