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乾坤霹雳伏众人
爱较真2019-10-10 13:093,528

  自收到圣上敕令中书省行文,吏部颁发的尚书省尚书右丞任职官凭,秦肃、三郎立时便与京城长安的二郎秦朗飞马传书,兄弟三人就此件事情曾秘密商议了一番。

  依着二弟秦朗本意还是想要大兄礼贤下士请得两三位饱学文章之士置于左右,时时备为咨询亦可为大兄行书公文出谋划策之用,只是秦肃与秦霄仔细思付之后,还是觉得出身边军且与两京之中权贵官宦毫无任何瓜葛的低阶军头自可一用。

  今日此间这般看来,待到了东都洛阳城的府邸安顿下来,大郎少不得还需费上一番口舌三郎也需付出些拳脚上的功夫,方能令此等莽撞行事不懂规矩的军头好好规范一下自身的行事风格。

  眼见着三郎一番厉声呵斥,自殷祥以下一众军头冷汗淋漓神色仓皇的模样,秦肃秦右丞自觉已是用不着他这个正四品下的尚书右丞出面料理此等小事,于是乎便冲着三郎微微一笑挥了挥手,示意由心思缜密处事有度的三郎全然料理此事即可。

  秦霄神色冷冽地看着殷祥一干神色惶恐的军头,心中偷笑之际也不禁自觉若是就此喝令他等罢刀收手回归坐席,难免会让人有种以势压人的做派,令此等头脑简单行事莽撞的军头而于自家兄弟心存芥蒂之念。

  转念一思,三郎想到此一路行来他也不过只是用了些阴狠的手脚功夫,粗粗教训了其中那等行事不拘章法且还有些阴私伎俩的军头,还远远不能做到人尽皆服,何不趁此时机使出些凌厉的手段,一举镇服了众人也好让那等桀骜不逊的莽汉知晓白衣三郎的名头绝非是浪得虚名。

  想到此处秦三郎的脸色渐渐和缓了下来,冲着一干自觉已是犯下大错但想要留在东都洛阳这花花世界几是已无可能的军头朗声说道:“殷祥、众位兄弟!你等皆是三郎好友齐国平齐都尉的得力心腹,想来三郎若是喝令你等弃刀退下,你等就算是腹诽于心怕也要乖乖地遵从三郎的号令,呵呵,不过你等且放宽心来,三郎断不会行此既有损大唐单于都护府朔方边军的名号,又会令你等觉得三郎是在以势压人之事。”

  “某堂堂白衣三郎岂是那等只重身份地位轻视人品作为的势力之人,三郎最为看重便是那等品行端正本领出众的英雄好汉,众位兄弟不是自觉手中的横刀功夫乃是报复道长的看家本领么?好!今日三郎便成全了你等!殷祥、燕老四、齐克尔你等一众军头听命!重新提举横刀做好军阵之中聚拢围攻的准备!”

  “殷祥,若是此间有人能于七步之内将你等手中的横刀全然打落在地,你可否告知三郎今日之事又该如何料理处置才是好的?”

  七步之内打落十三位武技精熟配合默契之军头紧握于手中的横刀么?

  三郎您就别在此间与某等玩笑了,何人能有那天大的本事做到这些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呵呵,非是某等小看于您,莫说是三郎您这个懂得些拳脚功夫的年轻文士,就连那出手诡异武功高绝的腌臜杂毛道人也是绝计无法做到的。

  此刻三郎面对的若是一群久居州郡府治见惯了世面的亲兵护卫,想来早已是弃刀在地连连施礼口称罪过不敢再行放肆之事,孰料秦霄秦三郎碰上的却是一群思维简单彪悍武勇的边镇军士,闻听三郎此言,此等夯货非但毫无放下横刀退避三舍之意,反倒激起了汉子们同仇敌忾一较高下的悍然斗志。

  “三郎!您既开口说及有人能在七步之内打落某等手里的家伙,某等便斗胆与您对赌一番如何?若果真的有人于七步之内打落了某等手中的横刀,某等便认下了胡杰兄弟遭人羞辱之事,绝计不会再找那杂毛……咳咳!老道的麻烦,若是无人做到七步之内打落某等手中的横刀,但请秦公与您莫要再过问此事,某等自会放下横刀只用拳头与腿脚教训一番这个邋遢道人,如何?”

  “好,殷祥!三郎就依了你的对赌条件!你等且看好了三郎便要踏出这第一步!”

  随着三郎的一声断喝,白衣飘飘的秦霄腰悬绯云剑倏然间探身踏出了他的第一步……

  随着三郎的一声断喝,殷祥与众位军头早已绷紧的心弦顿觉松活了不少。

  原以为是那身法鬼魅身形飘忽的杂毛邋遢道人要与某等动手,闹了半天原是三郎要与众家兄弟玩耍一番。

  呵呵,莫看某等嘴上咋咋呼呼嚷嚷着要齐齐围上前去乱刀剁了那个腌臜老道,其实兄弟们经年累月久历战阵,哪个不是眼神辨识极为老道精准的兵油子?若是没了这些保命的眼力本事,只怕某等坟头上的蒿草如今已是蓬勃兴旺高过人身了。

  那个邋遢杂毛打眼一瞧便是手上脚下有着真功夫的武功高手,若非如此又怎能仅凭着借力打力的功夫,便将壮若狗熊的胡杰一个跟头给甩将出去十四五步开外。

  单就杂毛邋遢道人显露的一手漂亮功夫,只怕朔方边军之中冠绝勇武的程公务挺中郎将军,也是绝计无法做到的。

  只是武功高绝对于某等算得了甚的?

  某等兄弟明知自己绝非是邋遢杂毛的敌手,亦是绝计不能弱了朔方边军的名头,嘿嘿,江湖高手之间自有高手对决的规矩讲究,某等边镇粗鄙军士自死人堆里三番两次爬出来的汉子,讲究的却是悍不畏死与不择手段,白灰包、沙土袋、破喉锥诸如之类的物什那是某等常备于身的,嘿嘿!待到了危急的关口就算是扣眼、刺档、啃喉此等下三滥的招式……

  算了算了,提那么许多下三滥的招式有个球毛的用处,还是先陪着三郎耍上一番再说……

  口中说是较量耍乐,然自殷祥以下的十三名军头却是扎好了一应的架势,十二分的精神聚于秦霄猛然踏出的身形之上。

  朔方边军虽是大唐边镇军队之中惯于弓马骑射的精锐铁骑,然一众军头们对于步战的军阵布设、攻防配合、进退间距等一众战阵实用策略,皆是相当的精熟默契。

  十三位军头围拢战阵的各自站位,看似前后凌乱左右错位,实则乃是以每三人为一个攻击组合基础,一人在前双手持刀微微曲臂横刀胸前,刀尖略略扬起一定的角度,只待攻击号令下达便以迅猛的姿态斜劈而下,身后二人与前面攻击之人每人之间约有一步的间隔,双手居中挺直持刀,且等先行攻击之人一刀自躯干处斜劈而下闪身避开之际,便抢身上前由头及胸双刀直劈而下。

  殷祥作为四个攻击小组居中发号施令之人,担负着居中指挥令行禁止的使命,同时也是这一队组合之中随时能够发起致命偷袭攻击的第一人。

  如此一个微缩版的步战攻击战阵,端的是进退有据攻防兼备的不二杀人妙法,若是再配以制式擘张弩的弩手,便是那天下一等一的不二杀人妙法战阵。

  呵呵,于此分说批解此等威力巨大的军阵厉害所在,某等也不过只是过过嘴瘾而已,双手持刀的兄弟们虽然简单鲁直却也不是那等傻瓜憨人,谁会擎着横刀兜头便冲着三郎直劈而下……

  想死的贼厮鸟人滚回边镇营寨之中自家去死,少他娘的在此坏了某等弟兄留于东都洛阳的好事!

  兄弟们心中全然明白得紧,只需仔细应对三郎即将发起的攻击,但在七步之内小心手中的横刀莫要被三郎打落在地即可算是大获全胜。

  呵呵,可惜了的乃是场上众人皆已猜对了开头,却他娘的偏偏猜错了结局……

  三郎倏然踏出的第一步,便以迅疾的速度与诡异莫测的身法,闪身越过了距他最近也是防备最为严密的三位军头,挥洒飘逸的身形瞬间便来到了位于居中位置的殷祥面前,右手疾出探出的手指以匪夷所思的角度闪电般划过了殷祥紧握横刀的双手脉门……

  就在众人眼花缭乱心神恍惚之际,一击得中的秦霄踏动乾坤八卦游龙转的身法,潇洒地扭转身形自乾位霎时之间来到了坤位,双手互分如疾风骤雨一般划出无数个甚是好看的圈圈,堪堪围着殷祥正前方的三位军头运转了一个周天,时而弯曲时而并起的手指远看宛如挥洒天地近观又似雅乐拨弦,每每抚到之处皆是诸位好汉持刀双手的脉门要害……

  “呯嗙!……啪嚓!……仓啷啷啷!……”

  区区一步乾坤八卦游龙转,连同殷祥在内四位朔方边军杀伐果断的好手,竟还未及看清白衣三郎变幻莫测的身形与手法,瞬时间顿觉双手脉门处犹自轰然遭到了雷击一般酥麻酸软,军伍之中每日五百次劈刀动作练就出的粗壮健硕手臂,却也再是无法掌控手中的横刀……

  四把寒光闪闪摄人魂魄的百炼横刀,电光火石间几乎同时坠落在了地板之上,迸发出一阵金戈铁马的脆响共鸣声甚是一个曼妙动听。

  眼前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兀,直教场上场下的一众军头看得是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失去了殷祥居中指挥的九人军阵有那么一刻稍稍显的有些犹糅纷乱,不过这些个为搏命而生的军头却不是坊市间那等卖艺出身惯会动嘴的花把势,搏杀经验极其丰富的诸位好汉,几乎亦是在瞬间不约而同齐齐地向后跨出了一大步,而后不停地变换着脚下的步法迅捷地转换着各自操刀的手法方位。

  正所谓当局者迷之旁观者清也!

  殷祥那四个球囊的夯货没得空闲弄清三郎的身形与手法,却并不代表某等兄弟没有踅摸出其中的奥妙精髓,呵呵,原来如此这般便可……

  某等只需将双手上下持刀的手法变换成左右互抱,两只手腕的脉门之处互为遮掩,同时将横刀紧紧揽于各自的左右胸口,以身体作为两只手腕的遮挡……

  嘿嘿,呵呵,只怕您白衣三郎纵是有通天彻地的本领绝计也是无可奈何于洒家的……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岂料人魂惊雷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