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口味还真是重
小狸下山2019-10-19 11:311,571

  圣灵公司的张董?

  盛晚晴想起来了,确实是有这么回事。

  “没有忘!”她赶紧道:“我这边正准备赶过来呢,请张董稍等,我马上就到!”

  糟了!怎么会忘了还有这茬……盛晚晴赶紧拿上自己的包包,又打了个车往希尔顿酒店赶。

  一见面,张董就笑眯眯的拉着她在餐厅用餐,伸手不打笑脸人,盛晚晴总感觉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为什么。

  用完餐,盛晚晴正预备和他说说父亲的状况,张董却直接揽住了她的肩膀,开始装醉:“哎呀,盛小姐,我好像酒喝多了,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去房间休息一下呢?”

  话是这么说,张董的手可是一点也没给她其他的选择。

  盛晚晴勉强搀扶着张董那胖壮的身体开始往楼上走,一直送到他所指定的房间门口,她才松了口气,对他说道:“张董,到了。”

  张董的手探到她的腰间,爱魅的道:“跟我一起进去坐坐吧?”

  “呵呵呵……不用了!”

  盛晚晴预感不妙,干笑两声,甩开张董的手撒开腿就跑。

  开玩笑!这时候还不跑她就是傻子!

  而张董就在此时反应极快的抓住她的衣服,狠狠的将她的身体一翻,死死的把她摁在了门上。

  盛晚晴的脸色瞬间苍白,她本想喊救命,嘴巴却被捂住了,扯着她的衣服。

  张董开始发出银笑,他正起劲,双肩却被人从后边狠狠一掰。

  “谁啊!?”

  张董不耐烦的回头,却撞进了一双冷冽的眸子里,那双黑眸的主人正睥睨着他,双手不动声色的死死掐住了他的肩膀,嗓音比冰雪还冷:“拿开你的脏手!”

  没等张董反应,莫淮南用力一扭,张董哇的一声就松开了盛晚晴,抱着自己的双肩直喊疼。

  盛晚晴没想到在这儿也能遇见他,愣了一愣。

  似乎回来之后他就无处不在,明明上午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此刻又相逢在这样的情景之下,他还救了自己……她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愣着干什么?”莫淮南探过一只手来从她的腋下穿过把她拉到自己身边,紧紧的揽住她的腰肢带着她向走廊的另外一边走去。

  盛晚晴听见他讽刺自己:“你的口味还真是重呢,什么款的男人都要勾搭一番是吗?贱不贱……”

  贱这个字眼实在过于刺耳,盛晚晴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狠狠的扎了一下,痛得无法呼吸。

  她忍住湿润的泪液,仰起头来,索性豁出去了,恶狠狠的回嘴道:“是啊,我就是下贱,我贱也是作践我自己,你管得着么你!”

  “所以你是在怪我坏了你的好事?”

  莫淮南尖锐的盯住她的眼,揽住她腰肢的手紧了紧,硬生生的说道。

  盛晚晴感觉自己的心已经不只是被扎的疼了,她死死的咬着嘴唇,撇过头去:“我早说了,不要你来多管闲事!”

  耳边只剩下走廊上被他们俩忽略的张董的呼痛声,莫淮南脸色铁青,忽然打横抱起她撞进不远处的一间房里。

  “你干什么?!”

  盛晚晴一声惊呼,转个眼她的人就已经被莫淮南带进了屋子里,门砰的一声阖上了,下一秒,热烈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唔--!!”

  在他的攻城掠池之下,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盛晚晴又是生气又是羞窘,她气他这样对待她,可却很痛恨自己身体表现出来的反应。

  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待她?

  她大口的喘着粗气,抬手蒙住自己的眼睛,眼角有泪滴滑下来。

  若她是楚嫣,他一定不是这样的态度吧?

  她咬住下唇,指尖掐住自己掌心的肉,唯有这样的痛感,才能止住她心里的难堪。

  “我们这样算是什么?”盛晚晴有点悲哀的看着他,“偷晴吗?”

  莫淮南的动作顿了一下。

  令人窒息的寂静。

  而彼此也都感觉到了这三年来所形成的,无法弥补的隔阂和距离。

  “算了,当我没问。”

  莫淮南沉默着,继续刚才的动作,盛晚晴闭上眼睛,这次却无论如何都忍住了不发出声音。

  可就在那一刻,她的脑海里面忽然记起自己被强制流掉孩子时,她也是差不多这样的姿势,眼睁睁的看着冰冷的仪器伸进来的。

  那样的阴影,她一辈子也忘不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 男朋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莫夫人,认栽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