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罚跪
一品红花油2019-11-09 08:452,067

  : 慢走不送,薛画之这是彻底地被赶出来了,她很是郁闷。站在门口,她垂头丧气,还没过一会儿,大门又被打开,出现了一顶轿子。

  轿子后面站着的是最先开始迎接自己的小兄弟,他笑嘻嘻地跑到薛画之身边,对她说:“姑娘,少阁主吩咐了,路途遥远,回去就送您一程。”

  薛画之一开始本不想坐轿子回去,可是咬了咬牙,心想着自己为什么不坐呢?

  本来自己来这里就十分辛苦,回去可不能让自己累着了。

  “好,我坐。”

  薛画之语气不好,撩起帘子就直接坐了进去。

  说来也奇怪,轿夫倒是采取了另外一条道,从山的另外一面走下去,在日落之前还真能到山脚下。

  从轿子里出来,太阳西斜在天上,薛画之看到不远处的驿站,正好是她昨天上午过来的那一家。

  她垂头丧气地走到驿站,和老板打了一声招呼,得借一匹马回去。老板见她这副模样,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姑娘,你别丧气,说不定这以后还有变数。”

  听着老板的语气,就像是在安慰自己。薛画之也稍微谢过老板,给了银子,骑上马便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薛画之心烦意乱,不仅事情没有办成。心里还牵挂着家里,已经两天了,百帘肯定要被识破。

  回家,薛画之还得和江小娘说道说道,请求她的原谅才行。

  马至城门下,正好赶上关门的时候,薛画之抢先一步进了城门,把马便还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沿着小路回家,估计能快一点。本想买一盏灯笼回去,可是摸摸口袋,钱已然是用干净了。

  内心一横,那就这般回去吧。可是还没走两步路,瞧见前面站着一个少年,走进一看,薛画之还记得,是冯墨亭身边的随从,青空。

  此时,青空手里拿着两盏灯笼,他走上前,把其中的一把递给薛画之,笑着说:“薛姑娘,你平安回来,我也能回去交差。”

  好像就算准了自己此刻会回来似的,薛画之就知道冯墨亭定是会嘲笑自己,送佛都能送到西,偏偏自己没出息,没找到西边的“门儿”。

  可别说去西边了,就只是去一座小小的燕回山,都累得个半死,还颗粒无收。

  “你家少爷呢?”薛画之问道。

  青空笑着回答:在烟雨厅听曲儿呢。

  又是烟雨厅,薛画之懒得继续问,现在她这一身的打扮,估计一进去就会被赶走。

  “两日之后,就是县衙审理我二哥的时候,现下我实在没办法,你家公子还有别的高人可以介绍的吗?”

  薛画之走投无路,只能祈求青空能点拨一二。可是,青空挠了挠后脑勺,他也不知道,自家公子也没有和自己说过。

  彻底死了心,薛画之没得法只能先行回家。她谢过青空,说改日一定会把灯笼钱送去府上。

  经小路回家,薛画之还没到家门,就看到薛家大门敞开,在门口站着江小娘,另外在她身边还有自己的大姐,薛梅之。

  这下糟了,她们俩肯定是故意站在门口等着自己回去,薛画之内心一慌。

  她刚准备掉头从后门翻墙回去,却被眼尖的江小娘发现,于是大喊一声:“薛画之,你还知道回来!”

  一听,心中不妙,薛画之拔腿就跑。江小娘喊了两个伙计就跟在薛画之后头追。

  因为白天使出太多力气,结果一下子跑不动,就被那两个伙计抓在手里。薛画之这般“押”回了薛宅门口,她垂头丧气,赶忙道歉。

  “哎呀,三妹妹,你怎么这么胡闹。竟然让百帘假扮你,而你自己又跑到那么远的地方。”

  薛梅之等的着急,好不容易看到自己的亲妹妹,心里心中松了一口气。她之前本就是一个爱哭的人,现下眼睛又红了一圈。

  “大姐,小娘,让你们担心了,都是我的不对。可是,我这次去燕回山找那少阁主,是真的有要紧事。”薛画之跪在大厅里,脸上的神色十分委屈。

  “啪!”江小娘一掌拍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次,江小娘实在是不能忍受薛画之这般乱来,二话不说,叫人把她直接关在祠堂里。这两天哪里都不要出去,知道衙门提审当天才能和一家人出去。

  “那可不行,要真是等到那一天就晚了,小娘!”薛画之一边祠堂的门,一边哭诉着。

  其实,对于薛家来说,已经是走投无路。江小娘和薛梅之只想用薛家剩下的钱财,疏通疏通关系,能减刑自然是最好的。

  可是,只有薛画之不同意,因为她坚信二哥并没有真的出卖薛家。可是,她的话没有用,一介女流之辈,又私下跑出去,更是要受到严厉的责罚。

  百帘跪在薛画之身边,她低着头不敢作声。

  “百帘,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薛画之心里也对不起百帘,自己的错却让别人承担。

  百帘摇摇头,连忙回答:“姑娘,你也是为了薛家,这件事要罚就一起责罚,我没有怨言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薛画之都是跟着百帘一起关在祠堂里,抄写家规。薛兆渝偶尔会过来看望,送一些吃食,告诉薛画之外面的状况。

  “三姐,我明天趁着娘不在,就把钥匙给你拿过来,让你提前出去。”薛兆渝隔着窗户,对着细缝说道。

  “好的,四弟辛苦你了。”

  “不过,三姐你确定要过去吗?”

  薛兆渝的语气有些害怕,不过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姐姐,毕竟聪明人不是那么多。

  没错,薛画之已经是铁了心,既然到了这个局面。她倒不如自己提前去衙门,状告飞天镖局,最后搏一把,再不行就“以死明志”!

继续阅读:022:真假账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薛三姑娘的代购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