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糖与鞭子的相认(首发要长)
千笑2020-09-05 12:179,897

  温柔的背后是陷阱,浮华的背后是沙漠——

  已经被无数次验证过的事实。

  不要轻易的下判断,因为你猜不到优雅双眼的后面隐藏的是什么。

  ***

  春夏之交,一年中最美的时候。葱郁的草木环抱着人类加诸于大地上的灰白建筑物。海风吹过,树林发出细细的浪淘声,与人类造物的声响交杂在一起。

  “这个城市确实改变了不少。”

  那辆奔跑在郊外高速公路上的豪华轿车,不时吸引着擦肩而过的驾驶员们羡慕的目光。

  “是的,小姐。”

  灰白头发的司机规规矩矩的回答后座上那个有着夜晚颜色长发的少女。

  “跟九年前比起来有了很大的发展,那时候这一带还是埋死人的沟呢,现在已经成了这么漂亮的新区。”

  “哼,是吗?”少女不冷不热的回应一声,又看向外面的风景,野花盛开的样子在公路下闪过,向远望,隐约可以看到近海的色彩。

  她有9年不曾来过这个城市了,凭着各方面搜集的资料来看,这里确实比从前好了许多。

  “对了,你倒是提醒我了。”她像是想起什么,打开了手边的某个开关。

  后面跟随的车辆接到了联系。

  “你告诉他们都把称呼改过来了吗?”

  “放心好了,‘小姐’,不会有问题的。”收信人肯定的回答。

  “那就好,”少女满意的颔首,“如果出了什么差错,可就不好料理了。”

  说完后,她又看向窗外的风景。

  但不到一分钟,通讯器里再次传出的声音就打断了她的闲暇。

  “小姐,如果现在出了点不好料理的事情该怎么办?”

  “!”

  少女警觉的看向车内的后视镜。

  跟随自己而来的两辆车子被莫名的力量不断的击中,车顶已经变形,司机们艰难的控制着方向盘。扭曲了的车在公路上左右窜动,躲避着看不见的攻击。承受重压的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尖叫。

  “2号立刻掉头,逆向行驶,去撞后面那辆蓝色的,趁着他们攻击停止的空挡跳出来!1号加速,跟上我们,以防后面还有伏兵!”

  少女果断的下令。

  “……没想到消息这么快……”

  “放心好了,小姐,我可以保证顺利到达。”

  说话的同时老司机猛的转动方向盘。车子后面的公路发出被撞击的声音。

  “你看得见吗?”

  敏捷的保持住身体平衡的少女不可思议的问。

  “这个年纪,虽然‘力量’没剩多少了,但还没有老眼昏花。”

  “……该死,如果我也看得到的话……”

  少女咬了下嘴唇,发出了指令。

  “目的地变更,去7号基地。”

  “7号基地,那不是……”通讯器中传来意外的声音。

  “有人拦我们,说明那边有行动,不能就这样过去。”

  按照少女的指示,银色的车子化作一片闪光飞驰而去。

  ---

  青石桌上,摆着三原色的玻璃棋子和象牙白的棋盘。深灰砖围墙旁树木垂下绿枝,没有一声鸟鸣打扰。巨大的熊猫雕像,憨态可掬的躺在草坪上卖着萌。坐在野花和青草环绕的石凳上,浅金色发丝的少年一只手抵着下巴,另一只手悠闲地移动藤黄色棋子,跳过朱红的玻璃球。

  “还有三步,你这次看好了,别说我趁你不注意。”

  “真是的,伏尘在干什么,怎么还没带出来?”

  执红子的少年,带着不快的语气,因为焦躁而举棋不定。

  他橙红的短发在绿树环绕的小花园里显得格格不入,绯色的双眼里透出不耐烦。

  “别着急嘛,他还要忙好一阵,你可以慢慢的想,不过我说还有三步就肯定还有三步。”

  “谁说棋了!”红发少年将棋子粗鲁的摔在盘上,“你还有心情下跳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不就是一所高中的后花园?我们也可以像一般的高中生一样享受午间悠闲的时光——还有两步。”

  浅金色发丝的少年一面反问,一面不紧不慢地移动棋子。

  “享受时光?!也不看看这里正在干什么!”

  又是一枚红色玻璃珠被粗暴地敲打。

  “无非就是吵了点,不过不妨碍我——还有一步。”

  “这叫吵了点!享受时光下跳棋?!你还当这里是什么青青校园吗!”

  金发少年将棋子放在眼前,透过它去看天空,玻璃珠反射出阳光星点,树木垂下绿枝,没有一声鸟鸣打扰——

  因为,没有一只鸟儿还能忍受这样恶劣的环境。

  螺旋桨的巨响震耳欲聋,汽车马达的噪音夹杂着污浊气体喷发而出,安宁已然在此消亡。

  3栋矮楼包裹一个小小操场组成的可怜高中,正面临它的灾难日。本来就不甚富裕的门口,被十几辆敦实黑亮的交通工具围了个水泄不通。二十几个保镖模样的男子,架起机枪和手枪守在校园四周,瞄准胆敢越出雷池的任何人。两架拉风的墨蓝直升飞机以蓄势待发的架势在学校上空盘旋,那久久不肯离去的巨大螺旋桨制造的噪声,几乎震破人的耳膜。

  “给你们5分钟的考虑时间,要么交出我们要的人,要么准备给家人写遗言!”

  威胁的敕令在扩音喇叭中重复了一次又一次,仿佛校内窝藏了十恶不赦的罪犯。

  “太、太过分了,冤有头债有主,凭什么我们一起陪葬!”

  “这是为了抓恐怖份子……?还是根本就是恐怖袭击?!”

  “大家、不要慌,会有人来援助我们的……”

  “警察为什么还不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困在校内的无辜师生,如待宰的羔羊般瑟瑟发抖。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也比他们的境况好不到哪里去。

  “休想,才不会把人交给你们!”

  高一三班的教室内,有个人咬着牙,愤恨地对窗外高喊道。

  作为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他的吼声还是具有很强穿透力的,三层楼下包围学校的人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没错,一切的源头就在这间教室里。

  “凌希你到底做了什么!!”

  面对平日里好友的尖声质问,被狂吼的中年男子勒住脖子无法动弹的女生,也做不出欲哭无泪以外的反应。

  她在男子的束缚中挣扎,头发早已乱成一团,小狗熊发饰只能套住一小半的马尾,摇摇欲坠;为了不窒息而亡,她双手努力地伸进男子手臂和自己脖子间的夹缝中。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咳咳,大叔,你松一点,我脖子快断掉了……”

     名叫凌希的女孩痛苦地哀求,但细小的声音是那样无力。

  她身后是紧紧扼住自己脖子的粗鲁中年壮汉,四周还被六个用亚麻长袍遮住全身的人物包围。那六个人高低不等,脖子上却清一色挂着复杂造型的古铜色金属链子,看不到他们的面孔,更增添了种不可思议的神秘感。

  与被挟持的女孩同样无力的同学们被分隔在包围圈之外,手足无措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切。

  ---

  这到底是为什么——

  凌希因呼吸不畅和刺激过度陷入大脑缺氧状态。

  这些人大早上毫无预兆的冲进了教室,人手一张照片,对比着教室里的学生反复看过几次后,这大叔便将自己强行制住,并企图从窗户扔出去!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直升机的轰响和轿车的马达蜂拥而至。广播喇叭敞开,放出威胁的嚎叫。

  擒住自己的家伙——就是这个胡渣子都没有刮干净的男子,转而死死勒住她的脖子,并同外面的要挟者对峙。

  “我们死也不会把人交出去!”

  没错,死也不交!!很有骨气!

  ……不过,我们不想赔你死啊!!

  而学校本来的主人,师生们的心声被冷酷地忽略不计。

  “你们还是知难而退,我们不会放人!”

  无视整栋学校的存亡一般,有骨气的男子坚持他的立场。

  他每喊出一句豪言壮语,胳膊的力道便加重一分。大概不等外面的人采取什么行动,凌希就已经气绝身亡了吧。

  “救、救命……”

  我、我做了什么……

  他们要抓的,不应该是恐怖分子或者抢劫杀人犯吗……这一定是……搞错了……

  凭着最后一点力气,凌希抬起一只手,颤抖着伸向前方,仿佛在向什么虚幻的存在求助。

  “我看不下去了!凌希、凌希她要死了!”某个女生捂住脸孔,投到旁边一个朋友的怀里哭泣,“我们、我们都完了!”

  尽管有人几次都想接近中年男子救出凌希,但他们周围的那六个遮着脸的神秘人看得死死的,像一堵围墙,没有空隙可钻。

  视线模糊中,一片独特的色彩映入了凌希的眼眶。

  啊,来人的样子清晰起来……米黄的颜色,似乎是人的头发……

  走近凌希视野的青年,大约二十岁左右,稀奇的米色头发服帖至脖颈,赭石色眼眸,身着宽松的素白外套。他从进门起就没有说一句话,镇定自若看地着一切的发生。以至于其他人忽视了他的存在。

  “够了,放开她吧。”

  青年眉毛都不动一下,对那“挟持人质”的大叔说道。

  “可是……”

  对方还没有从热血的亢奋中回过神来。

  “已经这样了,还能跑到哪里去?”

  他沉稳的语调,也让一度混乱的场面恢复一丝镇定。

  “给诸位添麻烦了,但是事发突然,我们也没有想到,还请见谅。”

  青年的用词和他的面孔一样文雅。但是这并不能掩饰他们所作的一切给学生和教师们带来的心理伤害。

  而且,不能忘记,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阻止任何暴力行为,他是这些人的帮凶,甚至他还可以指挥那个粗鲁的家伙。

  得以解脱的凌希,手脚发软瘫坐在地上,用失魂落魄的眼光看向另一边不安地聚在一起的同窗们。终于,有人朝着闯入者们走近了一步。

  “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能不能请您说明一下呢……?”

  挺身而出的是负责这个班级物理课的老师,就资历来说,他不过是初出茅庐的新手,一身的书生气。

  “不说别的,您这头发颜色就给我们学生造成了很大的不良影响。”

  “…………”

  不过全班一致认为,老师的注意力放错了地方。

  “……”

  被问到的青年,一只手扶上额头,眉头紧蹙,似乎难以启齿。

  “早就说了……不要让我来做这种事……”

  他的抱怨被手掌遮挡在了自己面前。

  “还不肯觉悟吗?神殿的那些人。”

  有着夜晚颜色长发的少女,轻动了下挂在耳边的麦克,发出问话。

  夹杂着头顶螺旋桨的轰响,她的声音从直升机内传达到地上的接收器。

  “是啊,都已经出动到这个地步还不肯放手——该说是傲骨风华还是顽固不化就不知道了。”

  通信的对象正站在校门的包围前端,带着三分玩笑的语气回复道。

  “该死的神殿,仗着有‘术士’,就不把王室放在眼里,居然先我一步抓到人……”少女加重咬字,“枪都上了膛没有?”

     “……您真的要射击?”

  地上的人语带犹豫。

  “放空弹总可以吧——对了,神殿那边是谁在?”

  少女转换了问题。

  “好像是伏尘。”

  “他?”

  “大概也只有他在这种状况下还能保持佛系不做反应。”

  “不用射击了,我下去。”

  思考了数秒,少女下了决定。

  她所搭乘的直升机姿势微倾,缓缓的盘旋了一个圈,降落地点锁定在了学校的操场正中央。

  “其实,你气的不过是他们抢在你前面抓到了人吧。”

  挂掉了通讯,地上与她通话的男子轻叹一口气。

  “那、那是什么?!”

  “BOSS登场了吗?!”

  躲在建筑门口附近观察状况的人们都瞪大双眼。

  直升机降落激起的气流还未平息,那少女已经伫立在了众多围观者的面前。

  她随风飞扬的长发,不禁让人联想到绒黑天空笼罩下的夜晚。与之对比强烈的,是上身雪白的制服衬衫,深灰色的过膝百褶裙同她的发丝一样在螺旋桨的余波下舞动。黑玛瑙样眸子,稍稍仰视了下正前方毫不起眼的教学楼。似乎是嫌累赘,她将披在肩上的制服外套扔回直升机上,不等乱风的余波散去,就朝着教学楼径直迈开脚步。

  随着身体前行的趋势,她的裙摆与青丝再次飘起,不过,没有了刚才重压感——仿佛踏着风,从天上走来的一般。

  事实上,她也确实是从天而降。

  围观人群谨慎的保持着与少女的距离,尽管他们都想要一探究竟。

  少女目不斜视,自若地迈着步子,沿笔直路线向校门行进。

  当她迈入楼内,聚在走廊里的人群像受了什么暗示一样,自动闪开一条路。而少女则完全没有对他们的行动做出任何反应。

  “好漂亮……”

  不知是谁轻声赞叹。

  那女孩样貌大约十六、七岁,身材纤细而不纤弱。光洁得近乎透彻的脸庞上,五官优美的线条如同技巧最纯熟的画师勾勒出的一般流畅自然。但与她引人赞叹的气质大相径庭的是,那对眼睛里透出的——是冷淡至极的光芒。

  “像画一样,不过似乎有点眼熟……”

  “可是这样的人,看过应该会有印象啊,唉,也许美人都是类似的模子吧……”

  一些敏感的微弱声音被现场肃杀的气氛掩盖了。

  ---

  “糟了,你看她下去了。”

  嘴里念着糟糕,语调上却完全没有任何的紧张感。花园里,金发少年淡然旁观的同时,不忘走完自己的一步棋,眼里透出些许喜悦和期待。

  “这下真的惨了!伏尘可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与剧烈噪音下还能悠闲享受微风,一身随意运动装的他不同,橙红短发同伴是真的着急了。

  “要过去帮他!”

  红发少年再也坐不住了。

  “冷静下了,”一把拉住同伴的手,浅金色发丝的少年抬头,亮起翠绿色的眼眸,“这件事本来就不该是我们负责的,我们的任务只有监视而已。”

  “可是伏尘他……”

  “他又不会有事,而且……”绿眼金发的少年得意的微笑,“你又输了哦,我说是三步吧。”

  “…………”

  “蠢材!不过是跳棋,有什么好下的!骗小孩子的游戏!”

  憋了半天终于爆出了回话,红发红眼的少年,脸上也泛起了红色。

  “你也说不过是小孩子的跳棋,那就赢一次看看啊。”

  “你根本是趁人之危!”

  “早就告诉你还剩三步了。”

  ---

  少女鞋跟碰触大理石的地面,发出脆响,她立定在混乱教室的门口,用眼神轻快地扫过全景。

  左边是一群惶惶不安窃窃私语的学生,右侧是被六个神秘人包围的“劫持者”和“人质”,中间对面而立的教师和米色头发青年充当了两个“阵营”的分水岭。

  众人见到有外来者,将全部的注意力转向了她。

  面对众多目光的注视,少女脸上仍没什么表情,保持着自然的平静。

  米色头发的青年向着门口跨出半步,少女却径直走了过来,与他错开正面,停在他面前两步远处。

  “让开。伏尘。”

  旁人只看到少女的嘴动了动,没有听到她说出的青年的名字。

  “……”

  伏尘微微低头,若有所思凝视着少女的脸孔,没有退后的意思。

  “你……”

  不等其他人开口问她的身份,少女便不理会挡在前面的伏尘,冷不防地直奔被挟持的凌希冲去。

  “!”

  “!”

  “!”

  “停下!”

  两个反应快的神秘人,立刻朝着奔来的少女举抬起双手,另外四个随后做出同样的举动——每个人的手腕上都缠绕着复杂的金属链,与脖颈上所挂的如出一辙。

  中年男子迅速重新将地上的女孩架起来。

  被这猛然一钳勒得快要昏厥的凌希,突然觉得眼前一亮,看到许多雷电似地细光在那些神秘人的手与手之间闪过。

  “小……”

  本能般感到危险的讯息,她想要提醒跑过来的那个人当心,但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啊……”

  发出短促讶异的,是身后的挟持者。

  奔来的少女在那些光线闪现之前就已穿过了神秘人的包围,她借着冲力,一口气将还没有完全直起腰的男子推开,从他粗壮的胳膊中,夺下半张着嘴的凌希,搂在了自己怀里。

  “姐姐——!”

  伴随一声意想不到的呼喊。

  “姐、姐姐?!”

  围观的学生们发出惊叹。

  “对您这样高贵的人,他们做了什么啊!”

  清亮的嗓音带着激动的震颤。

  方才被向后推开的中年男子不慎撞到一张椅子,跌倒在地。他一脸憋气,冲着害了自己的人。

  “你……才是,要干什么……”

  被怒视的少女抬起埋在凌希肩膀上的头,两道明亮的目光射向地上的男子。

  “!!”

  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样,男子接下去要说的话被阻断,他扶地的一只手抖了下,有些僵硬的撑着自己站起来。

  “姐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来一步你就不会……嗯!!”

  少女随即扑在凌希身上,紧紧地紧紧地紧紧地搂着她的脖子。凌希一只手颤动着缓缓举起。

  “请住手啊!你真的想杀了她吗?!”

  平日里关系最好的朋友之一,就是刚才不忍再看凌希受苦的那个女生,代替受害者喊出心声。

  “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激动了,太高兴了……”

  少女终于饶过凌希的脖子,但生怕她逃了一样用左手牢牢钳住她的双手手腕,右手食指则抹去自己眼角的一点泪花。

  如果不是有她的力道支撑,凌希恐怕又要瘫倒在地了。

  “我想,你可能还不明白吧,可是、可是、你就是我的姐姐啊!”

  “我……你……是……”

  也不知是脖子疼得说不出话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凌希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是九黎凌希,我是凌御,你是我失散了近十年的姐姐!”

  “狗血……剧……啊……”

  立刻有人发出细微的吐槽。

  “不是……”

  “不会有错的!”

  不等凌希质疑,自称凌御的少女更加坚决的肯定。

  “难道没有看出来吗?我们的样貌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啊!”

  “……”

  此言一出,教室里顿时陷入了安静。

  ——

  倒楣的凌希,半长的马尾散乱一团,杏圆的眼睛泛着一片茫然,鼻梁有些低矮,两颊上略有点婴儿肥的痕迹,大概是沾染了所谓郁闷的习性,嘴唇常会咬在一起。虽然因为惊吓有些狼狈和精神不振,但总的来说,还算是有点可爱的造型。

  自称凌御的少女,难道她那双黑玛瑙一样的眼睛,是超级的近视加散光不成?或者说,她的判断力和那个外表的水准正好成反比吗?

  除了性别和人种,她们的模样还有什么相似之处吗?——听到凌御坚定不移判断的人都在寻求这个答案。

  “哪里像了……哇!”

  下一秒,遵照事实发表意见的一个男生突然倒地不起。

  没有看清是谁下的手,但是肯定的,一定是新一批“闯入者”的作为。

  就在众人为凌御的说辞发楞的工夫,围在校门口的黑衣墨镜人士中,已经有数个进了门,加入到混乱不堪的局面里。并且趁人不备,以风一般的身手做出了“封口”的卑鄙举动。

  “不相信的话,可以让大家看看啊,我们难道不像姐妹吗?”

  凌御转过身,对着那几个黑衣人微微点头。

  再迟钝的人也该看得出来——他们是一伙的。至于是狼狈为奸还是助纣为虐的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太、太像了!”

  “哪里还找得到这么像的姐妹?!”

  “简直就是双胞胎啊!”

  为了避免遭到迫害,一群学生只好顺风使舵说出违心的话。

  “既然大家都这样说,就没有什么能阻碍我带你回家了!快走吧,奶奶她正在等着呢!”

  “等一……”

  又是不等凌希说完话,凌御拉着她就要往外走,置那六个神秘人和伏尘于无物。

  对方自然不肯轻易放人,伏尘一步拦在她们的去路上。六个神秘人也都架起了肩膀,凑近了些。

  “你们……又是谁啊……”

  凌希无力地发问,她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缠着她。

  “这种状况,再清楚不过了——”

  走在她前面的凌御,清清楚楚的宣告。

  “他们是——坏人。”

  “……的确,不像好人……”

  只有这点是凌希不得不承认的。不过,似乎也不是一个“坏人”可以概括的吧。

  “不是。”

  伏尘否认。

  “我们不是坏人。”

  似乎万般为难,他一字一字吐出这句话。

  “那你倒是说出点什么啊……”

  “……”

  对凌希的追问,伏尘又陷入了沉默。

  他得到的命令,只有将人带回去,也就没有考虑该找些什么借口。要在外人面前一向不善言辞的他来编谎话,实在是强人所难。

  “你要跟我们走。”

  “那也要有为什么啊……”

  既不想被认定是坏人,又不会说谎,更不能说真话,再三思量,伏尘郑重的开了口。

  “一百万。”

  “?”

  “我出一百万。”

  “?”

  “一百五十万。”

  不假思索,凌御给出更高的价位。

  “一百六十万。”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什么一百万?!”

  感到一股冷气袭上背后,凌希慌忙询问。可竞价的两人谁也没理会她。

  “三百万,”凌御干脆地扣下更大金额,然后静静的附加,“——美金。”

  “卖了!”

  “咚”的一声,一个带着圆滚滚镜片,自称以经济科博士为目标的骨感男生敲下了定音锤。

  “陆凌希以后就交给你了!——三百万美金,是现金还是刷卡?!”

  “等等!什么卖了?!不是我吧?!卖的不是我吧!”

  凌希脑筋的转数明显已经跟不上形势了,她诧异的左右张望,最后把眼光放在了第一个出价的伏尘脸上。

  “很遗憾,就是您。”

  对方的语气郑重,完全没有玩笑的意思。

  “卖我?!为什么?!谁卖的?!什么时候允许随便买卖人口的?!光天化日之下拍卖人类,你真的是坏人吗?!”

  “那你以为那边又是什么人?”

  闷气的伏尘指着凌御反问凌希。

  “我是为了保护姐姐不被你们伤害才出此下策。”

  凌御面不改色地解释道。

   “没错啊,怎么能随便卖了凌希?!刚才是谁敲的锤?!”

  一位好友为凌希鸣不平。

  “我也是……听说学校最近财政危机,现在又面临这样的麻烦……”为了三百万卖了同学的男生,多少有些心虚,但他还是头头是道讲着自己的理由,“大家还看不出来吗?他们是冲着陆凌希来的,卖了她的话不但能解除现在的危机,学校也就不用再为钱发愁了。”

  “但是,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怎么能把凌希卖掉?!”

  如果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就可以卖了吗?不是那个问题吧……

  凌希本来想吐槽朋友,但虽然用语有问题,她到底也是在为自己说话……

  “你没听到吗?她不是说了是凌希的妹妹?!突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多金又温柔的妹妹,凌希显然是拿了麻雀变凤凰的玛丽苏剧本了啊!卖过去也不会吃亏!而且……”戴圆眼镜的男生一边振振有词,一边把呆站着的老师和学生们拉到一起,将人群缩到墙边,压低了嗓子继续道,“现在前有狼后有虎,他们都不肯放人,我们救不了人,也没办法向外面求助……不如退一步,先把人交出去,也好再想办法……”

  一番话立刻将他见利忘义的形象扭转成了随机应变的智者。

  “怎么办,伏尘大人!要动手吗?!”

  见风向要转,刚才挟持人质的中年男子连忙请示。

  “可是……”伏尘抵着下巴,咬住下唇,“我们拿不出三百万美金以上的价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吧,我是说,跟他们来硬的……”

  伏尘没有回答,只是将目光平移向守在门口那些黑衣人,不肯服输的中年男人才知道己方并不占什么优势。

  “我明白了,凌希,恭喜你跟妹妹相认!”

  “太感人了!你们今后要好好相处!”

  “这件事,回头我会向校长说明的,陆凌希,你可以走了。”

  学生们和那位老师配合着那个男孩“以退为进”的计策,生涩地表演起来。

  “那么,人就是我的了,来,姐姐。”

  凌御浅笑,拉起刚刚拍得的战利品的手。

  “……”

  “你们……你们都够了!!”

  凄厉的尖叫终于穿破了压抑迸发而出。

  凌希用手一一指过在场的每一个“集团”,愤然高喊道。

  “——从一开始就没有问过我的意见!你们当我是什么?!跳蚤市场拿来卖的东西?!义卖用的捐赠品?!他们这些外来人也就算了,没想到,最信任的老师同学也可以这么轻易地出卖我!”

  “凌希,我们不是为了三百万把你卖掉的!”

  “是啊,你只要忍耐一下,我们马上……”

  “大家,都是为了姐姐你的幸福,才这么做的,”凌御的声音悦耳平和,有条不紊,“我也当然会尊重你的选择。”

  她左手牵着凌希,向右转了半个身位,给了凌希的视野一片空间。

  “如果要您选择,这样的状况,你会选哪一边呢?是他们,还是我?”

  “……”  

  好像被凌御的冷静平息了怒气一样,凌希楞楞的看了看争抢自己的两方。

  如果要选择的话,哪边……?

  一方是从进门就暴力相向的可疑集团,差点没有勒死自己的凶狠大叔现在还紧锁着眉头蓄势待发的样子,为首的那个青年,更是说要买卖她;而另一方……也是来历不明,但这个脸上几乎挑不出毛病的美少女(在外表上就完胜粗鲁的男子)称呼自己为姐姐,将自己从劫持犯的手上夺了下来,并且愿意支付赎金(?)……

  “大概……是,这边吧……”

  凌希有些犹豫,但还是不自觉地轻轻点了下凌御。

   “这样的话,不就很清楚了吗?跟我走吧。”

  凌御露出满意的微笑,忽地将凌希推向站在最左边的神秘人。

  “啊!”

  那神秘人一个不留神,被凌希扑倒在地,他身后插出一名黑衣男子,抓起凌希的肩膀,把她拽出“围墙”。另外几个同来的黑衣人迅速将他们夹在中间,朝门口退去。

  六个神秘人和那中年男子正要上前抢人,凌御已经先一步挡在了他们前面。

  “想跟来的话,无所谓,”她只留给那些人背影,“不过我没有时间关照你们就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