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凉也得受着
洲洲不是粥2020-08-18 10:432,296

  岁月不居,难止暮去朝来。

  池衍在寒风里拢了拢身上的大衣,跟着前面的宁然上了公交。他已经很久没有踏上过公交了,这次坐公交的原因还是半路车抛锚,宁然又不想打车。还好不是高峰期,他们上车的时候,虽然已经没有座位了,但是也不挤。

  宁然耳朵里塞着耳机,目光有时落在窗外,有时落在车内的乘客身上。突然,宁然像发现了什么,注视着她前面的一个裹着黑色羽绒服的中年光头男,这人一直往一个穿学生装的少女身上靠,少女躲躲让让,光头男不依不饶,还极其恶心地用下半身蹭着少女的大腿。

  宁然直接越过光头男,把女学生拉到自己旁边:“小妹妹,你到我这里来。”

  女学生低着头不说话,一看就是比较胆小的女生,难怪刚刚什么都不敢说。

  那光头男穷追不舍,又跟着挪过来。

  宁然直视对方:“你滚开。”

  旁边的池衍和其他乘客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人身上。

  光头男说:“这公家车你家开的?你管我站哪儿?”

  宁然丝毫不退让:“你恶不恶心?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嘛,我劝你老实点。”

  没想到对方往宁然脸上甩了一个耳光,声音又脆又亮:“臭婊子,我劝你别乱说话。”

  池衍火气顿时就上来,一把把对方推倒:“你他妈再打一下试试?”

  司机听到动静,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停了车,不耐烦地问:“干嘛呢?怎么还打起来了?”

  车子抛锚,池衍心里已经很不爽了,正好缺个发泄的办法,看对方还想动手,他直接和对方扭打起来。

  宁然去拉他:“池衍,别打了,我们报警。”

  其他乘客也试图去拉他:“小伙子,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车厢本来就不大,对方完全是被池衍摁着打。池衍不算壮实,甚至有一丝单薄,不过占了年龄优势,对方被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等其他人把他拉起来时,光头男脸上已经被打伤了好几处,眼皮、嘴角都肿了起来,还好池衍只打了他的脸。当然,池衍也挨了几下,嘴角破了一处。

  宁然看着他嘴角的伤,眼里溢出的都是心疼:“池衍,你没事吧?疼不疼?”

  他恶狠狠地瞪着对面的光头,摇摇头说:“不疼。”

  最后,三人一起进了派出所。交代完基本信息,民警叔叔凑近看了看池衍嘴角的伤,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光头,神秘兮兮地问:“小帅哥,你跟叔叔说,你为什么要打那个人?”

  池衍面无表情:“是他先动手的。”

  民警说:“看样子,他应该不敢先动手打你啊?”

  宁然:“叔,先被打的是我。”

  民警又看了看宁然的脸,左脸上有淡红的指印,还肿了不少,他都能想到他面前这小姑娘被打的时候,声音有多响。他倒抽了一口凉气,问宁然:“那他为什么打你?”

  宁然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完,民警摸了摸下巴说:“我懂了,你们俩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其实啊,叔叔我十分欣赏你们这种助人为乐的品质,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外面那个说自己是无辜的,还说要验伤,要管你们要医药费。”

  宁然反问:“凭什么?明明是他先……”

  “你先冷静,你嫉恶如仇的心情我理解,你们俩一看就是好孩子,关键是你说他在公交车上对一个小姑娘动手动脚,这没证据啊。”

  “我……”

  “你先等等,等我们那边的同事找其他乘客把事情了解清楚再说。你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现在呢,你们肯定是暂时不能离开的。你们就先在这儿坐一会儿,把事情弄清楚了,叔叔就会让你们走了。”

  得益于这位和善可亲的叔叔的关照,宁然和池衍得以在办公室里和其他民警享受暖烘烘的小太阳。

  年轻貌美的实习女民警还给他们倒了热水,池衍双手接过盛着热水的纸杯,然后问:“姐姐,你能给我们找个冰袋吗?”

  “冰袋啊,你等着。”

  不一会儿,她还真弄来一个冰袋,“这么冷,用冰袋不凉吗?”

  池衍拿过冰袋就往宁然左脸上呼:“凉也得受着。”

  没有防备的宁然只能尖叫着推开:“冰的。”

  池衍一手按着她,一手给她敷冰袋:“一会儿就好了。”

  冬天敷冰袋确实不好受,池衍也没让冰袋在她脸上停留太长时间。

  宁然捂着冻僵了的脸说:“好冰啊。”

  “那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实习女民警看完了这一幕,笑着说:“还是现在小年轻知道疼人啊,狗粮都是一大碗一大碗的。”

  男民警也说:“小姑娘,你眼光不错,没看错人。”

  “不是,他不是我男朋友。”

  男民警调侃:“不是男朋友都对你这么好,那还不赶快发展成男朋友。我要是女孩子,遇到这么好的男生早就嫁了。”

  池衍向来腼腆,听到这话只能低头玩手。

  刚才做笔录的民警推门进来:“毕雪芝是你们谁的家长啊?”

  池衍起身:“是我妈妈。”

  随即,池妈妈毕雪芝就从民警身后出现了,神色着急,一进门就拉着池衍问:“哎呦,我的宝贝儿子,有没有伤到哪里啊?”

  “我没事。”

  毕雪芝又拉着宁然:“然然,你有没有受伤啊?”

  “阿姨,我没事。”

  她抚了抚胸口说:“你们没事就好,我就怕你们有个三长两短。”

  民警站在他们面前,翻着资料夹说:“事情我们已经了解清楚了,我们问了几名乘客,他们都说是光头先和这小姑娘吵起来,然后打了这小姑娘一耳光,这小伙子就打光头。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这个被打的呢,已经去医院做检查了,他说要你们承担他的检查费、医疗费、营养费,除此之外还要给他两千块钱的赔偿费。”

  毕雪芝面露凶色:“什么?他还想要赔偿费?他也打了我儿子,我自己孩子养了一二十年了,他会不会动手打人我心里清楚,他要是什么好人,我儿子会打他?态度好点,老娘还能给他医疗费,态度不好,一分钱都没有。”

  民警心平气和劝道:“同志,你先冷静,我们知道他也打了你儿子,确实他伤得比你儿子严重,而且他算那个正当防卫,所以你们还是要承担他的医疗费用。至于其他费用,肯定不能给。”

  宁然问:“叔叔,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是他先对那个小姑娘动手动脚的,我们才……”

  “问题就是没证据啊,我们也没找到你说的小姑娘。你们先在这儿等着,等他检查回来,你们看看他那些单子,然后双方签字了就可以走了。”

  毕雪芝气得不想说话,宁然和池衍也无话可说。

  等办完所有事情,三人走出派出所,天已经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要打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要打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