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远房表弟
洲洲不是粥2020-08-18 10:432,181

  伏天已过,室外不再酷暑难耐,不过阳光依旧明媚刺眼。电梯故障,宁慈凭双腿爬楼梯爬到十楼。本来在外面就被晒得脸颊通红,进了大楼还要徒步上十楼,到家时她又累又气。从冰箱拿了一听可乐,就坐在沙发上发愣。看纪方元又发组队邀请了,她没有多想就点了进去,主要是想去抱怨一下故障的电梯。

  宁慈一边拾取物资,一边痛诉她的遭遇:“我跟你讲,我家这栋楼电梯坏了,我刚刚爬楼梯爬得我怀疑人生。”

  纪方元问她:“你家住几楼啊?”

  “十楼,我家是B栋,宁然家是C栋六楼。然后你知道吧,我还穿个高跟鞋。我走到二楼就脱了鞋,光着脚走了。”

  “哈哈哈哈哈,你好惨啊。不过走楼梯也有好处,可以锻炼腿。我之前看那个什么省的女孩子腿很细,就是因为他们那里的山太多了,要天天走路爬坡。”

  说完,麦里是另外一个女孩子在说话:“真的可以瘦腿吗?我也好想瘦腿,我腿太粗了。”

  那是他们匹配的路人队友,进游戏来第一次说话。

  纪方元说:“我也不知道,我是看的一个帖子。”

  这时麦里又有另外一个男声:“这个3号,你多高多重啊?”

  3号是自嘲自己腿粗的路人女生。

  宁慈本来想说随便问女生的身高体重不好,但是3号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样子,随口就回答:“165,120斤。”

  那个路人男性语气极其冷淡:“哦,坦克。”

  3号被他咽得说不出话,宁慈啐道:“你这人有毛病吧,人家多重关你屁事,一会儿坦克一会儿瘦猴,你脑子里全是硫酸?”

  那人也还口:“本来就胖啊,还不让人说了。我说她,关你什么事,怎么,戳到你痛点了?”

  纪方元不急不躁的问他:“你妈多重啊?你在家是不是也管你妈叫坦克啊?什么样的人能生出你这么个玩意儿啊?你这种东西应该是没妈吧。”

  “我说3号,你多管什么闲事?”

  “就许你说别人坦克,不许我说你脑残。你还挺双标啊,臭弟弟。你回击什么?戳到你痛点了?你什么时候打算去医院把脑子打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天天对着别人评头论足,就没妈所以没人教你做人是吧?没事,老子免费教你做人。说别人之前能不能看看自己是个什么逼样儿?自己都长得不明不白的,还好意思说别人。”

  “你算老几?敢在这儿说你爸爸?”

  “你他妈脱了裤子都还是个儿童片,当谁爸爸呢?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你会有孩子?我都不知道你出来瞎转什么,说句话出来都是在拉低我们国家的国民素质。你也别和我扯了,反正在我眼里你也就是个渣渣,你也别说我怎么怎么样,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各方面应该都比你这东西强点儿。老子不跟你聊了,先给你屏蔽了吧。你要想炸我我也不在意,爷不在乎这一两局的分数。你们也赶紧给他屏蔽了吧,不然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

  说完,纪方元反手就把那人的麦克风屏蔽了。四个人的游戏变成了三个人的,纪方元感觉世界都美好了很多。

  被侮辱的3号女生感觉自己像遇到了天使一样,说:“你们两个真好。”

  宁慈:“就是见不得这种傻逼。”

  3号女生赞道:“你们两个声音好好听,是一起的吗?”

  宁慈有些不好意思:“主要是他声音好听,骂人的时候尤其好听。”

  纪方元:“我好久没骂人了,今天又回归祖安模式了。”

  宁慈:“你是不是平时玩的时候,太压抑自己了?”

  纪方元知道她的意思是直播的时候不能骂人,是不是压抑自己了,他说:“对,我之前玩其他游戏的时候,骂得可厉害了,天天和别人互喷。现在已经收敛很多了,不遇到这种烂人,我都不骂的。”

  宁慈对他刮目相看了,虽然这人平时挺浪的,让人感觉不怎么靠谱,但实际上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判断,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有些人嘴脏心不脏,有些人嘴脏心更脏。

  3号妹子继续表达着内心的感谢:“真的超级感谢你们,我真的不会骂人。”

  纪方元:“没事,请叫我红领巾。”

  宁慈放一个四倍镜在他面前:“红领巾,你要不要四倍镜?”

  他顺势捡起来:“要的,要的,谢谢我慈姐。”

  宁慈脱口而出:“你是不是特别见不得嘴脏的人?”

  他回答得也很随意:“也不是见不得嘴脏,我就是看不惯这种不懂尊重别人的人。太平盛世,做不成保家守国、救死扶伤的大英雄,那也得做个恪守底线、敬人爱人的小老百姓。”

  宁慈反问:“你还有这种觉悟?”

  “你这话太让我伤心了,我就不配有点觉悟吗?别说了,打完这把就删好友吧。”

  “别啊,我错了,你最棒,你最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开车接上宁慈和3号:“这还差不多。走,堵桥去。”

  等他们说完话,3号才说:“你们两个好有意思啊,是情侣吗?”

  宁慈解释道:“不是,就是姐弟,他是我远房表弟。”

  “是是是,是姐弟,就是给几块钱就可以出卖对方的那种塑料姐弟。”

  堵桥之际,纪方元拿出手机随便刷了朋友圈,惊道:“表姐,然仔和池衍去迪士尼了。太过分了,为什么不叫我?”

  宁慈:“什么?他俩去迪士尼了?”

  纪方元翻着宁然发的九宫格,里面有单人照、有合影还有食物照,“还有池衍他弟,太过分啦,不孝子、不孝女,出去玩不叫我。不行,我要去质问他们。”

  他怒意难平地在评论区打出:“不叫我?没爱了。”

  把手机扔到床上,他重新拿起平板:“难过,太难过了,怎会如此?”

  宁慈趴在桥的高架上:“你下次也去玩,然后不叫他们呗。”

  “算了,算了,人家小两口出去约会,我跟着起什么劲儿。”

  “什么小两口不小两口的?”

  “你不觉得他俩很配吗?一个用最奶的声音打最大的输出,一个用最软的声音当最刚的猛男。”

  宁慈有些不解:“猛男?”

  “你不觉得然仔是个猛男吗?别的女生都是嘤嘤嘤,她哭起来都是猛虎落泪。别人都是软绵绵地说我好害怕,她是猛男害怕。她是个会拆机器的猛男。真男人,绝对是真男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要打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要打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