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恶心的液体
香蕉里面的巴拉2020-07-28 11:182,835

  杜子腾楞住了,手中的烟都滑落了下去,今天注定是抽不完一只完整的烟。

  “老蒋,你说什么?我车上,刚才没人?”

  这么一想,杜子腾瞬间后怕,怪不得一路上这后背一直在流冷汗,难不成真的遇到了什么脏东西?

  杜子腾早就听老人说过,这开夜车的司机,很容易沾上脏东西,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没想到杜子腾这鞋湿的那么快。

  就在杜子腾惶恐的差点尖叫时,老蒋忽然哈哈的笑出了声。

  “老蒋,你笑什么,我遇到了脏东西你还笑!我们是不是朋友了。”杜子腾是真想把这狼心狗肺的家伙拖出去喂狗啊。

  只见老蒋摆摆手说:“好了好了,不捉弄你了,我逗你玩呢?”

  “什么逗我玩?”杜子腾已经开始结巴了。

  “就和你开个小玩笑,你车上的人我看到了,四个。”

  ……

  杜子腾更加无语,这要是拖出去喂狗,估计狗都不吃。

  他无奈的走下车,忽然想起老蒋还在便问:“老蒋,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

  “今天老陈有事,拜托我来查车守夜。”

  老蒋上了车,杜子腾那烟还没抽完,跟着老蒋走了上去。

  “老蒋,我今天遇到宋天悦了。”

  “我每天都遇到,只是她没看到我,总是隔着一块玻璃。”

  “不是在电视里,是真人,就在井口山,陶家站那边。”

  “你说刚下车的那四个人里面,长头发的是宋天悦?我看身形不像啊,宋天悦还要苗条一些啊,这胸明显小了,还有脸,宋天悦要圆润一点,还有走路姿势,宋天悦要妩媚点。”

  果然是老江湖,大晚上这都看得清楚,杜子腾不得不佩服。

  “她没上车。”

  “什么?没上车?大晚上不上你车,她怎么回来?”

  “我也不清楚啊,而且很奇怪,她一上我车就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吓得连忙下去了,而且她那脸色也不对。”

  “正常,他们干这行的,脸色就像京剧变脸,快得很,我听说这宋天悦是个工作狂,没准留在井口山挖掘新闻。这个井口山的山洞最近传的不是挺热闹的啊,电视台都做成节目了,肯定是要收视率的。”

  老蒋一边说,一边拿手电照公交车座位,到了最后一排,发现有几个箱子,上面刻着海盐电视台的标志。

  “完蛋,他们忘记拿东西了。”杜子腾往外探头,昏暗的路灯下已经没人,那四人已经走远了。

  老蒋说:“算了吧,明天你不是休息,当个好人给他们送过去就行了,没准还能遇到宋天悦,倒时候合个影要个签名,馋死那帮老男人。小杜,你看那里。”

  手电筒照射在最后一排的椅子上面,只见那椅子上面全是粘稠的乳白色液体。

  “小杜,你这量可以啊。到底是年轻啊。”

  “我说老蒋,你这车开的猝不及防啊,我可没干过这些。这些地方,好像是刚才那四人坐过的。”

  老蒋伸手沾了一点,就好像口水一样,还有一股腥臭味。

  “我去,老蒋你这够恶心的。”

  “恶心有什么办法,也不知道这帮子人干了什么,真是没素质。行了,这东西我来处理吧,你先回去吧,留到明天,你小子肯定又挨批评。对了,把这三箱东西搬下去,我明天给你放在门卫,你自己来拿。”

  “行。”

  杜子腾拉住箱子拉环,一滑,手上全是粘液。

  再仔细一看,那箱子上也都是恶心的粘液。

  杜子腾将东西拿下车,谢了老蒋,就离开了公交车站。

  外面的雨彻底停了,风肆意的刮着,吹着杜子腾浑身哆嗦。

  公交车站与杜子腾租的房子并不远,十几分钟的脚程就能到。

  杜子腾租的公寓是一个中档的情侣公寓,就算生活不如意,至少杜子腾不是单身狗。

  在门口脱了鞋,杜子腾拧开钥匙,一开门就听到屋里传出一阵可爱的声音。

  “各位宝宝,今天已经很晚了,我真的要下了,,要不我们明天继续?别啊别啊,你们别这样啊,我不休息好,明天怎么带你们去看好东西啊。那这样吧,我再播半个小时,半小时后就真的下了,么么哒。”

  “小丹,这么晚了,还在直播哪。”杜子腾进了屋就开始脱衣服,那箱子上恶心的粘液,总是让杜子腾闻到一股难闻的鱼腥味。

  这名对着手机在直播的可爱女生就是杜子腾的女朋友许丹琴,这许丹琴白天是海盐市某外贸公司的小职员,到了晚上就是直播界的小透明了。

  虽然没什么名气,但也有几个粉丝。

  “嗯,我再播一会,你快去洗澡吧。”许丹琴也闻到了杜子腾身上的味道,忍不出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杜子腾很识相的冲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啪嗒啪嗒按动沐浴液的伸缩口子。

  一顿洗刷,这身上的味道总算是没了。

  杜子腾出来的时候,许丹琴已经关掉了直播,她倒在床上,看上去很累。

  杜子腾说:“我说小丹,你白天上班,大晚上还直播,别累坏了。”

  “我没事,倒是你,白天上班,晚上还开夜车,你身体吃的消吗?”

  有这么一个人关心,杜子腾也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分,他过去抱住许丹琴,亲了她一口。

  “有你关心,再累也没事。对了,你刚才说明天带你的粉丝去看好东西,看什么?”

  许丹琴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最近这个井口山冒出来的山洞不是传的很邪乎嘛,我打算明天和几个当地的小主播一起去看看。”

  “什么,你要去井口山?”

  “对啊,就去看看,这事情在网上好像也传开了,没准明天我一去,能多涨几个粉丝。怎么?你不让我去啊,杜子腾,你该不会也相信外面说的吧?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了,当代青年可不信鬼神那一套。”

  “我当然不信,我可是无神论者。不过这天还下着雨,井口山不安全。”

  许丹琴拿出手机,翻出天气预报。

  “你看,天气预报说明天是晴天。你要不放心,明天你就和我一起去吧,反正你明天也放假。”

  “好。”这字才吐出一半,杜子腾突然想起明天还得去电视台还设备。

  平时去趟电视台也不容易,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杜子腾还真有些舍不得。

  “你怎么不说话了?”见杜子腾许久不说话,许丹琴嘟着嘴问。

  “没事,我可能明天早上公交车站有点事情,不过下午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我们已经约好了,早上八点集合,趁着旅客少,占得先机。”

  “这样啊,那可惜了。不过井口山那边最近有劫匪出没,你一个人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杜子腾也不好意思说自己遇到劫匪的事情,一来还不确定那是不是劫匪,二来,他当时逃得那么狼狈,说出来多丢人啊。

  许丹琴亲了一口杜子腾说:“你就放心吧,大白天的谁敢乱来啊,更何况我们有四个人。”

  半夜三点,杜子腾与许丹琴还在睡梦中,这个点是人的睡眠最深的时候。

  忽然,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杜子腾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伸手一摸,许丹琴不见了。

  咚咚——咚咚——

  门外的敲门声十分具有节奏感,杜子腾环看一圈,厕所的灯也没亮。

  “小丹。”

  寂静的夜,杜子腾的呼喊声打破宁静,门外的敲门声也是戛然而止。

  杜子腾顾不得那么多,直接起床,蹑手蹑脚走到门前,这大半夜的会是谁呢?

  通过猫眼,杜子腾看到了外面空无一人,难道是幻听?

  正想着,杜子腾感觉身后一阵寒意,转身一看,竟然看到了黑暗中一个男人捂着许丹琴的嘴,还用刀架着她的脖子,猥琐的朝着杜子腾奸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绑架全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绑架全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