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死洞活洞
香蕉里面的巴拉2020-07-28 11:152,624

  老蒋抽了一支烟给杜子腾,两人把火点上,吸了一口,老蒋才说:“这人我不是很熟悉,主要是我朋友的朋友,我也没见过,但听说,这个人有点本事。”

  “能穿越亚马逊森林的都不是善茬。”

  “对,用我朋友的话说,他是所有探险家里面最有能力的一个。一般而言,他们探险一个洞穴,最多一天必须出来,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是行规,为了保证安全。我曾经跟着他们去玩过几次,当然,都是那种他们已经玩腻的洞穴,我朋友也教了我不少东西,他说,这洞穴探险,最忌讳的就是时间,就是说,不能长时间呆在洞穴之内,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你想,这人就算体力再好,他能撑多久,还有,这洞穴越深,里面的氧气就越稀薄,当血液里缺氧的时候,就会出现头晕目眩的状况,当然那些有另一个出口的就另当别论了。反正这洞穴探险也是一门技术,不是什么人都能玩的,像他们这种,站在洞口就能知道这山洞是死洞还是活洞。”

  “什么是死洞和活洞啊。”

  杜子腾刚问完,远处就传来了一声喇叭声,原来是小王又回来了。

  车门打开,上面还是什么客人都没有,此时井口山整顿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海盐市每个角落。

  两人上了车,坐在空荡荡的车上,老蒋才说:“这活洞和死洞,其实和活水死水是一样的,有出口的那叫活洞,没出口的那就叫死洞,活洞一般都是人工造成的,没什么意思,但是很有可能会有类似机关的东西,那些忽然冒出来的山洞,很多都是古时候古人挖过陵墓或者逃生通道遗留下来,随着时间迁移掩埋在山体里的,这种洞危险性主要在于一些人造机关。当然,还有一些是抗战时期留下来的防空洞,这种除了会有坍塌危险,其他就没什么了,但这种洞一般不会太深,快点半小时就出来了。”

  小王见两人在聊什么,扭过头插了一句:“蒋叔,你们在聊什么呢?”

  “开你的车,别插嘴。”杜子腾被打断很是不爽,直接怼了过去。

  小王出了名的好脾气,被怼了,也只能低着头玩手机。

  杜子腾问:“老蒋,那这死洞呢?死洞一般都是怎么样的?”

  “死洞很少,一般他们玩洞穴探险的,最喜欢的就是死洞。这死洞是天然形成的,洞内十分蜿蜒曲折,而且还没有出口,有时候这死洞里面会有独特的风景,一般死洞的洞穴都比较小,很多时候,可能一个人都钻不过去,当然也有那种大的,比如钟乳石洞。这种山洞一般到了下面就会变得十分空旷,运气好,也许能看到一个奇妙的地下王国,还能弄点珍贵的岩石啊钻石什么的。”

  “什么,还有钻石?”杜子腾眼睛一下就亮了。

  “对,钻石。当然不是市面上那种,那种都是后期经过打磨的,这钻石本身就是地壳下方的碳晶体,在死洞里面存在钻石,很正常。但这死洞比活洞可要危险多了,活洞的主要危险是人造机关,那死洞的危险就是与大自然对抗,一来是氧气,二来就是你的胆量了。”

  “这个胆量是什么意思?”

  “活洞是人工建造的,那自然不会有狭窄的地方,只要有洞,人就能过去。但这死洞就不一样了,自然形成,它可不管你能不能过去,有些地方很狭窄,人根本过不去,这时候就需要用登山镐之类的东西将其凿开,但这也不是盲目的乱凿,要是凿不好,也许整个山洞就塌了。结果你应该知道吧,在那样的情况下,你根本就来不及逃出来,只会被活生生的埋在洞里。”

  杜子腾听得有些害怕,没想到小小的洞穴,居然有这么多讲究,幸好刚才老蒋拉着,若此时进洞,碰到个死洞倒还好,大不了撤回来,若是遇到活洞,那还不被机关给弄死。

  “那老蒋,刚才那洞穴,你觉得是死洞还是活洞?”

  老蒋摇摇头说:“我还没有这个本事,当初也只是跟着他们玩了几次,学了点皮毛。但是我听我朋友说起过,那三个探险家回来之后,就直接来洞穴口判定这山洞是活洞还是死洞,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他们三竟然都无法判定这山洞到底是死洞还是活洞。”

  “这,这怎么回事?”

  “这些人探险了一辈子,论经验,可都是高手,一般他们判定的洞穴,从未出过差错,但这一次,他们竟然连山洞是死洞和活洞都猜不出来,这实在是匪夷所思了。”

  杜子腾咽了口口水:“那老蒋,那岂不是无法判定危险究竟来自哪里?若是死洞,我就防着大自然的地形,换而言之,是活洞,那就防着人造机关,现在活洞死洞都不清楚,岂不是两者都要防着。”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但在外面看不出来,不代表里面也不行,那三个家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那是相当的兴奋。”

  杜子腾实在想不出,这有什么好兴奋的。

  老蒋说:“探险家的兴奋和别人的兴奋点不同,就像每个人的笑点不同一样。”

  “那后来呢?”

  “后来自然是准备装备,然后就进山洞了,原本他们计划是最多一天回来,所以当时进去的时候只带了几个面包充饥,他们虽然对探险疯狂,但是很理智,只要到了时间,不管怎么样都会出来。但这一次两天没出来,恐怕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所以啊,这洞也不是随便就能进的,这么些高手都被困死在里面,更别说我们了。小丹这件事情,我个人感觉,你还是继续打打电话,要是二十四小时还没反应,我们就先报警,看看警察怎么说,警察愿意帮忙,那是最好,假若警察不帮,那我们就只有自己解决了。”

  老蒋的提议,杜子腾还是听了进去,当然,和老蒋刚才科普的那些洞穴知识也有一定的关系,说白了就是吓到了,杜子腾怎么都没有想到,看似简单的山洞,竟然还有这样的知识面,所谓初生牛犊不怕死,这一打听,还真是邪门了。

  到了车站,两人下了车,老蒋对杜子腾说:“这样吧,你现在回家去看看,没准许丹琴已经回家了,如果没有你就在家里等着,等到二十四小时了,你就先去报警,我现在去准备点东西,以防万一。”

  与老蒋分别之后,杜子腾直接开启了奔跑模式,一路从汽车站,一口气都不喘就跑回了家。

  路上,杜子腾一直在幻想,一会一开门,最好是许丹琴坐在家里开着直播,看到他回去,笑着问他怎么了。

  但事与愿违,打开门,室内空荡荡的。

  杜子腾感觉万分失落,没了许丹琴的房间似乎没了温度。

  杜子腾坐下来,拿出手机,没有来电显示,看着拨打记录,他已经给许丹琴打了快一百个电话了,中间有通过几次,但都没人接。

  嘟嘟嘟——

  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

  杜子腾有种不好的感觉,如果没有进山洞,许丹琴为什么没有接电话,难道是遇到了坏人?这些主播她都是第一次见面,毕竟都不了解,当中难免会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

  想到这里,杜子腾又开始紧张起来,来回在房间跺脚。

  当手伸进口袋掏烟的时候,他忽然摸到了一样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绑架全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绑架全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