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这是你欠我的
时暧暧2020-07-01 23:152,191

  与此同时,E国另一家私人医院中。

  墨锦尧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脸上泛着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旁边坐着一个一头红色卷发的时髦女人,正是唐若馨。

  唐若馨痴痴地看着墨锦尧那张脸,眼中带着晦暗不明的情愫。

  “锦尧你看,兜兜转转,最后你还是属于我的。”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手轻轻抚摸上自己的脸颊,唐若馨脸色一变。

  当初她跟墨锦尧可是未婚夫妻,若不是半路杀出个贺暖暖,现在他们可能早已经结婚生子了。

  父亲带着小三逃跑,唐家破落,她自己也毁容落水。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赐。

  可不知为何,唐若馨就是对墨锦尧恨不起来。

  或许是有恨的,但爱恨交织在一起,那种感情太过复杂,连她自己都说不明白。

  大卫那一刀并没有伤到墨锦尧的要害,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要了墨锦尧半条命。

  唐若馨将墨锦尧送到医院做了急救,才勉强脱离生命危险。

  “如果再重来一次,你会不会后悔选择了贺暖暖,而不是我?”唐若馨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墨锦尧的脸颊,薄唇轻启,像是在跟最亲密的恋人呢喃一般。

  “暖暖~”墨锦尧轻蹙着眉,在睡梦中发出一声梦呓。

  医生交代过唐若馨,今晚一定要好好看着墨锦尧。因为他的伤口虽然经过了缝合已经没什么大碍,但若是出现感染情况,仍有可能丧命。

  听到墨锦尧的声音,唐若馨的手顺势摸向墨锦尧的额头,触手一片滚烫。

  “医生!医生!”唐若馨赶忙起身去叫医生。

  墨锦尧的心率很不正常,皮肤也因为发烧泛起暗红色。

  “病人伤口出现感染情况,准备抗生素,立刻进行急救!”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将墨锦尧推入了抢救室。

  唐若馨坐在抢救室外走廊的长椅上,神色有些复杂。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眼神中却带着几丝担忧。

  她担心墨锦尧救不回来,可同时心里又隐隐有几分复仇的快感。

  “墨锦尧,你可一定要挺过来啊!这么让你死实在是太便宜你了。你和贺暖暖欠我的,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还清的。”

  急救室内,墨锦尧像一具破败的布偶娃娃,安静躺在床上任人摆布。

  一个多小时后,急救室的大门终于打开,几个白大褂推着墨锦尧走了出来。

  “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了?”唐若馨赶忙起身迎了上去。

  “救过来了,但是很有柯能还会再次发作。要观察二十四个小时才能得出结论。”

  刚刚在急救室中,墨锦尧出现了休克和痉挛,这都说明他的生命体征并不稳定。

  唐若馨眼睁睁看着墨锦尧被推进整整监护室,垂在身侧的手死死攥成拳头。

  想起大卫跟她说的,给墨锦尧注射的药物可以让墨锦尧短暂性失忆,并不会有什么副作用。难不成大卫骗了她?

  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唐若馨回到墨锦尧的病房,躺在墨锦尧刚刚躺过的地方。

  上面还沾染着墨锦尧的温度和属于他的味道,唐若馨将头深深埋在枕头里。

  一晚上时间,墨锦尧被推进急救室了两次。

  幸好他都挺下来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才从重症监护室被推进普通病房。

  “医生,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昨晚上唐若馨一夜没睡,就那么呆呆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直到墨锦尧被推进来。

  医生看着唐若馨脸色有些难看,忍不住提醒道:“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至于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要看他自己了。这位家属,病人还需要人照顾,我看你还是多注意自己的身子。”

  等医护人员离开,病房中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唐若馨拉起墨锦尧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磨蹭,“锦尧,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忘掉贺暖暖,以后你是属于我的!”

  喃喃了半晌,唐若馨靠在病床边上睡着了。

  等墨锦尧睁开眼睛,外面天色已经大亮了。

  他有些迷茫地打量着四周,在看到病床边趴着的那个女人后,下意识抽回了自己的手。

  墨锦尧的动作弄醒了唐若馨,看到墨锦尧正在看她,唐若馨惊喜地起身。

  “你醒啦,你终于醒了!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想起大卫跟她说过那种药物的作用,唐若馨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墨锦尧盯着唐若馨的脸注视了半分钟,最终摇了摇头。

  “你是谁?这里是在哪里?”

  墨锦尧失忆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受的伤,也不记得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甚至连他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见墨锦尧挣扎着要起来,唐若馨赶忙将他扶着躺好。

  “你先别动,你伤得很重,我还是让医生过来帮你看一下吧。”说完便转身出了病房,步伐轻快,显然心情很好。

  墨锦尧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眸子里闪过一丝警觉。

  虽然什么都不记得,可他身体的本能反应还在。

  突然脑袋传来一阵钝痛,墨锦尧有些痛苦地皱起眉头。像是一些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一般。

  他努力想要回想起来,可越想脑袋就越是痛,只能作罢。

  唐若馨带着医生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墨锦尧整个人痛苦地蜷缩在病床上。

  医生赶忙上前给墨锦尧打了一针镇定剂。

  经过检查,墨锦尧身体各项机能都正常,除了身体有些虚弱外,查不出什么原因。

  “医生,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是怎么回事?”唐若馨明知故问,就是想确定那种药剂不会被检测出来。

  万一以后被人怀疑,至少她可以撇清自己的嫌疑。

  几个专家面露难色,他们还真没见过像墨锦尧这种情况。

  按道理只是外伤,头部没有受创的痕迹,并不会导致这种失忆的情况发生才对。

  “这个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目前我们也没办法判断病人的情况。”

  听医生这么说,唐若馨彻底放下心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亿万萌宝:妈咪又要征婚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亿万萌宝:妈咪又要征婚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