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江湖告急|003
张慕水2020-04-14 11:302,148

  身上一条条鲜红的抓痕,单求胥一个高抬腿“壁咚”了上去,将对方卡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看到空中的篮球落下,单求胥头也不抬地单手接住,奋力地砸向了蓝方队员。

  “大侠饶命!我错了,大侠!”眼看着篮球朝着自己打了过来,蓝方队员立马 了下来。

  “请你记住,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I'm not alone! You know?”单求胥说着,将篮球

  奋力地砸在了旁边的校园围墙上。

  “嗯嗯嗯,呜呜呜……”蓝方队员手捂着内裤吓得呜咽了起来。

  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本就破烂不堪的校园围墙在篮球的猛烈冲击下竟然轰然倒塌。围墙后面的一排女生刚好正在上排球课,你能想象得到?地上全是衣衫不整裸露不堪的蓝方球员。电线杆上,单求胥正在“壁咚”一位只穿了一条卡通小鸡内裤的男人……啧啧,那画面,简直辣得众人直捂眼睛,众女生更是大喊大叫着四下逃窜。

  “单求胥,那是男孩子,你不要乱来!”

  看到年级主任大喊着跑了过来,单求胥无奈地摇摇头。光着屁股倒在地上的蓝方队员们颜面尽失,捶地流泪。换作以前,单求胥还打算解释几句,看到眼前的画面,单求胥索性朝着操场上的众女生,潇洒地来了一个飞吻,转身便离开了。

  谎言被重复了一千遍,便成了真理。单求胥被误会的次数多了,便也成了渣男。这便是单求胥被学校开除的问题所在。

  学校不远处的垃圾处理场,苍蝇横飞,脏乱无比。单求胥背着书包走到了这里,停了下来。为了避免被老师查抄课桌,单求胥将自己所有重要的宝贝都转移到了这里。既然都被开除了,那就索性全都带回家好了。

  看着“严禁吸烟,爆炸危险”的牌子,单求胥朝着东北方向,数着走了五十步,然后在一堆乱石下面挖了起来。看到百宝箱里自己的玩具和小说完好无损,单求胥心情大好。

  “说我玩这些拖班级后腿,真是可笑,班级又不是狗,还分什么前腿后腿的。”单求胥边说着边拍了拍手起身离开。

  雷声逐渐密集了起来,疾风将地上的白色垃圾袋吹起飞过单求胥的眼前。单求胥刚准备离开,却发现不远处,一排黑色轿车开了过来,单求胥停下脚步六辆黑色轿车包抄过来,将单求胥堵在了中间,车上很快下来一帮人,清一色的西装革履,戴着墨镜,气势汹汹。很快,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戴着墨镜叼着雪茄的中年男人。

  “老大!”两边小弟纷纷鞠躬敬礼。

  雷声越来越大,雨点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风吹过单求胥的头发,单求胥面色沉重。中年男人的手只是稍微一抬,众人便才起身。中年男人看了看周围的垃圾山,又看了看眼前的单求胥。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单求胥心里想着便朝着中年男人走了过去。

  单求胥走到中年男人面前对视了起来,中年男人嘴里不断冒出白色的烟雾弥漫在二人眼前。单求胥突然伸手将中年男人嘴里的雪茄取下,朝垃圾山上甩了出去,左右众人纷纷

  4 |你在我的右手边

  围了上来,中年男人摆手示意,众人方才退后散开。

  雪茄引爆了垃圾堆里的沼气,伴随着“轰”的一声爆炸,漫天飞舞的纸片、垃圾袋从天上伴随着雷雨飘了下来,众人就这么站在雨里一声不吭地对峙着。

  “爸,吸烟有害健康,你没看到旁边的牌子吗?严禁烟火!”眼看着雨越下越大,对峙了一会儿过后,单求胥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原来,眼前的中年男人正是单求胥的父亲,单父的全名叫单雄信,是单氏集团的总裁,单氏集团更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大型跨国企业。

  “叫我父亲大人,我跟你讲了多少回了,叫爸一点威严都没有。”

  “好了好了,父亲大人!明明是企业家,非把自己搞得像黑社会一样。”

  “胥胥,这可是你让我这样做的,我还不是为了在你同学面前给你面子。”

  “父亲大人,我只是在小学的时候说过一回好不好,自己想耍酷非得把理由推到我

  头上。”

  “呶,承认就好,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

  “嘁!”

  单求胥说着随手将书包扔给了随从老季,老季是单氏集团的高层骨干,也是单总的得力干将,平日里在公司是左右手,自打单总离婚后老季更是与单总形影不离,私下里就是管家加保姆般的存在。

  “季叔,勋章一枚,麻烦帮我保存起来。”单求胥说着从衣服上取下了一枚校徽递了

  过去。

  “好的,少爷。”老季接过单求胥衣服上的校徽打开一个收集簿,里面已经有十几枚

  校徽。

  “老季,这是胥胥的第几枚高中校徽了?”单父忍不住问道。

  “单总,这是高中阶段的第五枚校徽了。”

  “胥胥,高中你都读了五年了,连个毕业证都拿不到,你这样下去让我很难做啊!”

  单父忍不住抱怨道。

  “怨我啊,说好了只读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我早就告诉你了,我想去的是美国,现在的我简直糟透了!”单求胥说着脸色大变地坐进了车里。单父无奈地摇摇头,示意大家上车。

  车队行驶在高楼大厦间繁忙的马路上,单父手里拿着酒杯,摇来摇去,琥珀色的红酒在杯里和空气发生着微妙的化学反应。单求胥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雨滴从窗前汇聚成股慢慢流下。

  “胥胥啊,我天天听你说美国教育、欧洲教育什么的,西方的教育有啥好的?过度放纵学生的所谓的个性,忽略了未成年人的自制力。”尴尬让等红绿灯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单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

  “你算是说对了,国内的教育对学生的个性简直就是抹杀与摧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在我的右手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在我的右手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