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化形讨老婆
锦小满2020-05-28 20:062,340

  “你,你别瞧不起人!”小姑娘好像被惹毛了一样,那个炸毛的样子,让锦鲤忍不住看了眼趴在一行人后头畏畏缩缩的老虎。

  见到锦鲤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小姑娘越加的不乐意,气鼓鼓地对着吴泽,手指着锦鲤,“师兄!让她看看,我们有没有灵——!”

  “师妹!”吴泽将小姑娘往身后一拦,打断了她嘴里冒出来的字。

  锦鲤怀里的小兔子好像在笑,她厚厚的嘴唇动了动,然后将头埋进了锦鲤的怀里。

  “有趣,不愧是大仙门,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好好谈谈了。”

  吴泽眉心微蹙,张了张口,最后回头看了眼身后白老虎垂头丧气地模样,知道眼前这位武夷峰的少女,并不简单。

  “姑娘这边请。”

  锦鲤抬手就指了指一家粥铺,“就那里吧。”

  “好。”

  他们在街中间停留不算久,但街两边的百姓已经堵塞了路,随着他们移动,两边的人也移动,渐渐的,粥铺跟前直接团了一群看客。

  这群是放在平日里,白老虎已经发怒了,可今日它好像没了脾气。

  百姓们看的稀奇,那白老虎没看够的也看够了,可吴泽这位小少年,生的唇红齿白,气质斐然,竟然怎么看都看不够。

  “师兄干嘛呀,这漫天要价,一只兔子而已。”随性人里的小姑娘一直嘀嘀咕咕,对锦鲤颇为不满。

  他们又不是抢,上来要晶石,肯定不安好心。

  锦鲤目光淡淡的,跟老板娘要了一碗粥一个油条还有一个油饼子,迦娜也是点了些着肉的小笼包之类的东西吃。

  她吃一口,兔子探头出来吃一口,看的人惊讶连连。

  吴泽眸子更是亮了起来,白虎悄悄地抬了抬眼皮,看了眼小兔子那雪白雪白的身体,红通通的眼睛,只觉得心口扑通扑通直跳。

  轻声地“嗷呜”了一声,锦鲤的目光便是轻微地撇了一撇,大白虎又立刻低头下来。

  锦鲤轻声一笑,抱起兔子来到大白虎跟前,“陪他玩一会如何?”

  兔子四只脚乱蹦哒起来,表示反抗,锦鲤一只手抱着兔子,一只手摸了摸白老虎,“不怕,看着挺帅的。”

  大白老虎惊喜地抬起头来,眼神呼哧呼哧地灼烈,看看白兔子又看看锦鲤。

  兔子伸出爪子摸了摸老虎脑门额头的黑色毛组成的王字。

  白老虎尾巴突然支楞起来,邦邦直,锦鲤噗嗤笑了出来,将白兔子放下。

  兔子落地,一蹦一跳地来到老虎跟前,开口一句,“你可幻形?”

  白老虎看了眼吴泽,见到吴泽微微地点了点头,“可”,这才发出闷闷地一声低音。

  锦鲤惊喜地看了眼老虎,才对吴泽笑问:“你的?门派的?”

  “门派的长老。”说了这句话,才略微尴尬地想到,这白长老见到锦鲤就立刻成了一只大猫?

  “那兔子,是我的。”

  兔子正跟白老虎说着悄悄话呢,听到锦鲤这么一句,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若不是有兔毛在,白老虎指不定以为是自己哪句话撩到小白兔了。

  见到白虎看着自己愣住,小白兔突然腾空跳了起来,然后一阵烟雾散尽,两三岁的小女娃娃,四平八稳地站立在他跟前,“你也变一个。”

  老虎看了眼吴泽,似有无奈,吴泽看了眼锦鲤,问道,“如此不怕吓着凡人。”

  “凡人没你们想的那么不经吓。”锦鲤摆摆手,指了指围在粥铺外头的人,虽然退开了一个圈,但还是仰着脖子在张望。“显然,这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

  吴泽突然觉得眼前人比之那兔子更加有趣,只是连白长老都畏惧她几分,自己区区门派弟子,纵然是人人艳羡的内门弟子,可也不敢轻举妄动。

  武夷峰年轻一脉里,何时出了如此天骄。

  白老虎听到锦鲤的话音落下,也是从伏地的姿态缓缓起身,抖了抖身子,一身绒毛纷扬之后,一个年轻的帅小伙子立在了小玉跟前,脸颊之处,还生着几瞥银胡须。

  锦鲤看着白长老的化形,噗嗤一笑,“从前我问过一株老山参,问他为何不肯化形,他告诉我说化形了就讨不着老婆了,白长老。”

  “道长叫我银虎即可。”白银虎恭敬地对着锦鲤先是拱手,再缓缓开口。

  锦鲤微微点头,“银虎啊,你化形可也是为了讨老婆?”

  银虎被问的两边胡须都忍不住抖动起来,最后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低下了头,兔子小玉倒是听了个明白,大概意思就是,昨儿见着了小玉姑娘,相思深切,想着她是兔,自己是虎,门不当户不对,故而憋出了人形来。

  小玉被眼前的高个逗乐了,走回锦鲤身边,“我在历练呢。”

  吴泽插不上话,也不允许其他人插话,几个资历更深些的长老,一个个也都在为白银虎能够化形而惊喜,纷纷寄书回门。

  唯独先前那个小姑娘,眼下看着吴泽,看着白银虎,这一个两个对锦鲤的态度可谓恭敬,就差倒贴上去,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可长老们没有言语,身为内门弟子的吴泽没有言语,眼下她再说话,怕是要惹来门派不悦。

  心里头就憋着一口气,越想越气。

  最后回应小玉的还是白银虎,“我,我陪你啊。”

  “啧。”锦鲤干巴地啧了下最,斜睨了银虎一眼,银虎立刻闭了嘴,“想什么呢。”

  吴泽却是终于见缝插针地来了句,“此番来俗世,却也是入世造化来的。”

  “小小年纪,取什么造化。”锦鲤又是不温不热地给了一句。

  这下子玉鼎山随行的长老里头,总算有人开口说话了,“小姑娘虽是武夷峰人,但也不要高于自命不凡。”

  迦娜翻了个白眼,“连我家道长境界都瞧不出来的人,在告诉她不要自命不凡。”心里头暗自摇头,却也没有言语,只是吃饭的动作顿了顿,好似听到了笑话一般,嗤了声后,又继续吃。

  这么一番下来,再是蠢钝,那也知道这条鱼在嘲讽他们门派长老。

  “喂你不要太过分了,虽玉鼎跟武夷是同好门派,我家师叔……”

  锦鲤不给那小姑娘说完话的几乎,手里筷子一转,抬手就用筷子柄打了下去,“长辈的说话,小姑娘家家的多嘴!”

  那小姑娘气急作势要起身来骂,却发现自己,动也动不得,话也说不得,连支吾都支吾不了,只能瞪个眼睛看着锦鲤。

  锦鲤呵呵一笑,“还是谈谈,价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