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请锦鲤出手
锦小满2020-05-28 20:062,583

     “那,那是你寻来的人!不可能!”自己可是一直在监视他,顾家未曾有人出去,他也不曾叫人去寻修士,那位白衣小妮子,必然只是下山来历练的。

     只是好巧不巧。

     “呵,那位,定然不喜欢沾染尘缘,不然今日,我在劫难逃。”妖道自觉自己尚有一丝余地。

     顾渊叹了口气,“是啊,好说歹说,才请动的,毕竟我好歹也是武夷峰的弟子。”

     武夷峰三个字才出来,妖道心里更是发慌,那个在修真界的庞然大物,让他这种小山门出来的人,只觉得恐惧。可随即又故作鄙夷道,“那又如何。”

     顾渊身为武夷峰弟子的信物,自己早就握在了手里,“她不过半信半疑吧。”

     “道长修仙糊涂了?半信半疑不如信啊。”顾渊笑弯了眼睛,心里却是比谁都害怕。

     妖道哼哼了一声,“那老道我拭目以待。”说罢也不再管顾渊说什么,甩袖离去。只是脚步匆忙凌乱,气息更加是不再平稳。

     顾渊微微一笑,小厮赶忙凑过来,小声骂道,“哼,臭道士,你也有今天。”

     等到人确实走远,顾渊脸色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冷声问了句,“礼物可备好了。”

     “少爷都备好了。”

     “走。”

     小厮见自家少爷拔步就走,小跑追上问道,“少爷亲自去?”

     顾渊点头,“既然是请人出手,步入凡尘俗世,必要表现出心意来。”

     顾渊心里却是十分卑微地想着——钱不要,灵石不要,我就只剩下人了,人再不要,那就真的不要了。

     小厮似懂非懂地挠头,抱着礼品跟在后头。

     顾小公子上街,身后小厮摇摇摆摆地捧着一大堆的礼,街市上行人开始热议。

     ——莫不是上门提亲?

     ——提亲就小气了,顾家可是镇子上的首富。

     ——那是?

     ——走去看看看不就得了。

     于是顾公子身后跟着跌跌撞撞的小厮,跌跌撞撞的小厮身后,一群看戏的百姓亦步亦趋,这阵仗,让刚打开窗户透气的迦娜瞧见了,吓得艾呀一声,“道长,寻仇的来了。”

     锦鲤“嗯?”了一下,走到窗口,看到了顾小公子,眉眼稍弯,“不是。”

     “如此阵仗还不是?”迦娜突然觉得自己鱼头不够用。

     锦鲤抬手拍了拍迦娜身上软乎乎的地方,她的个子也就够得到这里,迦娜不解,“要下去迎么?”

     “自然,人家都带着礼来了,闭门不见,多是无礼。”

     “道长不是说,不涉凡尘么?”这漂亮道姑怎么整日地说些自相矛盾的话呢?

     锦鲤将目光收回,看着迦娜说道,“那顾小公子……是修士。”

     “原来如此,我这就去迎。”

     酒楼掌柜的受宠若惊,将顾小公子请进店里,还没迎上楼,漂亮的侍卫就站在楼梯口笑盈盈地看着他们,“道长有请。”

     掌柜的心头百转千回——莫不是,要分鱼头汤喝?

     顾渊上了楼,天字号房很是宽敞,分了内外两个屋子,“小公子可要用茶?”

     “来了来了。”掌柜来的及时,不光有茶水,还有小点。

     锦鲤从内屋走出来,白衣翩迁,面带微笑,眉目含春,就这么盯着顾渊,直到坐在他跟前,“顾公子。”

     “敢问道长。”

     “叫我锦鲤就行。”

     一旁的迦娜“嗯?”了一下。

     ——怎么的,小道长跟我同族?

     免不了要凑近嗅一嗅,可锦鲤身上除了仙气就是仙气,迦娜纳闷了,随机眸子豁然睁大——莫非,已经跃了龙门?

     曾传说有条鲤鱼王跃过龙门后,混到了一点点龙的仙气,只是终究是修行道途上追不上龙鱼,蛟龙这些族类,故而化龙故事里,除却鲤鱼王再无其他。

     可既然有传说留下来,那就是有可能。

     迦娜看看锦鲤,再看看顾渊——小公子这命格不太好啊,绕来绕去都是妖。

     锦鲤,顾渊默念了一遍这名,突然笑了。

     “顾公子可是觉得,我这条鱼……”

     顾渊连忙解释,“倒不是,只是……想到一个说法。”

     锦鲤不解,却也不问是什么说法,顾渊心下稍有失望,只觉得这位小道姑,还真是清心寡欲,无关自己的,不多问不多管。

     迦娜却是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窜,男装形象之下,一双眸自顾盼流连,看的顾渊一旁的小厮呆了住。

     对于成熟的男孩而言,锦鲤的美,还是幼了些许,但看迦娜,那眸子,那鼻,那嘴,那脸蛋儿,就仿若是罩着自己魂牵梦绕的人刻下来的一般。

     倘若从前他没有魂牵梦绕的人儿,今日却是有了。

     可是,却是个男子。

     没有人会在此时注意到已经魔怔了的小厮,哪怕是迦娜也是。

     可在顾渊的眼里,年纪对口的精致姑娘更加赏心悦目,说不上魔怔,但也着实是不小的诱惑力。这份诱惑力,甚至已经直接跟金子,灵石画上了等号。但少爷就是少爷,少爷还是个利己主义的商人,灵石固然秀色可餐,但不是他的,他就能够保持冷静。

     几个人之间目光略微流窜之后,锦鲤微微一笑,“来意我明了,只是顾小公子,我帮迦娜是因为我和她都是鱼,若要我帮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都是鱼?迦娜一机灵,然后就是心头狂喜。

     顾渊看了看迦娜,她身上淡淡的妖气,纵然有这位道行高深的小道姑帮忙遮掩,也还是没法完全遮盖,再看看锦鲤,虽他境界低微看不出端倪,但跟妖气一样,锦鲤身上自带仙气。

     理由,顾渊不免微微蹙眉,他想过万千种,小道姑会刁难自己的法子和说辞,可理由。

     看了看小厮提着地一大堆礼,叹了口气,“不知……道长,要什么。”

     锦鲤随即笑了,“你给不了。”

     迦娜安安静静不敢说话,小厮安安静静不敢抬头。

     顾渊长吸一口气,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说道:“道长真不涉凡俗?我与你无数金银,以道长本事……”

     锦鲤打断道:“于修士而言,钱财皆为尘土。”

     顾渊:“天下奇珍。”

     锦鲤:“非自己所寻之宝,得来也不珍贵。”

     顾渊:“胭脂…”

     锦鲤:“诶,小道姑我,乃是俗世外之人,胭脂俗粉,锦衣玉帛,不在乎。”

     顾渊泄气,也是,你这生的粉嫩,跟羊脂膏玉雕刻出来一样的人,用了脂粉岂不是俗气,最后心有余力不足地失落道:“其实我也是修士,虽不知日后前程,但可允诺……”

     未等他说完,锦鲤一笑,“好,我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