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别动我小表姐
锦小满2020-05-28 20:062,588

  “师父!我才…才十二岁!!!”

  观主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略微瞄了眼自己的小徒儿,“快十三了。”

  锦鲤脸色立刻难看,求饶,“那个,山上的山参精们,我就放过他们好了!”

  观主暴怒骂到,“什么叫你放过他们!”

  “师父师父…”见小师妹又要被师父责罚,大师兄连忙拦住自己师父,冲着小师妹使眼色,“可以下山了啊下山!”

  诶嘿?!锦鲤顿时清醒,抱拳对着自家师父说道:“徒儿这就下山!”

  老观主冷哼一声,“急什么。”说完扭身离开,三兄妹正纳闷,他又突然出现,将一包早就收拾好的行李扔给了小徒儿,“切莫!惹事生非!”

  虽然心里是知道,不可能的,让她不惹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么想着,目光又看向大徒弟,连连摇头,太憨厚怕是带着小妮子一起吃亏。

  再看看二徒弟,又摇头,太精明,教坏小朋友。

  “好了!下山去吧。”

  “师父,我跟师兄送送师妹。”

  老观主飘了一个哼字,转身不见。

  三人躬身,锦鲤微微抬头,推搡了一下二师兄,“走了走了。”

  “师妹,你看看师父给了啥,还缺什么,师兄给你补上。”一路上最是操心这个小妮子的就是锦麒,大师兄一副,长兄如父的架势,苦口婆心地劝。

  凡人复杂,有好有坏,坏的比山里的精怪还要坏。

  二师兄一路摇头晃脑,直到三人走到了石像处,两位兄长才顿住脚步,“就到这里了。”

  锦麟拍了拍大师兄的肩膀,一路下来他们没有用法术,就是靠着脚一步步走,真到要分别一段日子了,大师兄还是不舍。

  “师妹,你可是该隐山的道姑,凡事能动手就别跟人多说话,记得了么?”锦麟一路一声不吭,这最后时刻说了这么一句,大师兄慌忙解释,“就是对那种说了不听的人。”

  锦鲤点点头。“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别怕,我肯定完好无损的回来。”

  “哎,也别多带回来。”锦麟担忧地说到。

  …………………

  老娘终于!

  下山了!

  见两位师兄离开走远之后,锦鲤面对着山下炊烟袅袅的小村子,她仰天长啸一声。

  憋坏了,着实憋坏了。

  发泄过后,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也没有山精野怪,重新变成一个小姑娘该有的天真模样,绕开村子往大城镇走去。

  据她这几年收集的信息来看,这该隐村离镇子,大约有四个时辰车马的距离,近百里的路程,对于曾今的锦鲤——鲤凰而言,那还不是掐个决,念个咒,嗖一下的事情。

  “啊!离恨天!老娘跟你没完!”

  可如今不行,她不是鲤凰了,至少如今她不能是鲤凰。

  骂着,顺便找了个小石头泄愤。一脚踢出,石头好像发出了一声呜咽,飞了出去。

  锦鲤挠挠头,“老山参成精也就罢了,这年头,石头也成精?”

  这话说来,自己都觉得好笑,摇摇头不多想继续下山。

  该隐山以石像为界,过了石像,其实看看这山不过四五百米高,山上被设了阵法,故而普通人才会在里头感觉云烟雾饶,分不清方向。

  从鲤凰神女到山头道姑,锦鲤心中也是万分无奈,花了近半日时间,到了镇外。

  “小姑娘,打哪来?”才走到镇外,她一身白衣道袍,仪容绝佳的模样,就吸引了不少入镇的人。

  这么多人,上前来搭话的却是个猥琐汉子,笑的口水直流。

  他汉子见小丫头不搭理,“嘿~”了一声,摸了摸下巴啦擦的胡子,装的十分好心又轻声询问,“是不是,跟家里人走散了?你是城中哪家府上小姐?还是从别的地方来的?”

  锦鲤微微抬头,看了胡子男一眼,然后翻了个白眼,准备入镇。

  “哎!”胡子男伸手就要拉住锦鲤,眼看着要拉住了,被身后一声脆嫩的男孩儿声给制止了。

  “赖胡子!敢动我小表姐,那只手碰着,剁那只手!”

  这个赖胡子一哆嗦,立马换上一张嬉笑无赖的脸皮来,“顾公子,哎呀呀,这是哪里的话,小的不过是…”

  小顾公子冷眸刺了他一眼,略过赖胡子,来到一脸迷茫的白衣道姑锦鲤身边,“别乱跑了,跟我走吧。”

  锦鲤看了看赖胡子,再看看顾公子,差别太大,没法比,乖乖地选择跟在了顾公子后头。

  入了镇子,小顾公子先是看了眼后头赖胡子有没有跟着,松了口气后,笑眯眯地说到,“道长有礼。”

  锦鲤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衣,略微点头,“你可是有求于我?”

  “举手之劳,想必道长自己也能解决,只是在下这么做,少惹着麻烦,那个赖胡子……”

  顾公子话没说完,锦鲤当即目光转向一个地方,囫囵地问了句:“你这地方,可有妖。”

  顾公子微微愣住,锦鲤看了眼他的反应,眸子笑弯,“我这几日,就住在镇子上,欠你一个好处,若有事,就来寻我。”

  说完离开。

  顾公子微微蹙眉,傍边的小厮躬身问话:“这位道长可是有些道行的模样,虽年纪小,公子为何不?”

  “年纪如此轻,若是道行不够,无非再拉一个人送死,罢了。”说时,一双眸子失了色彩,叹口气,“回吧。”

  可等到顾公子走远,锦鲤又走了回来,“哎,还想送你个东西防身呢。”说着掂了掂手里的小石头。

  眉间露出微微地担忧之色,好歹是个好人,“算了,看他气运应该不是短命人。”

  摇了摇头,欢欢喜喜地蹦跶着离开。

  去的方向也就是先前询问顾公子时所望过去的地方,那里淡淡妖气凝结,而且怨念颇深,这妖啊平日里在深山深水里头修炼,那一个个地都是遵循着天地道德的很,可一旦入了人间,什么蝇营狗苟都看过来之后,就会变坏。

  这个变坏的过程比人要短得多,毕竟,人一时间没有力量,没有钱,更没有权,但是妖可以有,很快就可以有。

  镇中有个豁口,通往镇外的大河,开了个河道饶镇而流,供百姓方便,妖气来源于此。这地儿,这会子团着不少的人在看热闹,呼喊声之中最是清晰的是一声,“养着吧,难得见到妖物,就养着她,好让别的妖怪看看。”

  养妖?有趣,跟自己想到一块去了。借着身形娇小,穿过人群来到最前头,猛一头砸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脚底下一片阴影。抬头一看,吓得一哆嗦,这只鱼妖,你们可养不得啊。

  可她没说。

  放眼看过去,百姓们正是兴头高的时候,抓到了一只大鱼妖,有的是想分一口鱼肉的家伙,几句话就想将眼前的可怜玩意儿带走,怕是不可能。

  “啊,小东西,老身若是救了你,你如何报答?”锦鲤传音入密。

  那被倒挂在桅杆上的鱼妖突然身子狠狠地颠了颠,吓得众人轰散开一个圈子。鱼头眼珠子微微转动,转向站在人群里的一个小姑娘,她唇红齿白,眉眼弯弯,一身道袍之上,仙气缭绕。

  “只要别让我死就行。”

  “好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