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顾家家里好多妖
锦小满2020-05-28 20:062,399

     顾渊揣着石头回到自家院子,漫天的妖气他不是没看到,当初病急乱投医,为了解救顾家的燃眉之急,这金蟾子入宅子基地还真是有利有弊。

     “偏生我气运不佳,请了一尊邪妖回来。”顾渊摇头叹气。

     “少爷,又又又冒金水了!”

     才入屋没多久,小厮着急忙慌地跑过来,脸上喜忧参半,顾渊点了点头,脚步却没有向后院金水池去。金蟾子这是在威胁自己,可时日不到,它纵然想从地底出来,也是不可能的,朝暮供奉他照常给,这厮想快些出来,就要变成一日三供,想得美。

     顾渊哼了哼,“等着,等到金水自己沉下去,明日把金水池填起来。”

     小厮一愣,“啊?少爷,填起来……那,那以后?”

     “顾家不缺钱了,朝暮供奉不可落下,等时间快到了……”

     “如何?”小厮好奇。

     顾渊紧紧眉头,他也不知道如何,心乱地说了句,“再说。”

     地底下的金蟾子是一桩烦心事儿,当初帮他请回这邪妖的邪道才是他如今的心头大患。

     好好地修道之人,贪恋红尘,看上自己家财,还看上了自己父母的坟丘,若是还在山上修行,他定然请了师父下来,灭了这玩意儿,可如今一来一去,再回来,恐怕连宅子带坟丘都被那个邪道造没了,走不得,只能等援兵。

     可这在镇子口晃晃悠悠有些日子了,也没见个高人路过,诶,真是“穷乡僻壤”。

     顾渊不知道的是,此处人杰地灵,之所以成为了穷乡僻壤,那都是因为该隐山上那位老神仙啊他不喜欢人打扰。

     这几日却是来了个道姑,可年纪一看比自己还小个一二岁,一妖物一妖道,单凭那小道姑,如何应对,加上自己一条命都不够人家霍霍的。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被自己拉下水了,怪可惜的。想到此处,他心口的石头又发出微微的热量,才要伸手拿出荷包,门就被豁然“推开”,“小渊,那鱼妖……”

     “没了。”

     推门人“哎”一声,“可惜了,那鱼妖若是能够献给金蟾子,这顾家金银只怕再有个七八代都用不完。”

     顾渊翻了个白眼,没做搭理,推门之人便是他有所顾忌的妖道。

     如今金蟾子的约束符在这顾渊手上,他不敢下手,等到供奉期限一到,这顾家家宅,宅中金银,还有老顾夫妻两那风水绝佳的坟丘,都是他的。

     想到这里,妖道便是美的很,但转念一想,好不容易遇到一只鱼妖,妖气还不低,“怎么就跑了呢?”他自言自语道,顾渊摇了摇头,再次提笔画符。

     妖道看着顾渊的符咒,笑了笑,“没用。”口吻甚是嘲讽。

     顾渊早已经练就了风动心不动的本事,任由妖道怎么言辞奚落,他都没有动摇过要灭妖道,斩蛤蟆的心思,不但没有灭下去,反而肆意生长着。

     妖道嘴里叼着小曲儿,随意地掐了个决,顾渊低头画符没有瞧见他突然凝重的神色,脚步匆匆地离开,连门都没给带上。

     “狗道士,迟早遭报应。”小厮见道士走后,快步上去关门,碎碎念着。“少爷,方才他走时,神色匆忙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顾渊手里动作一顿,“诶,毁了。”

     画符的过程中这一停,这符咒就等于没用了,也有不少黑心的三流道士,为了一点金银,会把这些符咒卖给普通人。

     小厮自知有错,闷声地收拾桌子。

     顾渊离开了宅子,四处晃悠想要发现妖道的踪迹,好巧不巧,碰到了替自家道长送荷包的侍女。

     “诶,那位……姑娘?”

     兴许顾渊喊,诶那头鱼!迦娜还能知道是喊自己,眼下街市人流不大,但也处处是人,漂亮的迦娜虽然吸引了不少男子的目光,可直接喊出来,诶那位姑娘的,真是没有。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可顾小公子是何人,这镇子上的第一首富,出了镇子指不定也是个小有分量的,他这一嗓子下去,不少看迦娜的男子,目光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顾渊见迦娜不理自己,微微蹙眉,然后快步过去,“姑娘。”

     “啊?!叫,叫我啊?”

     ——啧,这眉清目秀的一个女子,怎么有点憨呢。

     顾渊如此想着,面上确是笑嘻嘻的,“未曾谢过你家道长,可否告知……”

     迦娜一愣,艾呀,自己又忘记问自家漂亮小道姑叫啥了,支吾开口,“我随在她身边也才一两日呢,只称呼她道长,未曾知晓姓名,不过,道长就住在镇中酒楼,是位漂亮的道姑,长得可扎眼了。”

     嗯——漂亮地扎眼,这姑娘说话怪有意思的。

     顾渊又细细一品,哦?莫不是初入城的那位小道姑?脑海里又浮现出锦鲤白衣蹁跹,眸光灵动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勾起来。

     瞧他这模样,迦娜不解,“小公子可要去见见。”

     “不了,不然……”顾渊想着拿出一些银票,“多谢道长。”

     迦娜退却了,“道长就说你必然会用金银道谢,她说,拿来没用。”

     顾渊手一僵……

     也是。

     莫不是要把拿来傍身的灵石给了她?若真给了,那对付妖道的把握又少了几分。见他好似为难,迦娜又笑,“我家道长还说,就你家中那点点灵石,连她送你的那块石头的沫沫都抵不上。”

     “什……”

     迦娜做了个嘘的声音,突然眉头紧蹙,“公子,不过是了却因果,我家道长很大方的,眼下——”她顿住,看着顾渊身后,继而又笑眯眯地,“迦娜出来已然有些久了,就不陪公子了。”

     “哦,好,是在下叨扰。”

     迦娜摆摆手,提起裙摆快速离开。

     顾渊小公子是修士,这个镇子上的人都知道,故而在顾老爷子亡故之时,镇上同行对头也都不敢多有动作,这才给了顾渊时间请回金蟾子。

     行人听着两人对话,又是震惊,还好自己没有主动招惹那个漂亮的女子,然,也是个修士。

     可就在迦娜离开未多久,顾渊心口的小石头突然发烫,被烙地难受,拿出荷包一看,一团红雾散着光,就这么亮了一会,又缓缓冷却下来。

     “什么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