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女朋友和女的朋友
夏柒月2020-06-28 09:533,323

  我们去了一家火锅店,无奈还是晚了一步,大厅里已经有不少在等位的人了。没有椅子坐,我拿起了一本餐饮杂志随便翻,三个男人鸡一嘴鸭一嘴地说我第一天上班的事情,每个人说得都像是自己做了我做的工作,而我根本不存在。

  我把脸藏在杂志后面偷偷笑了——日子如此美好,就让我这么过下去吧。

  方舟要了一份菜单凑过来给我看,“看想吃点儿什么。”

  我摇摇头,“随便。”

  “别随便啊,我最怕女孩儿说随便,到时候点什么你们都吃一口就不爱吃了。”

  谢谨行笑,“你是交过多少个女朋友啊?这么有经验。”

  方舟不理他,“谨言,那你有什么忌口没有?”

  我摇头。

  夏卓晖给刚进来的人让出一个位置,“火锅就是吃个热闹,能吃饱就行了呗。”

  谢谨行背对着门,凑过来看我手里那份菜单,“哎方舟,你不是说他们家羊肉特好吗?是手切的吗?”

  方舟那边还没等说话,谢谨行身后走过来一个女孩,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谢谨行!你不说晚上跟家人聚餐吗?会妹子你就说会妹子,还什么家人哪?假不假呀你?”

  她嗓门很大,不但等位的人,连靠近我们用餐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我们几个。我瞪着那个女孩,见她又特豪爽地推了谢谨行一把,“说话呀你!”

  谢谨行噗地笑了出来,“你跟着我呀?”

  “谁跟着你呀?真以为自己是吴彦祖呢你?我住这附近,家里没吃的了,找地儿吃饭。”她眼睛很大,梳着齐刘海的短发,是可爱的苹果脸,如果不说话,她会是个让人路过也会多看两眼的姑娘。可这时候她的外表配上这等豪爽的动作和分贝很大的嗓门,显得非常不协调。

  谢谨行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给我们介绍说:“这是我同事吴晓萌。这我哥们儿,夏卓晖,方舟。这我妹妹谢谨言。”

  那个叫吴晓萌的姑娘立刻蹿了过来,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我,然后转头对谢谨行说:“别逗了你谢谨行,你怎么会有这么标致的妹妹?骗人呢吧?”

  谢谨行憋着笑,“你不是看过我档案吗?家庭成员:爸爸妈妈妹妹。”他用手在我和他之间比划了一下,“我们双胞胎。”

  吴晓萌又看了我一眼,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惊讶,“哎呀妹子你好,我说谢谨行怎么长得女里女气的,原来他这张脸适合你!”

  方舟真是憋不住了,背过身去趴在夏卓晖肩膀上笑得直发抖,夏卓晖还在绅士风度地忍着,而我,早就被这姑娘的豪放弄傻了眼。

  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跟谢谨行说话,我也从来没见过谢谨行用那种温柔的眼神看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可是,这个吴晓萌跟我对大嫂的设想差得太远了,真是太远了啊……

  这时候,服务员喊了我们的号码,夏卓晖赶紧叫上大家过去坐,吴晓萌当然在被邀请之列。落座之后她摘围巾脱外套,“今儿是谢谨行请客吧?”

  夏卓晖赶紧说:“不,谨行之前请过了,今儿轮到我。”

  吴晓萌摇头,“那不行啊帅哥,你们不能饶了他,这小子要升官儿啦!”

  方舟渴得狠了,这会儿正抱着一瓶矿泉水猛灌,夏卓晖顺着话问了下去:“是吗?那可得好好庆祝一下。”

  谢谨行摆手,“八字儿没一撇儿,你听她瞎说!”

  吴晓萌拍拍胸脯豪放地说:“今儿我不请自来的,所以这顿我请,你们别跟我客气。”

  三个男人一起说:“那怎么行呢?”

  吴晓萌一瞪眼睛,“怎么不行?你们重男轻女呀?”

  方舟忍着笑,“谨行,这位姑娘是……未来弟妹?”

  谢谨行赶紧摇头,“我可高攀不起。”

  吴晓萌一撇嘴,“就你眼光高,谁高攀不起谁呀?你去局里打听打听,哪个单身男的不追我呀?就你清高!”

  谢谨行煞有介事地掏兜,翻了半天也没翻到东西,他扭头问我:“谨言,有一块钱钢镚儿吗?”

  我从傻眼的状态里回过神,掏出钱包,拿出一枚一元硬币递给谢谨行,他接过去,放在了吴晓萌面前,“这个给你吧,以后可以当名片。”

  吴晓萌拿起硬币翻来覆去看了看,“为什么啊?”

  谢谨行一本正经地指了指硬币背面的菊花图案,“你不一局之花儿嘛,简称局花儿,这上头有你头像。”

  方舟和夏卓晖那边“噗”地一口水喷了出来,我伏在桌子上差点笑出眼泪。

  吃完饭,谢谨行得送吴晓萌回家,我就由夏卓晖和方舟两个人送回去,我们一路的话题都是吴晓萌。

  方舟提起“局花”的事还是笑得打跌,“你哥真行,哪儿弄来这么一宝贝呀?整个儿一傻大姐呀!”

  夏卓晖中肯地说:“不过挺可爱的。”

  我点点头,“是挺可爱的。”

  “那不对,可爱也分对谁,我要是有个女朋友这样儿,带出去我都不好意思。”

  夏卓晖歪头看他,“我觉着何佳瑶也有点儿这个劲儿。”

  方舟摇头摆尾地否认:“别逗了你!何佳瑶那是女王范儿,你要敢跟她说一块钱钢镚儿是她头像,你看她废不废了你!”

  夏卓晖笑,“她可从来没要废了我。倒是你,这些年没少被废,不也活得好好的?”

  “你一天不损我能死吗?”

  夏卓晖一脸无辜地说:“能啊。”

  方舟气得踹他,“滚!”

  我记得何佳瑶这个名字,圣诞节给方舟送礼物的女孩子。

  我忽然想起了那只让我跟夏卓晖重逢的杯子。“她送你的杯子怎么从来没见你用过呢?”

  方舟跳到我前面倒退着走,“我再给你强调一次啊谨言,她真不是我女朋友,顶大天儿算女的朋友。”

  我笑,“那你女的朋友肯定不少。”

  方舟指着街对面一家便利店说:“这事儿我回头跟你解释,先去买包烟。”

  我和夏卓晖站在人行道上看方舟活蹦乱跳地穿过马路,消失在便利店的玻璃门后。

  这是我在咖啡店那次之后,第二次跟夏卓晖单独在一起。

  一旦我们中间没有了方舟,他就变成了沉稳安静的夏卓晖,有时候我真想问问他,如果没有方舟,我还能见到你孩子气的样子吗?

  我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问题:“你……不抽烟吗?”

  夏卓晖把目光从街对面收了回来,半低着头看着我说:“偶尔,没有瘾。”他又问:“你觉得方舟这个人怎么样?”

  “挺好的。”

  “怎么好法儿?”

  我迅速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认真地望着我,我只得把目光移开,“他挺直的。我很怕跟人打交道,所以他这个直来直去的劲儿不会让我太紧张。”

  “方舟是个很单纯的人,”他说,“他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要了解他不难。”

  “嗯。”

  忽然没话了。我很想找个话题,可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合适。他掏出手机看时间,“怎么买包烟买这么半天啊?”

  “可能是……人多。”我巴不得方舟再耽搁一会儿。

  “这家伙,从小就丢三落四,没准儿又丢什么东西了,正找呢!”他很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指不定哪天书包自己来上班了,然后告诉咱们:方舟丢了!”

  我被他逗得笑了出来,他转过头问我:“哎对了,你今儿在公司感觉还行吧?”

  我把手插在衣兜里掐了自己一下,强迫自己抬头看着他的脸,“就是人太多了,记不住名字,别的都行。”

  他的脸上绽开一个很好看的笑容,“没事儿,时间长了就好了,别有负担,有我呢。”他又看了看时间,“咱们过去看看吧?这小子别是有什么事儿了吧?”

  我只得跟在他身后跨入了车流,他一开始走在我左边,等过了马路的一半,他又移到了我右边,虽然我们之间始终有距离,也让我感到了暖意。

  我们推开便利店的门,看到在冷藏柜前,方舟正被一个美女拽着胳膊,一脸的宁死不屈。夏卓晖迅速地扯了我的手腕把我拽出了便利店。

  我浑身像是通了电一样。

  他的手掌温热干燥,握在我冰凉的手腕上,感觉很奇妙。

  还不等我回味,他就松开了手,“那个女的,就是方舟嘴里的女王,何佳瑶。”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抬起头问他:“谁?”

  夏卓晖本来挺紧张的脸突然笑开来,“你怎么了?”

  “没事儿啊。你刚才说,那女的是谁?”

  “何佳瑶,跟你订了那只杯子送方舟做礼物的女生。”

  我点点头,“哦。那你干嘛这么紧张?”

  夏卓晖一摊手,“何女王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如果我在这个时候出现,就会听几个小时的血泪革命史,我可不想耳朵受折磨。我给方舟发个微信,咱们先走吧,我送你回去。”

  “好!”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上扬,透着雀跃和愉快。

  我没有兴趣知道何佳瑶跟方舟到底有什么纠葛,也没有兴趣知道何佳瑶有什么血泪史,我感兴趣的,只是从这里到我家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这条夜路,如果没有尽头,该有多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开始到现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开始到现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