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很想靠近你
夏柒月2020-06-28 09:533,217

  我是哼着歌回家的。

  “白云飘呀绿水摇,世界多逍遥,自由的风呀自在的鸟,今朝多欢笑。多么的快乐,多么的欢笑,多么的不得了……”

  谢谨行坐在屋里呆住了。

  我弯腰换鞋,“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谢谨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别说,你这样儿我还真没见过。谢谨言,你居然会唱着歌儿上楼,你是我妹妹吗?哪儿穿越来的吧?”

  “去!你才穿越呢!”我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悦,而且急于跟他分享。“哥,我跟他一起喝咖啡去了。”

  “我靠!”谢谨行夸张地叫,“你肯定是穿越来的,你不是我妹妹!我妹妹不可能这么主动!”

  我没主动。”

  “难道是他主动的?”谢谨行扯过一把椅子让我坐下,自己坐在圆凳上,“到底怎么回事儿快跟我说说。”

  我笑话他:“你怎么这么八卦?”

  “废话!”他敲我的头,“你就在火车上见了那么一面,我哪知道这臭小子会不会骗我妹妹!”

  “我们俩谁也没主动,主动的是他一个朋友。”

  我开始给谢谨行讲方舟,怎么怎么贫,怎么怎么觉得自己是白马王子,怎么怎么以为我是在等他下班,把谢谨行笑得要死,“这哥们儿太逗了,我得会会他。哎哟我笑死了。”

  “你还别笑人家,我跟你说谢谨行,这人绝对是你们男人看了也动心的那种帅哥。”

  “我呸!”谢谨行又敲我头,“你是不是兴奋过头了?男人看见男人怎么动心哪?”

  我指着谢谨行的眼尾说:“他这里是翘起来的,一笑特别好看,那眼神儿像带小钩子似的,能把人魂儿都勾走。”

  谢谨行喝着茶水笑,“那你的魂儿还在吗?”

  我抢过他的茶杯喝了一口,“当然在,你明知道我心思不在他身上。”

  谢谨行笑得打跌,“可是他不知道啊,回头给他知道了你其实暗恋的是他哥们儿不是他,他得憋屈成什么样儿啊?”

  “我都说过一百次了,我没暗恋他!”

  谢谨行撇撇嘴,“行行行,你没暗恋。”他喝了一口水,想笑又憋着,水都差点喷了出来,“刚才你说那哥们儿太有意思了,噗哈哈哈……”

  “你干嘛这么幸灾乐祸?”

  “我一想到大帅哥觉得自己魅力无边,结果人姑娘心不在焉,我就想笑。”

  “什么人哪你!”

  谢谨行凑了过来,“妹妹,哥给你出个主意,让你迅速搞定白马王子。”

  我本来要站起来去加水,听到这话又坐下了,“什么主意?”

  “他那家公司我上网查了,不错,好像最近在招聘,你过去试试?”

  我吓了一跳,“你让我去他公司上班?!”

  “你瞪什么眼哪?”谢谨行被我喊得往后一缩,“近水楼台先得月,好歹先了解了解他值不值得你付出这么多,再决定是暗恋还是明恋。要不我跳槽过去替你看看?”

  我端着水杯去加水,“别逗了,你要是敢为了这个辞职爸妈得杀了我。”

  谢谨行的这个提议很让我动心。其实,我从来没想过什么“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能每天看见他,我就满足得很了。什么暗恋明恋,那样的念头我动都没动过一个。

  好是好,可是,我刚刚才有效益的店怎么办?难不成就这么关掉?那也太可惜了。

  谢谨行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事,倒坐在椅子上趴在椅背上说:“你雇个人看店,每天下班以后再检查一下,周末我可以跟你一起弄。先这么着,一切走上正轨了咱们再规划。”

  我想了想,笑着摇了摇头,“你太乐观了,公司也不是你开的,我去了就要我?”

  谢谨行叹口气,把额头顶在胳膊上,脸朝下,恨铁不成钢地说:“谨言,你毛病是不少,可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知道吗?”他抬起头,“就是认不清自己。”

  我被他说得一愣,“我怎么认不清自己了?”

  他顺手拿过茶几上一只金属盘子,翻过来照我的脸,“从小到大,你从来不觉得自己漂亮吧?可你看看自己的脸,比网上那些所谓的美女好看多少?”他又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摞证书,“你再看看这些,哪一本不是能耐?你干什么总瞧不起自己呢?”

  我看了看他手里的那摞东西,是我的毕业证、学位证、英语六级证等等等等。

  我哥的眼睛里忽然闪出了某种可以称之为慈爱的光,“谨言,你一点儿也不比我差,知道吗?”

  我非常感动。

  尽管我心里非常清楚我跟他之间的差别是天上地下的。

  谢谨行是那种温和得暖风一样的人,待人接物都非常得体,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可我不是,尽管我成年之后跟他长得越来越像,对自己的外貌不再那么自卑,可我还是没办法像他一样放开手脚跟人交往。我的生活里除了谢谨行,几乎没有可以交流的朋友。

  “招聘启事我给你存收藏夹了,想好了就去看看。”谢谨行站起来,拍了拍我肩膀,“别埋没自己,真喜欢他就抓住机会。”

  我大学时候的专业是计算机,虽然第一份工作不是技术员,但由于打杂,什么都做,大大小小的项目也参与过一些。我现在才衷心地感谢那份折磨了我好几年的工作。起码它让我有了去面试的资本。

  我哥帮我改了简历,还给我做了个模拟面试,问遍了有可能被提问的所有问题。

  哪怕是面对谢谨行,我还是会紧张,不敢抬头。

  他说:“谨言,你抬起头。记住,不管多害怕多紧张,你也要抬着头。”

  对过去工作过的公司有什么评价?

  团结有力。

  那么为什么辞职?

  因为想尝试新的挑战。挑战自己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事。

  为什么又打算做全职工作?

  因为我发现自己还是热爱技术工作,那可以实现我的自我价值,也让我的所学有用武之地。

  既然你对原来的公司评价这么高,为什么还会来应聘我们公司?

  因为我觉得,对技术人员来说,贵公司更合适。

  ……

  ……

  谢谨行把问题列得面面俱到,并且教育我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好的和更好的,没有坏的。记住,永远不要说什么人或者事不好。”

  这是我从来没想到的事,可是谢谨行告诉我,这是人际关系的第一课。

  元旦假期之后,我接到了面试通知。

  又兴奋又紧张的我直接跑到了谢谨行的单位,他则把我带到办公室里,这个姐那个哥叫了一大圈,听了各种各样的赞美之后,他把我带到走廊,说:“这回自信点儿了没有?”

  “啊?”

  “我这些同事,别的可能不行,但说好听的那是一套儿一套儿的。晚上哥带你买衣服去,明儿咱们美滋滋地去面试,把他们全毙了!”

  看着谢谨行容光焕发的脸,我又想哭了。

  第二天上午,我比规定时间提前了二十分钟到,走廊里已经站了几个人,都是男生,有两个明显很小,大学刚毕业的样子。

  我心里默默把之前谢谨行给我彩排的问题全过了一遍,惊讶地发现我居然全都记得。

  当叫到我名字时,我深呼吸一口,遵从了谢谨行的教导——不管多么害怕,也要抬着头。

  第一轮是人力资源部的面试,所以不会问太多技术性的问题,那些问题都没逃出谢谨行给我彩排的东西,我自然是对答如流的。但谢谨行说,也不能想都不想就回答,不能让人看出你是提前准备好的。

  但这一点不用他教我,因为我紧张得每一个问题都要稳住情绪才能开口。

  我觉得面试还算是顺利,走出面试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腿在发抖。

  谢谨行请假陪着我来,说怕我害怕,可我知道,他是为了看看我魂牵梦萦了七年的人到底是哪路神仙。

  他让我直接去技术部找夏卓晖,告诉他我来面试了,也许能捞到什么内部消息。我说什么也不肯,说如果他想看,就跟我一起在一楼大厅等,午休的时候就能看见了。

  谢谨行说我太小气,嘴差点撇到海南岛去。

  我跟谢谨行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他不停地看表。

  “你干嘛呀心急火燎的?又不是相亲!”

  谢谨行侧过身子一本正经地说:“我这怎么不是相亲?我这是看未来妹夫!”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瞎说什么呀你!”

  谢谨行笑得开怀不已,“哟哟哟哟,害羞了啊谨言?来给哥看看,你脸红成什么样儿了?”

  “……”

  谢谨行忽然不笑了,目光直奔打开门的电梯,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穿着白羽绒服搭着黑色长围巾从电梯门里走出来的,正是夏卓晖。

  我拽着他的袖子小声说:“你看,就是那个穿白衣服的!”

  谢谨行站了起来,“这他妈的……不是夏卓晖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开始到现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开始到现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