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心寒
银十两2020-05-20 00:002,136

  没过多一会,村长和村老们都来到了林念凉家里。

  随行还有很多村民。

  村里的生活是很简调乏味的。每天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好不容易有热闹可看谁都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林念凉不慌不忙的把家里的几把破旧凳子搬了出来,很有礼貌的让村长和村老们坐下,至于那些看热闹的村都站在稀疏篱笆墙外,林念凉也没有管他们,反正这些村民在她和弟弟受苦受难的时候鲜少伸出援助之手,没有一个人为他们说过一句公道话。

  村长和村老刚入座,周芬就添油加醋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末了还惺惺作态的掉了几滴眼泪。

  “林丫头,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没有了父母就只有二伯父和二伯母两个亲人了,他们不仅安葬了你们的父母,还养育了你们多年,现在向你夫家要点彩礼也是人之常情,试问谁家的姑娘嫁人不要彩礼呢,这可是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规矩啊!”村长一边说着一边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

  “是啊,是啊,哪有养了十几年的姑娘出嫁不要彩礼的,如果白白养了十几年的闺女就这么白给了人家去生儿育女,那这世上也就没有几家愿意养女儿的了!”村长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年纪稍长的村老说道。

  林念凉冷冷的扫视了一下院墙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大声说道:“你们都说二伯父和二伯母对我有恩,我想问问他们对我的恩在哪里?

  我的父母双亲过世了他们说是帮忙安葬,实际他们就把我父母的尸体扔在了乱葬岗连一口薄皮棺材都没买,还是我求外村的几位好心的村民用草席将他们埋葬了;

  我和弟弟的确在二伯父家住了几年,但是我们每天天不亮就开始下地干活、喂猪喂鸡、洗衣服做饭……一直到天黑了才能躺下睡觉。

  而他们给我们吃的是硬的跟石头一样,连狗都不吃的野米糠窝窝头,每次我们想多吃一点饭就会挨打受骂;

  我的弟弟林咚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因为吃不饱饭他明明已经八岁了长得还不如五岁的孩子高,冬天不管多冷我们都没有棉衣穿,有一年冬天我们差一点冻死了,还是邻居林大娘看我们可怜给了我们几件旧棉衣这才挨过了冬天。

  就在前几天,我二伯还不顾我们的死活把我们仅剩的半袋粮食抢走了,我倒想问问村长和几位村老,我的二伯和二娘对我们姐弟有什么恩情呢?”

  林念凉一口气把话说完,把村长、村老和村里看热闹的村民都惊呆了。

  谁不知道这个林家大丫头是一个木讷寡言的人啊,不管受了多少打骂只会悄悄的流着眼泪护着弟弟一声不吭,怎么今天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一番话说下来,不仅林二壮和周芬无话可说了,连村长和几位村老也无话可说了。

  其实林念凉姐弟俩在林二壮家过的什么日子大家都心知肚明。

  今天听了林念凉说的这番话让很多村民都心有触动,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大娘婶子也忍不住擦了擦眼角。

  这没爹妈的孩子就是难!

  “二壮啊,你们俩口子对待林丫头姐弟俩确实太过分了,也难怪人家孩子心有怨言啊!”村里年纪最大的刘大爷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公道话。

  “刘大爷,我劝你少说几句,你这一辈子无儿无女,全靠村里的人养着你,你要是说错了话把人得罪了,恐怕对你没啥好处吧!”林大壮狠狠的瞪了刘大爷一眼口气比腊月的寒风还要冷。

  “你……,罢了罢了,算我老头子多管闲事了!”刘大爷听了林大壮的话气得脸一阵红了阵白,拂袖而去了。

  “咳、咳……,林丫头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咱们还是说说现在的事吧,不管怎么说你和你二伯也是骨肉至亲,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你一句话把彩礼免了也不太合规矩。要不这样吧,等你嫁出去后,你们的这个茅草屋和几亩薄田就送给你二伯父和二伯母吧,这样你们双方的脸面都好看一些,再说你等你嫁了人就是少奶奶了,吃穿不愁了也不用种地了!”

  在冷场了几分钟以后村长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什么,村长,怎么能这样呢,这个破茅草屋和他们那几亩山里的薄田能值几两银子啊,我不同意!”林二壮一听村才的话就急眼,脸红脖子粗的和村长大声嚷嚷起来。

  “我的天啊,我们倒底是做了什么孽啊,辛辛苦苦的养大的侄女攀了高枝就翻脸不认人了,真是养了两个白眼狼啊……”

  周芬一边干嚎着一边坐在地上撒泼又打滚,用这一招来先发制人是周芬的绝招,几乎屡试不爽,她坚定的相信这一次用来对付林念凉肯定管用,可惜她这次失算了。

  村长看着周芬撒泼打滚的样子一下子就发怒了,他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可怜摇摇欲坠的旧木桌子一下就散架了:“够了,你们要是再这么撒泼打滚,我就不管了!”

  村长这一声吼果然有效果,成功的把周芬的哭嚎止住了:“村、村长,您别不管啊,我错了还不行吗……”周芬一边说一边给林大壮使眼色。

  “就这样吧,林丫头的彩礼你们就别惦记了,等她成亲之后,这个茅草屋和她们家山里的几亩薄田就归你们所有了,林丫头你没有意见吧!”

  “我没有意见,但是二伯父和二伯母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会把房契和地契拿出来!”林念凉难得的没有驳了村长的面子。

  “我想请村长帮我把我和弟弟的户薄从二伯家的户册里迁出来,从另立户册开始,我们姐弟二人和二伯断绝亲戚关系,从此各过各的日子!”

  这话一出口现场所有的人再次华丽丽的惊呆了,林家大丫头莫不是疯了吧!

  要知道大梁国的规矩女人没有成亲是不能另立户册的,除非家里没有男丁,女人才能另立户册的。

  这下周芬夫妇又忍不住开始跳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农女的悠哉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农女的悠哉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