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世界一:反派大佬是同桌
林尔虞2020-06-05 19:023,305

  和许朗截然相反,许思成整个人消瘦了很多。穿的还是那天在商场里看见他时穿的那一身,只不过衣摆和衣领处都是油渍和污垢。

  显然,这段时间他过的并不好。

  姜萌看见许思成之后,下意识地往前跨了一步,试图用自己一米六几的身高挡住身高直奔一米九的许朗。结果当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许思成显然就是守在这儿等着他们的。看见许朗之后,对方立刻站起身,脚步急切,直奔他们而来。

  “你先跑!我来拖住他!”姜萌看着对方的眼神,只觉得汗毛耸立。许思成的眼神不像是看儿子的眼神,更像是饿了好久好久终于看见了猎物的獾狗,露出发黄的、尖锐的牙齿,随时准备冲上来咬断对方的脖子一般。

  许朗伸手按住了姜萌的肩膀,陈述了一个事实:“你在发抖。”

  姜萌有点儿不太好意思。说实话,她的确挺害怕许思成的。毕竟这个人渣连自己老婆孩子都敢打,实在是畜生行为。但是想到许朗这么多年一直遭受他的拳打脚踢,她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没事,你放心。”

  少年垂下眼眸,正好能够看见少女露出的那一截白皙如玉的脖颈。轻叹了一声,藏着几分满足的喟叹。他看得清清楚楚,对方明明害怕,却还是义无反顾地挡在了他的面前。

  他指尖微颤,极力控制自己猝然腾生出的那份蓬勃的念头——他想不顾一切,把姜萌扣在怀里。

  不管她从何而来,有什么目的,他只求这辈子。

  伸手揽住姜萌的肩膀,许朗唇角轻勾:“没事的。”

  许思成的确是个疯子,但也是个欺软怕硬的疯子。在知道姜萌的出身之后,绝对不敢对姜萌下手。只要他不会伤害姜萌,他就没什么可害怕的。

  他把少女护在身后,静静地看着许思成朝他走过来。

  像是每一次他喝醉酒之后,举起拳头朝他走来时候的神情。狰狞的、可怖的……他从一开始的恐惧再到后面的麻木。

  这段日子不见天日。从母亲悄悄把他丢下一个人离开了之后,记忆中就只剩下腥臭的酒味和落在身上的雨点般密集的拳头。痛苦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

  现在仔细想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噩梦了。那样昏暗的日子,回想起来就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

  从被少女带回家的那一刻起,他的生命重新开始计时。

  曾经他对醉醺醺的许思成有过恐惧,而现在,他只觉得可笑。

  许思成也在打量许朗,露出了一口被烟酒浸黄的牙齿:“过得挺好的啊,人都壮实了不少。”

  只听出了满满的嘲讽。

  许朗没有说话,冷着脸站在那儿。

  许思成没有得到回应,脸上的恶意越发明显:“看来是生活的很滋润啊。以至于完全忘记了你老子还在过苦日子呢。”

  姜萌冷笑一声:“明明是你自讨苦吃。”

  许思成有手有脚的,这么多年却只知道赌博和酗酒。要不是许朗的那个废品回收站,他恐怕早就把自己给饿死了。这种男人真是社会败类、人间蛀虫。

  许思成眼神冷了下来,阴测测地看向姜萌:“大小姐说这种话可就太让我伤心了。你都让这个兔崽子过上好日子了,我这个当老子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怎么想见你一面都这么困难呢?”

  姜萌微微拧眉。她并不知道许思成想见自己的这件事情。不过她对此也没有多想,语气冷淡:“见我做什么?”

  许思成没有说话,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讨好似的笑了笑:“您看这儿,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啊……”

  许朗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表情冷淡:“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姜萌拉住了他的手,阻止了少年暴躁的神情,声音压得很低,安抚着他的情绪:“没事儿,这里人多。”

  许思成看向许朗,扯起的嘴角倏然压了下去:“我和你金主说话呢,你管的……”

  “闭上你的臭嘴!”姜萌厉声打断了许思成的话,“胡说八道些什么?”

  “哦,大小姐不喜欢听这种话啊。”许思成分明就是故意的,半抱着手臂,龇着一口黄牙笑容挑衅。

  周围已经有人投来了八卦的目光。

  姜萌盯着许思成那张带着恶意笑容的脸,咬牙切齿:“走。”

  她把许思成带去了商场里的一家咖啡店。

  入座的时候许思成盯着甜食单,叹了口气:“哎呀,这种东西也吃不饱,我都好几天没有吃饭了……”

  “好几天没吃饭了,有钱喝酒。”姜萌真是不想和这种无赖浪费时间,“我不是什么慈善家,有话你就直说。”

  许思成被这样呛声,脸上的笑意冷了一瞬,看了一眼许朗:“前几天去那个酒吧喝酒,把钱都给喝没了。大小姐不是知道的吗?还是这崽子过来给我付的钱呢。”

  见姜萌没有搭理他,许思成搓了搓手,扫了许朗一眼:“我一开始还担心,这崽子没时间捡破烂会赚不到钱……没有想到他手头还挺宽裕,比我这个当老子的过的好多了。”

  分明是意有所指。

  姜萌听着他一口一个“崽子”、“老子”,皱紧了眉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过年的儿子却不在身边,大小姐多少也该补给我一点儿钱吧。”许思成笑眯眯地看了一眼许朗,说出口的话带着掩饰不住的恶意,“我这个崽子虽说话少,但长得还是很不赖的。”

  明明是自己的儿子,说起来却像是在讨论菜市场的白菜一般随意。

  许朗显然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狠狠滴一拳砸在桌子上,握紧的拳头都在微微发颤,眼神狠戾看向许思成。如果不是记挂着姜萌在身旁,他此刻恐怕早就已经动手了。

  姜萌也被许思成这副极端无耻的嘴脸震惊了。她都怀疑许思成的字典里,“儿子”是不是就等同于“奴隶”或是“摇钱树”。不然一个做父亲的怎么会这么坦荡地说出诋毁儿子的话来?

  “你想要多少?”姜萌伸手拉住了许朗的袖角。她不希望少年因为这种人而生气,不值得。

  许思成见她妥协,笑着舔了舔嘴唇,眼神里写满了贪得无厌:“先随便给几万块打发打发我怎么样?”

  呵,还挺会说的,先打发打发?看来是咬定主意以后要做吸血虫,依附许朗到死了。姜萌冷笑一声:“我口袋里只有五千,拿了滚蛋。”

  “这……”许思成面露难色,很是不情愿的样子,“大小姐这给的就有点儿太少了吧?”

  “不要的话就一分钱都别拿。反正你也不可能跟的进小区里头。”姜萌一面说着,一面从包里掏出了一张支票,很快写好五千元整,放在了桌子上,“拿还是不拿,全凭你。”

  许思成没有多犹豫,迅速伸手将那张支票拿了过来,琢磨似的盯着上头的数字,皮笑肉不笑,“大小姐这一张支票就写五千,未免太磕碜了吧?我可是放弃了……”后面的话他嘀嘀咕咕的,姜萌并没有听清楚。

  许朗全程沉默着。他那只手背上贴着少女温热的掌心。心里滔天翻涌的那份愤怒与恶意被温柔的包裹着,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他现在看着如跳梁小丑一般的许思成,只觉得可笑与后悔。

  后悔那天在酒馆里没有早一点儿下手。

  拿到了支票的许思成自然也没有什么理由在逗留。他笑眯眯地亲了一口那张支票,贪婪地眼神扫了一眼许朗,补充了一句:“有时间还是要回来看看的。今年张阿姨还提到你了呢。”

  姜萌贴着少年的手,明显能够感觉到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许朗瞬间僵硬的肢体和冰凉的体温。

  她有些困惑地看向许朗,只能看见少年羽睫低垂,辨不出情绪。

  她以为对方是因为自己给了钱而难受,等到徐思成走远之后晃了晃他的手,声音有点儿小:“我知道他贪得无厌,但是我就是想赶紧买好东西回去。你不是还要弄好吃的给我吃吗?”

  五千对姜萌来说真的不算多,尤其是在能够给她买到一份清净的前提下,她也懒得花时间和许思成这样的无耻之徒浪费时间。

  只不过,她突然想起来,原文里头许思成为什么会对许朗这么坏的原因并没有提及过,而在许朗自杀之后,许思成是什么样的结局也再没有提及。

  许朗没有动。

  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少女牵着他手的感觉。这样的距离和温暖让他心生留恋,唯恐开口会打破这份触感。

  姜萌不明所以,又晃了晃他的手,试图撒娇:“你真的生气了?我保证我下次不会了。”

  她当然知道许思成是想要把她当成一个冤大头摇钱树。但是她现在投鼠忌器。许朗只要平安的度过高考,过了十八岁的,她也就不需要忌惮许思成了。

  但是这样的理由不能直接告诉许朗。

  仔细想了想少年可能会生气的理由,姜萌突然醒悟过来:“你不会是因为他们说我在包养你所以……”

  许朗眼神有些复杂,直直地对上少女浅色的瞳孔,似乎只是单纯的重复了一遍:“包养我?”

  声音像是带着钩子,微微往上扬,似乎还挺高兴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