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世界一:反派大佬是同桌
林尔虞2020-06-05 19:023,413

  不仅变了很多,而且好像也没有丝毫的避讳。

  许朗一面想着,正准备拧开膏药的盖子,姜萌已经推门而入了。

  两人四目相对之时,她迅速后退一步,重新关上了门:“对不起,我忘了敲门!”

  刚刚许朗的眼神好可怕。比之前态度冷淡的时候还要可怕。就像是……在预谋什么事情一样。

  姜萌别的优点没有,就是感知危险的小雷达特别灵敏。

  她很快收拾好心情,装模作样地敲了几下对方的门。

  许朗眼看着她着急忙慌地推门出去之后,手背搭在眼睛上,无声地笑了好一会儿。听见敲门声之后又面色如常,语气沉沉:“请进。”

  然而,姜萌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水平。她苦着脸看着许朗给她的那份解题思路,越看眼神越飘,简直是克制不住地走神。

  许朗一直盯着她,眼看着一张小脸委屈巴巴地皱成苦瓜相,到底没有憋住笑,闷咳一声来遮掩:“咳咳,哪里没有想明白?”

  “为什么会有化学呢?”姜萌觉得自己这一步没有想明白。

  直接跳过所有步骤,怀疑源头。

  许朗:……

  所幸姜萌也就是这么委屈地抱怨一下,不然这个问题,许朗是真的回答不出来。

  许朗耐心地从基础公式开始讲解,十分钟之后,成功把姜萌讲睡了。

  少女侧着头枕着手臂,显然是陷入了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状态。

  “姜萌?姜萌?”许朗看着对方这副模样,小声地喊了她两句。

  得到的是对方毫不清醒的两句轻哼作为回应。

  他声音很轻:“你叫什么名字?”

  姜萌没有理他。

  许朗凑近了一些,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

  她不耐烦地挥挥手,回答的很含糊,但是许朗听清楚了:“我叫……姜萌啊……”

  “你有什么目的?”许朗微微蹙眉,又凑近了几分。

  小房间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姜萌的脸已经被热出红晕了,淡红色的唇透着几分湿润,唇瓣微张,隐约露出洁白的贝齿:“为了许朗。”

  他声音都哑了:“为了许朗什么?”

  许朗听的很清楚。她声音黏黏糊糊的像是挂满了糖霜:“为了对他好呀。”

  六个字像是一把小锤,砸在心坎上。坚硬的壳被砸出裂缝,最荒芜的那一处好像隐约也碰到了光。

  许朗很清楚,她绝对不是原本的那个“姜萌”。但他没有想到,原来会有人抱着这样的目的而来。

  对他好?只是为了这个?

  少年抿着嘴,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碰了碰她滑嫩的脸颊,像是触碰一场梦。

  手指尖传来的温热是真实存在的。那么,这个人也是真是存在的。

  像是被针戳漏了的装满了水的气球,巨大的欢喜铺天盖地,几乎要将那颗心脏淹没。

  他颤抖着手,勾上了少女的小拇指。像是印章一样,勾紧之后难耐地磨了磨,眼神幽深:“我的。”

  既然是为了他而来的,就千万不要抛弃他。

  姜萌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手臂酸胀的厉害,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都睡麻了。

  更惊悚的是,和她面对着面一起睡着的正是许朗。

  少年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忧虑已久的心事,此时睡得很香很熟。黑发遮盖住了额头,原本冰冷的眉眼此刻也显出柔和,长而密的眼睫像是两把小扇子,看着意外乖巧。

  一个男生,为什么眼睫毛这么优秀?为什么?

  姜萌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恶向胆边生,想着揪大佬一根睫毛下来量一量。

  罪恶的小手刚伸出去,就被中途截胡了。

  少年手掌带着与年纪不符的粗糙,碰到的时候那些茧磨着还有几分疼。但是手掌很热,牢牢裹着她。

  姜萌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脸红,但是对上少年似笑非笑的表情,她不仅很没出息地脸红,还结巴了:“我,我就是想,想叫你起床。”

  “哦。”少年也没有反驳,冲她点了点头,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

  周一上学的时候,姜萌和许朗一起到学校。两人并肩站在校门口的时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姜萌迎上那些人复杂的眼神,一时也有些懵,下意识地偏头看了一眼许朗:“难道是我吃东西的时候没有擦干净嘴巴?”

  许朗轻笑一声,摇了摇头:“擦干净了,放心。”

  那些人的眼神更多的是黏在他的身上。那种充满了探究和同情的眼神,让他隐约觉得不太对劲。

  直到和姜萌一起进了班级,许朗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群同学已经围在了一起,似乎在争辩些什么东西。见姜萌过来,那些人迅速收声,一个个欲言又止地散开。

  只不过,那诡异的视线看了看姜萌,又挪到了许朗身上。

  姜萌被看的头皮发麻,坐在桌前思来想去也没有印象这是原文里头的哪一个片段。正准备干脆直接拍桌子问他们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黄悠悠先走了过来,看姜萌的眼神充斥着不满:“姜同学,我觉得就算是再讨厌一个人,也不应该侮辱别人的人格,你难道不觉得吗?”

  被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问,姜萌也有点傻了:“额,我觉得啊。”

  大概是没有想到姜萌会这么真诚的回答,而且还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黄悠悠难得语塞了片刻,才愤愤地将手上的那张白纸拍在她的桌子上:“那你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情?”

  姜萌是真的傻了。她到底是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她顺着对方的动作看向那张被拍在桌面上的纸,彻底傻眼了。

  这张纸分明就是昨天她让律师和许思成那个人渣签的合同。上面规定了,因为许思成欠姜萌钱,所以同意让儿子许朗上姜家当姜萌的保镖。

  这份东西肯定是许思成那个混蛋发出来的。重点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姜萌有点儿发懵。

  许朗低头,也将那张合同看的清清楚楚。眼底冷意微动,后槽牙紧咬着,神色不明地站在一旁。

  姜萌这份松怔的表情落在黄悠悠的眼里,那就是默认了。她表情愤愤不已:“大家都是同学,你怎么能做这样侮辱人格的事情?你还以为是什么封建社会吗?人人都要尊重你,都要给你做跟班!”

  要不是被骂的是自己,姜萌都想给黄悠悠鼓掌了!听听这义愤填膺的发言,多么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多么正能量!不愧是女主角!

  本着炮灰不和女主正面硬怼的态度,姜萌尝试把仿佛在做演讲的黄悠悠打断:“那个……我解释一下。”

  “白纸黑字,公告栏都贴满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黄悠悠旁边的小姐妹宋玲站了出来。她和黄悠悠关系最好,向来看不上姜萌这一类不学无术的富二代。

  全程没有说过一句完整的话的姜萌终于憋不住了,扫了宋玲一眼:“闭上你的嘴,先听我说OK?”

  少女冷下眉眼来的时候,斜瞥的那一眼都带着冷光。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场都强势了起来,硬生生的把还想要开口怼人的宋玲吓得一愣,到嘴的话憋了回去。

  姜萌倒是很满意现在安静的氛围。呵,老娘不凶一点,你们当我是个哑巴?

  “首先,欠债还钱是不是天经地义?”姜萌问的坦坦荡荡,一副坦然的神色看向班上看热闹的那些人。

  黄悠悠和宋玲这两个首当其冲的人明显是被这个问题问住了。

  “其次,我花钱雇许朗当保镖,你情我愿的事情,我怎么就侮辱人格了?”其实这个问题才是姜萌最想问的。

  “保镖?”宋玲冷笑一声,一张原本平凡的脸都因为刻薄的神色而变得扭曲:“谁不知道你一直在欺负许朗?像你们这种不学好的富二代就喜欢玩这种把戏。你不就是找个机会把人家当狗养着?”

  姜萌听的拳头都硬了:“你说话这么恶毒,日子过得一定很苦吧?”

  宋玲看了一眼那些看热闹的,见他们都在看热闹,她心里带着几分隐秘的舒心。

  她早就看不顺眼姜萌了。仗着自己家里那点儿臭钱,谁都不放在眼里。偏偏还有一群蠢货跟班。这样的人也能有这么好的出身,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想到这儿,宋玲的声音越发尖锐:“难道不是吗?什么欠债还钱。你要是真的把许朗当朋友,干嘛还非逼着人家爸爸还钱呢?说白了你就是仗着自己有钱把别人不当人看!姜萌,你不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法很让人恶心吗?”

  “不觉得。”姜萌直直地迎上宋玲的视线。她又不是什么怂包,没理由人家都骂到头上来了还贯彻什么和平与爱的方针。

  嗤笑一声,姜萌的语气懒洋洋的:“第一,有些人表面上是人,其实不配做人。第二,我看你这么仇富的,还是花点钱去医院挂个心理咨询吧。或者直接挂脑科。虽然脑残没药治。但是毕竟我有钱,而且是特别有钱。我可以看在同学情谊上资助你五毛钱。希望你能相信当代医学,不要弃疗,好好活下去。”

  人群中有人没有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笑声虽然隐晦,但是此起彼伏。

  宋玲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姜萌怼,她知道姜萌脾气不好,本来都已经做好了对方会对她动手的准备,到时候自己处于弱势,姜萌的行为只会更令人不耻。

  没有想到对方就这么随意的站着,甚至看不出看分被激怒的神情。宋玲只觉得对方盯着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跳梁小丑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