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会医术
轩辕侯2020-05-27 17:272,366

  寻医令下达许久,前面倒是有人前来诊治,但这些人都是没什么本事的用意,不过是想碰碰运气,他一怒之下杀鸡儆猴,到了后面,便没有人敢来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敢揭下寻医令。

  这个人要么是当真有本事,要么便是那胆大的庸人。

  “传。”

  嬴政沉声开口,只是简单一个字便让人感觉到威严,底下传话的宦官一直不敢抬头,听见这个字立刻起身推至殿外,传达了嬴政的意思。

  与此同时,原本站在两侧的大臣也忍不住往殿外看去。

  刚刚皇帝陛下明显脸色不好,似乎又是病发,他们安安静静的不敢开口,但有人这个时候进来,他们倒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很快,蒙毅带着柴尺从殿外进来。

  “臣蒙毅,带医者柴尺觐见皇帝陛下。”

  “草民柴尺,拜见皇帝陛下。”

  柴尺刚刚行礼下去,就听见旁边传来小声的议论声,他面不改色的站起来,看向嬴政。

  嬴政高坐于上,往下看来是神情肃穆,柴尺心中不免有一丝心慌。

  嬴政能搞出这么大的事情,从一个权不在手的小秦王一路走到如今的君临天下,确实不是简单的人物,那双眼,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锐利异常。

  “先生揭下寻医令,不知可是了解朕的病症,知道应该如何治疗?”

  嬴政随意的问了一句,看见面前这人年纪轻轻,不过二十上下的模样,不像是能学到多少本事的样子。

  嬴政的态度,下面的人很快便知道了,为首的便是李斯,站出来先恭敬的行礼,然后才道:“陛下,这位小兄弟如此年轻,想必是师从名师,才能年纪轻轻学了一身本事吧。”

  “可如同丞相所言?”

  嬴政瞅了一眼李斯,又看向柴尺。

  “回禀陛下,草民并未学过医术。”

  柴尺直接开口,他只是正好有能够克制秦始皇病症的药,可还真是和学医的没什么关系。

  要是说是医者,嬴政要问他写专业问题,他可是屁都不知道啊,所以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

  反正他手里有药,不管是不是医者,只要能只好嬴政就是了。

  就这么一句话,嬴政眼中顿时露出杀气,率先问出这话的李斯手颤了颤,躬身回到了队列里。

  “陛下。”

  这时,一直立在嬴政身边的赵高忽然轻声开口:“此人冒充医者进宫,居心不良,定然是要行那行刺之事,七国余孽还蠢蠢欲动,此人不能留啊。”

  草!

  怎么没想到这茬!

  柴尺在心中冒了句脏话,连忙开口,试图解释。

  “陛下,草民还没……”

  他刚一开口,嬴政就点头了,赵高立刻道:“来人,拿下!”

  赵高一声令下,守在旁边的士卒立刻上前,士卒身上穿着玄色甲胄,气势逼人,上前两下就把柴尺压住跪在地上。

  柴尺暗道自己疏忽大意,没有想到秦始皇被刺杀的次数多了,这个时候不仅是头疼,还有心病啊!

  话都不让人讲完就直接动手,天杀的封建时代没有人权!

  “陛下!”

  他可不想就这么死了,立刻高声呼喊:“陛下,草民虽然不是医者,但草民知道陛下病从何来,知道笔下的症状,也有能够治愈陛下的药!”

  “你有药?”

  嬴政听见这句话,眼神立刻回到了柴尺的身上,抬手示意士卒往旁边退去,让柴尺喘口气。

  柴尺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妈的刚刚那一瞬间差点以为就因为这一句话没说完就要交代了。

  喘完气,柴尺才开口:“是的,草民拿来的是仙药!”

  他想起历史上秦始皇派遣徐福东渡求取仙药,但是徐福那根本就是信口胡说,可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打着仙药这个名头,嬴政肯定愿意多听一下,说不定还愿意试一试,要只说这是普通的草药,就没有这么好的语言效果了。

  实际上也是一种心理暗示。

  “仙药?”

  嬴政疑惑的看向柴尺,目光明显充满怀疑。

  旁边的大臣也嘀嘀咕咕的吵嚷起来,站在队列前面的李斯和嬴政身边的赵高倒是镇定许多。

  他们都知道,这仙药不过是陛下不甘心,之前徐福说的话,做的事,没有一个有用的。

  这仙药,还不知是什么东西呢。

  “陛下。”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站出来道:“臣先前夜观天象,陛下今年有一劫数,但最后这个劫数却又化解的机缘,先前臣反复推论,却怎么也推论不出来这能化解劫数的究竟是谁,如今这位小兄弟说是带了仙药来,莫非就是能化解陛下劫数的?”

  此人是奉常底下专门负责观察天象的太史崔庆。

  他之前就和嬴政说过天象劫数的事情,是以嬴政听见崔庆这话,倒是迟疑了一下,看向柴尺。

  “你说你是带来仙药,那你倒是说说,你这仙药从何而来,有何疗效?”

  这就可以胡编乱造了!

  柴尺信口拈来:“回禀陛下,这仙药乃是草民夜宿深山的时候无意间得来的,一鹤发童颜的老者乘月光而来,赠我仙药,言可治陛下之痛。”

  “陛下,臣看这人就是信口胡说,这老神仙要当真是随便找座山都能遇见,如何偏偏叫他一个毛头小子遇上了?陛下和徐福寻了这么久却没有结果。”

  “你这话就错了,神仙赠药,看的是缘分,合该我为陛下送药。况且仙人多喜欢清修,不喜欢人多热闹,陛下是万人只上,故人言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陛下不管走到哪里,必有仆从跟随,老神仙不爱沾染世俗,倒也说得过去。”

  柴尺说的头头是道,他自己都快要相信了,赵高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柴尺,可一转头看见嬴政满意的神色,到底没敢再说什么了。

  只是在心里记下了这一道。

  嬴政点头:“先生说的倒是也有些道理,既然是来送药的,仙药在何处?”

  “就在草民身上。”

  柴尺把之前藏在身上的药盒都给拿了出来,之前是想过换一个装备的。

  可一来他穷的饭都快吃不上了,而来这现代化的包装在他看来简陋,可在清朝这群没有见过纸和胶的人眼中,大概还觉得高端大气。

  听柴尺说仙药就在身上,嬴政迫不及待的道:“赵高,去将仙药呈上来。”

  “诺。”

  赵高躬身应了,到了柴尺面前,从他手里拿过那看起来奇奇怪怪的盒子,眼神锐利恨不得杀人。

  柴尺挑眉一笑。

  他不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