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两分半的利太少了
轩辕侯2020-05-27 17:272,339

  柴尺被自己脑补的那些画面吓得呛住了。

  “难不成我坎水居的酒就这般难以下咽,让先生嫌弃的吐了?”

  一道娇柔的声音忽然从竹帘外面传来。

  柴尺放下酒杯往那边看去,第一眼就看见一个美女婷婷袅袅的进来,他的目光首先落在那高耸的地方,然后快速移开目光。

  这女子浑身风情,却不是风尘气,这样的气质是上乘。

  听见女子这么问,柴尺端着酒杯晃了晃。

  “你这酒虽然不至于难以下咽,却没什么味道,像是白水一样。”

  “白水?”

  女子目光一闪,看向柴尺的目光忍不住多了几分打量。

  这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是个生面孔,但他进来之后,外面就有官兵,可见不是个简单的人。

  她经营生意这么多年,看过的人太多了,勉强这个人身份定然不简单。

  但此人贬低她的酒,女子也不客气:“你说我这酒寡淡无味,可是喝过更好的?我倒是不知道,这天下居然还有比我巴家酿酒坊更好的地方,能酿造出什么样的琼浆玉液来,养刁了先生的胃口,倒是想见识见识。”

  “巴家?”

  柴尺震惊的看向面前的这个女人,大脑迅速运转开。

  历史上秦始皇时期,有一个巴清,那可是个厉害人,甚至算得上是世界上第一个女企业家了吧,一己之力将巴家的产业一再扩大,到后来连秦始皇都关注了这个女人。

  再看面前的这个女人。

  太过年轻,可巴家的名头太大了,想来是家中的小辈?

  可秦始皇有一个迁天下富豪至咸阳的命令,这巴家莫不就是这个时候搬过来的?如此一来,他还真是好运。

  随便找个地方,居然找到巴家的地盘来了。

  “正是,先生先前也是听过我巴家的名头的吧,可不能信口胡说,我巴家的酒少有人能比得上,不然也不敢在这咸阳城开酒楼,先生说的那美酒,是哪家的?”

  她倒是要好好瞧瞧。

  柴尺看着面前女人傲娇的样子,往后依靠,笑盈盈的道:“巴家我确实是知道,只是不知你是巴家哪一个?”

  “巴嫱。”

  柴尺没听过这个名字,反正这整个巴家就记得巴清一个人,问一句也不过是想表示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而已。

  他故作高深的点点头,便道:“我喝过的酒,别说是你这里没有,踏遍天下都是没有的,巴姑娘还是不要惦记了。”

  “是找不到,还是先生不愿说?”

  巴嫱心里怀疑,看着人说话头头是道的,怕不是不远泄露吧。

  她虽然觉得自家的酒不错,但如果能更上一步自然是好的。

  “是当真找不到。”

  柴尺说到这里,看见巴嫱的样子,忽然就明白过来巴嫱究竟是要做什么了,这般殷切的想要问出那酒的来源,定然就是对她很重要。

  莫不是巴家的女人都天生商业头脑发达?

  柴尺试着问了一句:“你这般想要知道这美酒的出处,莫不是想要拿来你坎水居售卖?可我看着,你们这儿的生意还不错,不必多此一举。”

  他故意这么说,就是想激出巴嫱的真话。

  巴嫱笑了笑:“先生不知道,这做生意自然是更上一层楼才好。”

  “想要生意更上一层楼,不仅只是在美酒上,还有其余的法子。”

  柴尺神秘一笑,却说到这里就不说了,吊足了巴嫱的胃口。

  “还请先生指点。”

  巴嫱不自觉的就在柴尺的面前坐下来,事关做生意,巴嫱从小便立志要做一个大商人,绝不输给男儿。

  但凡是关于做生意的,都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柴尺都愣了,这小女子商业心还挺重的,办法他倒确实是有一个。

  在现代的时候,那些都已经是商人们玩腻了的手段,但是在这个商业刚刚萌芽没多久的时候,算得上是良策。

  只是就来喝顿酒,就平白无故的给人出主意,怎么算,这买卖都不划算。

  “……”

  柴尺似乎没看到巴嫱一样,自顾自的倒酒喝。

  巴嫱是生意场上的人,看柴尺这个样子就明白了,笑着道:“先生若是能有办法,让我这坎水居的生意更好,我定然不会亏待先生。”

  “这样吧,只要先生有办法,坎水居生意好起来,先生就能在我这坎水居分一成利。”

  “……”

  柴尺还是不说话,巴嫱一咬牙:“两分半,先生若是还不同意,那巴嫱也没有法子了。”

  这女人还真是爽快。

  想起现代做生意的纳西人,抠抠搜搜的零点几的利益,这巴嫱一开口就是一分。

  他也不过是要试试巴嫱的态度,却没想到来了个两点五,这样的利益已经是很高了,不过对于巴家来说却不过是九牛一毛。

  毕竟巴清创立的传奇,这坎水居怕也不过是巴家里不入流的地方。

  毕竟按照历史上记载,巴家生意最厉害的是矿产,盐,铁等。

  巴嫱见柴尺只顾着出神,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打算,不由得皱眉。

  暗道这个人究竟是想要什么东西,这坎水居的两分半,已经是别人几辈子也求不来的了,他倒是好,眼皮都不抬一下。

  正在巴嫱想着是不是该用强的时候,柴尺开口了。

  “看来你也是个爽快人,既然这样那就这么定了。“

  柴尺忍着心中的激动。

  他现在也是个有钱人了,想起赶过来的时候被抓去修长城,整个人都糙了,过得不知道是什么日子。

  他对巴嫱道:“这办法其实很简单,我看你们坎水居的这些酒器似乎都是不成套的,你应该专门烧制坎水居独一无二的包装,只用在坎水居,并且都印上坎水居的名字,和巴家的招牌。”

  “我看你们酒水也能买回去喝,那种酒器就更加要精致一些了,不仅要刻上名字,最好再刻上酒的名字,和这种酒的好处,久而久之,岂不是天下人人知道坎水居?”

  巴嫱死死的盯着柴尺。

  这方法看似简单,可之前却没有人想过用这个办法,巴家产业虽然名闻天下,但这坎水居却并不出名,这样一来,印上八家的招牌,自然更好。

  巴嫱只觉得茅塞顿开,当下便爽快的和柴尺签订了契约。

  晚上回到巴府,便将这件事情和自家兄长巴季说了。

  巴季身为现任巴家掌舵人,听巴嫱原原本本的说了,便道:“这两份半的利你给少了,你可知此人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靠献药抱了秦始皇大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