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2018之生日厨房
涂点霜2020-07-01 11:091,818

  我,坚果。在2018这一年10月5号的上午,亲眼见到一个叫老王的男人偷亲了哥哥。他们两个胀红的脸像极了餐桌上放着的那颗熟透的苹果。而香甜的气息透过果皮钻入空气中,弥漫在这个房间里。

  “战哥,我……”被推开的王一博并未远离,甚至又靠近哥哥一点,欲言又止间我看到他白皙的脖颈染上了粉红色。

  “那个啥,吃点什么?我去做饭吧。哦,对了,还要得用毛巾敷一下腿伤。那个,你坐沙发等着吧,我去找块儿新毛巾给你。”

  哥哥语无伦次,说话间一会儿要往东一会儿又要往西,像一只因为被猎人盯上而迷失方向的小鹿。最终,他找到了暂时的藏身之所,便一脑袋扎进了角落里的储物间。

  王一博看着哥哥慌张奔逃的身影,几不可闻地叹了声气,然后坐到沙发上乖乖等着。

  然而等啊等,差不多一刻钟过去了哥哥都没出来。我忽然想到以前看电视的时候屏幕上有些人被亲之后都十分夸张,大喘气跟哮喘一样。心想哥哥不会也犯了哮喘吧,于是关心地跑到门口去听动静。

  谁知我刚到储物间门口,王一博竟然也跑过来听,我俩心领神会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于是一人一猫,就在那里做贼似的听哥哥在里边干啥。

  忽然门把手就动了,我心想这是哥哥要出来了呀,于是掉头就跑,跑到一半还打了个滑,还好最后顺利回到我的日常栖息地窗台上。王一博就没我这么利落了,他在门口被抓个正着。

  “王一博,你在干嘛?”哥哥虽故作镇静,但脸上的红晕分明还没褪去。

  “没干嘛,就看你怎么还不出来。”王一博笑着挠挠头,像做错事的小学生。

  “去坐好,准备敷腿。”不知道为啥,哥哥底气十足起来,说话生硬里又带几分娇嗔。

  王一博跑去沙发坐好,然后把裤子挽起来,温柔地看哥哥拿毛巾走向他。可毛巾刚刚靠近膝盖,他却发出一声哀嚎:

  “嗷嗷嗷,等一下,好烫好烫。”

  看王一博那样子,哥哥噗哧笑出来,说道:“你还知道烫啊?听说皮够厚的话就不怕烫了呢。”

  然而王一博却对哥哥明显讥讽他的话无动于衷,他呆呼呼说道:“战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哥哥作势要打他,露出兔牙警告:“王一博你又开始了是吗?”

  “真的,战哥比小苹果还可爱,也比我送你的那只兔子可爱,战哥天下第一可爱!”

  天啊,我的猫皮疙瘩又冒出来了。这个老王怎么回事,仿佛化身了情话机关枪。哥哥也太不容易了,刚刚恢复平静,转眼又被调戏得满脸通红。

  “行啦,”哥哥无奈道:“你饶了我行不行?腿怎么样,敷着舒服一点没。等下我去接一盆热水,你自己敷着,然后我去做饭。”

  “不行不行,今天你生日,应该我做饭。”

  “你确定你会做饭?”

  “不算会,但为了战哥可以试一试。”

  说实话,我觉得自己都要变成尖叫喵了。这个老王先生看上去不声不响的,怎么这么会撩。

  哥哥再次被成功逗笑了,他说:“那好啊,你准备做什么?”

  “胡辣汤知道?我们河南的特色。”

  “知道啊,你在片场不就吹呼过好几次你会做吗?”

  “可是我只会做胡辣汤。不然你再叫点外卖?呃,我想吃披萨。”

  “披萨和胡辣汤配着吃?王一博,啧,不愧是你。”

  王一博倒也不含糊,敷完腿伤之后,脱了外套穿个白T恤就去做。还是哥哥拉住他,帮他把围裙系上。然后哥哥就倚在厨房门口,看看王一博在厨房里慢吞吞处理食材的样子。

  这时候已经接近晌午,空气里流动着几分慵懒感。哥哥好像认真瞧着王一博,但他的眼神仿佛又飘忽到很远。

  然后他本来扶着下巴的手又做起了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动作,轻轻捋了一下耳边并不存在的头发。随后他好像发现王一博那边出了什么差错,垂头笑了一下,脱口道:“蓝湛,那个不是……”

  王一博懵懵地转头问:“什么,你刚说什么?”

  哥哥眼神躲闪开,遮掩道:“喔,没什么,我问你想吃什么口味的披萨。”

  “嗯,你看着买吧。”

  “那就菠萝吧,你喜欢的。”

  哥哥迅速转身去拿手机订披萨,好像这样就能掩藏住他眼神里那一瞬间的失落。却不知身后的王一博正盯着他背影看。老王苦笑着摇摇头,身上亦染上了几分落寞。

  等披萨送到之后,老王的胡辣汤才慢吞吞出锅,哥哥尝了一口,传来十分无奈地抗议:

  “王一博,你这个改叫麻辣汤吧。你刚把我妈从重庆寄来的麻椒当成胡椒用了,咳咳。”

  “啊!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嗯……我错了,我全喝光好不好。”

  王一博抿嘴笑笑,双手托着腮,看着正皱着脸喝汤的哥哥,叫一声:“战哥。”

  “嗯?”

  “生日快乐。”他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博君一肖:小肉垫和彩虹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博君一肖:小肉垫和彩虹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