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蛇报恩
阿音老大2020-06-05 19:132,258

  第一篇:【皇的故事】

  一

  皇比起早先我见她的时候,有些清瘦。

  这姑娘就穿了身翠色的绣裙,头发半遮着脸,手指紧紧的抓着衣摆,趁着屋子外头的阳光,看着有些可怜。

  茶茶从架子里给我找了个水晶模样的罐子,那些打着卷的茶叶,还没开瓶,就闻着淡淡的香。

  屋子里有些安静,我拿沸水过了遍茶,在烟气袅袅里,就听着对面的姑娘,压低了音色,如同呢喃,也像是同我对话。

  “听说五方肆里,能拿命换愿望,我想,许个愿。”

  往日里我见过很多不同的人,每个来五方肆里的,好像都有许多心事,他们讨来的东西五花八门,为此我向来不多问。

  而说起换愿望这茬,还是我没化形那会。

  茶茶是十殿阎罗里所有怨气生成的灵体,初初也算帮了我许多,十殿阎罗给了我九十九颗茶花种子。

  一颗茶叶代表一个愿望,九十九颗茶叶全部泡完,那些个我收集来的命,便能重新给茶茶塑造个模样。

  这事说起来有些远,现在皇还在,我便不好回忆。

  只是听着她这话有些惊讶,以我对十八的了解,这姑娘简直能把皇当成掌上明珠,怎么落到这般地步。

  十八是谁。

  这货是兽族,没错,就是禽兽的那个兽,千年前一拳打死老兽皇,从此荣登兽皇的宝座。

  兽族在琼玉山巅旁的碧凌河,我听着十八说,那日她闲来无事,在河面上砸冰块玩,而后一拳砸出个冻的硬邦邦绿油油的棍子。

  这棍子,就是皇。

  皇是十八取的名字,她说,自己捡到了,那就是自己的了,日后拿她当成宝贝,比起兽族的皇位,还要重要。

  根据我以往看话本子的经验,若不是因为皇是条小母蛇,依着十八这话,估摸着两人之间一定得有场旷世奇缘。

  为此我还准备了好几张巴掌大小的金箔纸,就是打算到时候记录一下我所见到的禁忌之恋,并且以十八和皇为原型。

  写一篇可歌可泣的碧凌河亲事记录,到时候三界六域,可不就晓得五方肆里的老板,是个风雅有趣的文化人。

  茶茶就此看了看我美人榻上的金瓶梅,很难想象,音某人竟然在那张猫脸上看到了如同嫌弃的表情。

  可是后来隐约听说兽族里出了事,十八自那以后,便很少过来,我想着一书封神的愿望,也就此泡汤。

  约莫是自己在五方肆里待的久了,我总是在不合时宜里想些其他的事情。

  而皇见我不说话,本来扬起一丁点的小脸,这会子又垂了下去。

  “我想用我的命,换我夫君一世安康,此后抹去我生存的痕迹,让他和他的未婚妻,恩爱白头。”

  皇成亲了?

  这等大事,我竟然不知。

  而也就是这话之后,皇坐着的那块椅子,突然像是被打湿,她就捂着嘴,在狼狈不堪里泣不成声。

  我看这样的姑娘,有些心疼,只是故事还不知,我也不晓得,如何替她实现愿望。

  皇同我说了她的生辰八字。

  我拿金箔纸贴在里间的山海镜上。

  而说起山海镜,我还得叨叨几句。

  这东西是初初我拿妄坞花的叶子,刻的一个通往三界六域的小玩意。

  和神界的韶明台有些相似,不过因为混沌火煅烧的时候,花枝四处伸展,以扭曲的形状,在中间镀空了一块。

  是以四周涵盖山海,中间平整如镜面,这东西取名便叫山海镜。

  山海镜通人间神界,也能看前世今生。

  ——

  我曾看过一出话本子,说的是白蛇报恩。

  幼年时候的小白蛇,在遇着恩人以后,转世投胎成了人家的妻子,日后夫妻恩爱。

  倘若当中没有掺杂进个和尚,算的上圆满,只是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

  想来写这出戏的文化人,也曾遇到过生活里的苦难,才能有这么深刻的体会。

  而皇所谓的夫君,同这话本子如出一辙。

  小白蛇成了小青蛇,但是报恩还是要报的,法子估摸着也是同话本子学的,化成人形,然后和人家做少年夫妻。

  可如若我说,人生不如意。

  恩人已经有了夫人。

  他是云缇,人世间的逍遥王,所谓逍遥,一来闲散,二来不受宠,三来没权利。

  不过好在着实生了副好相貌。

  云缇同皇的因果,还是在兽族里头,彼时皇还没化形。

  十八有时候会忙族里的琐事,皇在屋子里待着无聊,就去后山里捉蝴蝶玩。

  那日天晴。

  约莫英雄救美都得选在天时地利人和的良辰吉日,虽然说当时的皇跟美人相差很远,好在云缇算的上个英雄。

  而所谓的英雄,指的是从热气腾腾的温泉里,捞出条被蒸的半死不活的长虫。

  值得一提的是这长虫还是被只耗子吓的掉进去的,也得亏当时十八不在,不然眼见着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妹子。

  都快泡掉色了,那张足以抵得上二十六层托天塔的脸皮,也禁不住这种折腾。

  再说起现下的皇和云缇,小姑娘,不是,小长虫在生命垂危的时候,见着个踏月而来的仙人,何况仙人正经长的挺好看。

  以我多年看话本子练就的经验,和在众多瓜子壳里找籽练成的眼神,就在那一闪而过的画面里,我看着了皇豆丁大的眼睛里,满满的倾慕。

  后来的故事就很顺理成章。

  皇化形那日,从兽族失踪,去人间找恩人,打算以身相许,用来报恩。

  而那天刚好,也是云缇的大喜日子。

  云缇同夫人算得上青梅竹马,早年间因为家里阵营不同,耽搁了许久,算到如今,云缇已经二十六岁。

  皇是在十年前遇着的这个人,而那会子,云缇同夫人,已经心有所属。

  这于云缇来说,算得上人生幸事,可对于皇来说,这也是过眼云烟。

  兽族向来直接粗暴。

  遇着喜欢的,但凡你能打的过,就是揍昏抗回家也行。

  在这种氛围下长大的皇,也没遗传到什么文雅人的性格,虽说在五方肆里看了好些话本子,可算到底,骨子里藏着的还是兽族的血液。

  所以那天,刚刚拜完堂准备回房间的逍遥王,一夜失踪,下落不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命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