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负荆请罪
神碗2020-06-10 13:521,794

  珞骧跑着来报:“少君,三公主又求见!”

  程戊方心头一喜,本在自斟自饮花垣城的落花酒,此刻听闻了三公主再度造访,自然心头一喜。

  “看来这三公主真是属意于我啊。”不知时喝酒喝多了还是心中意乱情迷了,程戊方面颊显出了绯红。

  珞骧却满脸不开心:“这个……少君啊,三公主昨日里让你受胯下之辱,让你喝洗脚水,这根本不是什么花垣城的风俗,无非是她三公主诚心刁难你!”

  程戊方嘴一咧,似乎早就算出了其中的套路:“这是三公主在考验我,若是我当时稍有迟疑,稍有不悦的神色,三公主今日一定不会来。”

  珞骧还是觉得自家少君受了委屈,实在想不通。

  程戊方却道:“好了好了,快将此屋收拾好了,有请三公主。”

  陈芊芊不用人请,自己早就欢脱着闯了进来。

  “那什么,我来了!程少君你不会嫌我烦吧?”陈芊芊一声吆喝闯了进来。

  珞骧嘴里嘟囔道:“哼,把人家驿房间当作是自己家一样,真是没有个规矩。”

  陈芊芊耳朵不聋,自然听到了珞骧说了什么。

  “珞骧,不许胡说!还不退下!”程戊方说道。

  陈芊芊却赶紧抬手拦着说道:“别,千万别……那什么……我还要珞骧留下来做个见证……”

  “见证?”

  见证不见证的都是陈芊芊瞎编的,只是怕珞骧出了门发现了梓锐在偷凤胆。

  “啊,昨日里我对程少君说了一些不客气的话,还提了过分要求,今日就是像程少君来赔罪的。”

  她说着,从身上结下个包袱。

  程戊方一愣,以为三公主是带了花垣城的特产,随之 一笑。

  “三公主这就客气了,昨日里你提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是珞骧不懂入乡随俗。”

  陈芊芊摆了摆手,结开了包袱后,程戊方这才看见了,里面竟然都是红色辣椒。

  陈芊芊看出了对方一脸奇怪,忙解释道:“古人有廉颇负荆请罪,我呢也带了些荆条而来,不过呢考虑到荆条太长了,我背不动,所以呢我就背了些二荆条。”

  陈芊芊自知母胎单身的劣势,然而嘴上硬不肯用什么女香,只好靠夺人眼球的方式来为梓锐争取时间。

  “我是四川成都的,我们那里都爱吃辣!”陈芊芊说罢,已经捏出一条辣椒。

  辣椒鲜红油亮,陈芊芊直接送进了嘴里,咔哧咔哧嚼着。

  “我们……我们最爱吃这些辣椒,这种二荆条是我们四川的特产,吃起来很香的!怎样,程少君不试试?”

  陈芊芊说罢,递出一根:“试试。”

  程戊方来自水镜城,单听名字便知是那些镜花水月,带着江南水城的恬淡,对于辣椒这样的食材,基本只在典籍上读到过。

  “这……”程戊方当下犹豫。

  “怎么?程少君怕辣?”陈芊芊故意问道。

  怕这个字跟对男人说短与快,效果的近似,怕就是最直接的攻击,至于怕什么并不重要。

  陈芊芊之所以能够做到母胎单身二十来年,正是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如何扎男生的心。

  果然,程戊方忙探手去捏起一根二荆条。

  辣椒的辣气,即便是离着自己鼻子还有一段距离,他也闻到了那股子辣劲儿。

  “少君……”珞骧吞了吞口水,自己不吃都觉得辣得难受,于是想要劝服程少君不要冲动。

  程戊方被驾到了这个高度了,若是放弃就要背上一个“怕”字,日后也要被陈芊芊笑话了。

  “不勉强,不勉强!”陈芊芊懂得火上浇油。

  程戊方张大了嘴,聚集了许多气力,随之张嘴就去咬。

  然而嘴巴离着二荆条还有段距离,忽然听到了一声喀啦响动。

  “什么声音?”程戊方忽然一惊,暗道这是来了句救星啊。

  他忙起身喊道:“珞骧,这是有刺客啦!快走!”

  他将二荆条朝着响动之处扔出,竟把大辣椒当了飞镖。

  陈芊芊一惊,知道那声音应该是梓锐搞出来的,若是叫程戊方他们抓住了,可是说不清啦。

  于是,陈芊芊一个纵身飞出去,随之抓住了程戊方的袍袖。

  “程少君,您这是干什么?哪里会有刺客?”

  程戊方忙对陈芊芊道:“三公主,我看是有人觊觎这二荆条,我当真要为你保护好这些二荆条。”

  陈芊芊心底一阵阵生气,暗道一点子二荆条怎么会有人觊觎呢?

  她见程戊方已经又要挣脱自己的双手出去,干脆一纵身,伸出了双手掰着程戊方的脸。

  她手上有辣椒残留,手指又碰到了程戊方的双眼,于是就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

  “辣……啦……!”程戊方惨叫道。

  “三公主,您这是什么意思?”珞骧见了自家少君如此凄惨的嘶吼,忙质问了一句又去扶住程戊方。

  陈芊芊虽有些尴尬,但心中暗暗许愿:“梓锐啊,你快偷了凤胆跑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2:韩烁每天都想圆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2:韩烁每天都想圆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