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男人我还用骗?
神碗2020-06-10 13:521,528

  龙湖驿站中,白芨洗了一条毛巾,自顾自擦着脸上的墨汁。

  韩烁看了,弹嗽了两嗓子。

  白芨不知其意,忙凑过来道:“怎么了,少君是不是心疾发作?”

  韩烁干脆一把揪住了白芨耳朵问道:“你什么意思?故意的啊?光给自己一条毛巾,不知道给我吗?”

  白芨一愣:“不是,少君,你脸上的墨汁都没了呀。”

  韩烁听了,一把抢过来只铜镜,反复照着自己的面孔。

  “嗯?”铜镜中的自己,果然是面色白净,只有耳边还残留了淡淡的墨渍。

  “怎么会这样?”韩烁不知其故。不过脸上变干净了却是不争的事实。

  白芨摸干净了自己的脸,凑近了韩烁问道:“少君,今天是三公主来救的我们,会不会是她呢?”

  韩烁听白芨如此说,忽然抚过自己的脸颊:“这样说来倒也合情合理。”

  白芨又道:“一定是三公主不忍心少君这样的俊美容颜被墨渍玷污了,是以特地擦干净了您的脸颊才往外拽的您。”

  韩烁挑了两道眉毛,负手踱步。

  他透过窗棂,恰能看到 一轮月色。

  “哼,这个陈芊芊果然还是觊觎着我。”

  白芨道:“少君英雄才俊,我是个女子都会爱上您。

  韩烁瞥了他一眼:“哼,马屁精。”

  然而,他很受用这个马屁。

  “不过少君,如果这个陈芊芊真是一直属意您,那么今天她去找程戊方又是什么目的呢?”

  韩烁冷笑一声,一边赏览着天上的月亮,一边又说道:“唉,有些事情你还是想得不明白……陈芊芊哪里是找程戊方啊!”

  他说着,转身看着白芨。白芨一脸懵逼,等待解惑。

  “这位三公主分明是去救我!”

  “难道她已经预感出少君要中迷魂香?”

  韩烁道:“便是没有预知这一点,也是担心我会出事呀。”

  “白芨,你未经男女之爱,自然不懂其中的情谊,这也不怪你。”

  他忽然拍了拍白芨的肩头:“等这事儿过去了,本少君给你找个女子做夫人就是了。”

  白芨拱手称谢,又问道:“不过少君,若是这个三公主还是属意于您,怕是到时候要坏了大事呀。”

  他一转眼珠子问韩烁道:“不如,我们鸩酒毒杀了她如何呀?”

  韩烁一摆手,却不同意:“目前来看不仅不能杀了她,还要三公主助我们一臂之力!”

  ……

  “三公主,洗脚水这样的事儿您都说出来了,却仍没有赶走程少君?”梓锐听了陈芊芊的讲述,也是讶异不止。

  梓锐对三公主没有成功而感到一阵阵惋惜:“那个裴司学啊,是死活都不肯依我,非要随三公主一齐进驿馆里寻程少君。”

  “我呀,是使出了美男计才按压住了他。”梓锐一摆手指说道。

  “三公主啊,你说这程少君既然如此钟情于你,何苦非要找那个韩少君呢?”

  陈芊芊打算解释,可还是收了嘴。毕竟跟梓锐说不明白穿书是个什么概念。

  “真爱总是在翻山越岭之后。”陈芊芊一脸认真说道。

  梓锐却道:“不过韩少君到底是为什么去了程少君所在的驿馆呢?”

  陈芊芊想来想去,大概只有凤胆一事儿可以说明了。

  “唯有盗出了凤胆,才能避免龙骨与之融合,韩少君的心疾才有的救。”

  梓锐颔首:“可是这次没有成功,所以韩少君的心疾还是没有机会治愈呀。”

  陈芊芊听到这里,忽然咯咯咯一阵笑。

  “三公主,你这笑是什么意思呀?”梓锐问道。

  陈芊芊道:“哼,我是想出了个办法,叫韩烁对我动动心思。”

  梓锐一转眼睛问道:“三公主,我听说现在市面上有了一种春yao,听说入水即溶,完全不留证据。三公主莫不是要用这个法子,把韩少君骗到手里?”

  陈芊芊听了梓锐的说法,浅浅一笑,随之一个暴栗砸在了梓锐头顶。

  梓锐疼得呜呜呜叫,又听陈芊芊道:“骗?你家三公主对男人还需要骗吗?”

  梓锐点了点头:“的确,我家三公主都是直接抢的!”

  ——————————

  点赞呢?小爱心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2:韩烁每天都想圆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2:韩烁每天都想圆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