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长平郡主去世。
闻欢凉2020-05-22 12:391,199

  苏淮生诧异的看着她,不只是他,所有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毕竟谁都知道,洛王府的小郡主洛长平,死在了两年前的一场大火中。现在却活生生的站在迎亲的队伍前。

  周围人交头接耳,合在一起不高不低地嗡嗡声扰得人心烦。本来都是来凑个热闹,沾沾喜气,谁承想还能看到一出大戏。

  一旁拦着她的侍卫没反应过来,腰间的剑就被她拔出。还担心自己今个会不会小命不保,结果洛长平手腕一转,剑锋就对准了自己的胸口。“苏淮生,你今日当真要娶她?”

  苏淮生心下百转千回,扫了眼周围的人群,强忍下好奇心,“长平郡主,您今个来,是想讨一杯喜酒吗?”

  “哈哈哈哈,喜酒。自古男儿多薄性,空负佳人醉不成。”洛长平痴笑着,连连往后退,剑却拿的晃也不晃。“我们十多年的感情,抵不过你和这个庶女的几个月。既如此,苏淮生,我要你生生世世都记着,我洛长平,因你而死。”

  话音刚落,就见她手上的剑大半进了身体,血迹瞬间就染红了她今日穿的白衣。

  “长平!”苏淮生怎么都没想到她居然如此决绝,快速翻身下马抱住她,“来人,找大夫。”

  平民百姓谁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尖叫的尖叫,哭泣的哭泣,混乱不已。

  站在尚书府门口接亲的,有几个机警的,匆忙跑到赵苏语那通报。

  听到洛长平自尽,赵苏语拿着簪子的手僵在半空,闭了闭眼,那个鲜活的调皮的小姑娘啊,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手无力的垂下,簪子落在了大红色的裙袍边。吩咐自己身边的丫鬟流欢,带着府医出去,并告知苏淮生,婚期先改了,照顾好洛长平。

  动手拆了满头的发簪,换下婚服,茶还没喝上一口,苏淮生就过来了。见到他赵苏语一愣,“又翻墙。长平郡主呢?”

  “她,不行了。”赵苏语闻言,心里叹气,上前两步抱住苏淮生。

  苏淮生回抱她,力气大的像是要揉碎她。“我没想到她会这样,她……”

  赵苏语安抚的轻拍他的背,谁能想到呢?

  “抱歉苏苏,我们的婚事,要延后了。”

  “嗯我知道,没事的。”

  两个人静静的抱了一会,心里都是思绪万千,苏淮生先松开,摸了摸她的头,走了。

  赵苏语在原地站了很久,千言万语终归化成一声重重的叹息。

  崇祯十三年,长平郡主去世。

  说来也好笑,这是她短短十几年人生里,第二次葬礼。这次的送葬人,还是苏淮生。

  这件事情闹得大,在场的人又多。尽管皇上下令不准议论,仍旧堵不住万民之嘴,毕竟法不责众。这段时间最高兴的莫不是说书的,日日茶亭爆满,这三人的大戏,一天一个版本。更多讨论的,还是苏淮生到底还会不会娶赵苏语。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北京时间2019年6月6号,周晓敏好不容易结束了今天的工作,揉揉酸痛的脖子下班回家,这个时候已经十点了,到家就十一点。洗漱完直接上床,旁的啥也没力气做了。也是她自己想不开,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选择计算机专业,社畜伤不起啊。

  她睡眠质量一向好,躺床上没胡思乱想多久,很快就见到周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