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替我保密
闻欢凉2020-05-22 12:391,797

  “你们两聊啥呢?”皇帝背着手进来。冯葶婉和洛长平对视一眼,迅速站起来。

  冯葶婉显然没有洛长平习惯皇上的神出鬼没,脸上还带着未平复的惊吓。

  “臣妾/臣女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免了。”一挥袍子坐下,“听小余子说皇后在这一下午了,见到长平她完好无损的站到你面前,放心了吧。”

  “皇上照顾着,我哪能不放心啊。”挪揄的语气,洛长平拽了下她长长的袖子,“皇上怎么来了?”

  “今个没来看你,怕你闷着了。”转着手上的绿扳指,“现在看来倒是我有点多余了。也罢,我就先回去了。你和皇后玩得好,她可以常常来陪你。你要是无聊想出去,就和她一起。”

  “嗯,好。”耷拉着眼皮,洛长平应了。

  “行。那我走了。”

  “臣妾/臣女恭送皇上。”干脆利落的声音,皇帝在原地等了会,背着手走了。

  蹦起来看了一眼,确定他真的走了,冯葶婉才看着洛长平摇摇头,“你就一点没看出来,他刚刚那意思是想让你留他。”

  “看出来了。”洛长平老实的点头,“但我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扯。”

  冯葶婉看了她半响,心下喜忧掺半,“你倒是比以前心狠多了。别的话我也不多说,苏淮生都要成亲了你也该放下了,至于皇上,那日他救你,背上的伤到现在还没好。不敢声张,都是我称病,他躲到我那里让太医抹点药。”

  洛长平点头,这个事情,她知道。“如果感激便要以身相许,那这天下还有谁敢救人?”

  冯葶婉一噎,是这个道理没错,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的,无情呢。“好好好你有理。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好。”偏头看着她眨眨眼,“替我保密。”

  “知道了。”

  眼瞅着冯葶婉走了两步,又停下。“我真是年纪大了,老忘事。我今个来,是给你通个信,再过几日就是太后的寿宴,赵苏语受了请帖,是要进宫的。你可躲远些,别上赶着闹。”

  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知道啦。我又不出门。只要她不过来,我肯定碰不上。”

  送走了冯葶婉,惜洛阁才彻底安静下来。

  “郡主,上晚膳吗”

  点头。不知道为什么,额角酸胀,连带着头皮也隐隐作疼。

  青柠吩咐了下去,转身就看到自家郡主靠在椅子上揉着额头。走过去轻轻柔柔的接了她的动作替她揉着,洛长平也闭了眼,享受她一流的手法。这具身体啊,真是弱不禁风。

  “刚刚我送皇后娘娘出去,在门口看到了皇上。”

  “走了吗?”

  “走了。跟着皇后娘娘一起走的,看方向是去未央宫。”

  “你倒是细心,把这宫里都摸清楚了。”舒服的长舒一口气,“这手法,将来谁娶到你真是有福气。”

  “郡主!您又打趣我。”

  “我说的是实话。你这按摩的手法是跟谁学的,有一套啊。我头都不疼了,还有点困。”

  “郡主还记不记得之前和赵小姐一起出去,不知怎么落了水。寒冬腊月的,之后就惹上了头疼的毛病。看着疼的厉害,奴婢也不能做什么,只好找了府医,日日学这按摩的手艺。”

  和赵小姐?赵苏语吧。洛长平在心里感慨,皇后也没说错,果然是占下风的那个。这两女争一男的戏码,还真是俗套。

  不过,这赵苏语的身世,听起来像那种重生小说。越想越觉得像,她这是拿了妥妥的女主剧本啊,原主怎么可能斗得过。

  白日里没怎么休息,晚上洛长平喝了两口汤,就放下了筷子。让人放好了水,在浴汤里泡了会,直接上床睡觉。

  夜里,洛长平突然惊醒。回想起梦里,那漫天的血,她一抖,抱住自己缩在角落里。怎么就选了那一条路呢?亲眼看着她自杀,给洛长平带来最深刻的影响就是,每晚的噩梦。

  就那么强撑着,看着一片黑暗中虚无的那个点,等了好久才迷迷糊糊有了睡意,睡熟过去。睁开眼,又是大中午了,阳光照在房间里,可以看见漂浮在空中的灰尘。

  跟个提线木偶似的被青柠拉着洗漱,突然问到:“你可知,苏淮生他们每日上朝是什么时间?”

  “郡主可是要见他?”替她挑了件鹅黄色的长裙,显得有生气了些,“那得等明日了,今天早就下朝了。”

  洛长平沉默了。见他吗?她还没想好。只是,我想和他说清楚。

  至少让他知道,那个女孩子,爱他如生命。

  看着镜子里娇媚的容颜,洛长平说不出的难过。她知道谁也不欠谁的,喜欢一个人就是在进行一次长跑,跑到终点在一起,皆大欢喜;半途放弃成陌路,暗自神伤。

  可她就是鸣不平,与最开始旁观的角度不一样,她现在是站在洛长平的角度。把玩着桌上的夜明珠,我能干的不多,就当是我占了你的身体,给你的一点利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